由于事件发生在商场门口,闹出人命以后,立刻引起周围行人的恐慌,警察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五辆警车将我和王伟超围住,二十几名警察拿枪对着我们,我相信只要我们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他们肯定会开枪击毙‘歹徒’。

  “手抱头,蹲下!”

  在对方的命令下,我和王伟超乖乖照做,一群警察上来便控制住我们,冰凉的手铐给我们带上以后,压上警车。

  来到公安局,我们俩被隔离关押,由于是人命案件,警察对待审问显得格外重视,竟然是副局长亲自审讯。

  这种阵势并没有吓到我,身为灵异协会成员,警察应该会给一些方便,毕竟大家都是吃国家饭的。而且我在整个事件中,属于受害人,是被法律保护的对象。

  我最担心的是王伟超,虽然他是出于自卫反击,但在法律上来讲,那也是防卫过当,致使他们死亡,严重的话,也是要判刑的。

  王伟超等于是我的左膀右臂,在目前这种敏感的形势下,我可不想他出任何差错。

  果然,事情和我预料的差不多。现在大街小巷装满了摄像头,再加上商场门口的目击者众多,我的嫌疑被很快洗清,而王伟超由于防卫过当伤害他人,被依法刑拘。

  就在我急的焦头烂额时,一个人的出现,扭转了事态的走向。

  郭阳阳,这个女人把王伟超保释了出来,用她的话说,那就是郭家虽然有些衰败迹象,但应付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和王伟超走出警局,郭阳阳示意我坐上她的车子。我扭头对王伟超交代几句,然后顺从的坐在了副驾驶。

  “你准备怎么感谢我?”我刚上车,女人便用手指轻挑着我的下巴,妩媚的问道。

  “谢谢。”我把对方的手拨开,真诚的说道。

  即便与对方确立了合作关系,但郭阳阳完全没有必要出手帮忙,她这么做,就是想让我欠一个人情,好在谈条件的时候,多占一些便宜。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虽然有种被算计的感觉,可我还是很感谢对方。毕竟王伟超与我是生死之交,他能平安无事的出来,我是真心感谢郭阳阳,至于利益的问题,那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老娘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换来你这俩字?你是金口玉言吗?这么值钱!”女人不满的拧着我的耳朵,咬牙切实的样子,有些俏皮。

  “别闹,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女人暧昧的动作,让我不知所措,出言解释道。我怕再这样发展下去,不知该怎么收场。

  听到我的话,女人表情一愣,随即有些落寞的说道:“莫畅,我长这么大,很少被人拒绝的,你今天连续拒绝我两次,好伤心。”

  说着,郭阳阳还装出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让人看了有些好笑。

  “好吧,要打要骂悉听尊便。”我很害怕自己的言语会伤害到对方,万一反目成仇,那我可就倒霉了。

  幸亏是我想多了,对方根本就没往感情的方面想,此时与我逗笑,让我放松许多。

  我调侃的话语刚落,女人竟然又一次把脸凑上来,张嘴便咬在我的嘴唇上。对方动作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大姐,我错了,疼!”上午在客房发生的那一幕,再次上演。我想推开女人,可手却摸在了对方的胸上。

  郭阳阳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浑身颤了一下,嘴上咬人的力度,也减轻了不少。

  对方急忙退回驾驶座位上,脸上满是绯红,抿着嘴唇低头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作为男人,在面对这么尴尬的事情,只有挺身化解,总不能让女人先开口吧。

  “别说了。”郭阳阳打断我以后,直接启动车子,向医院驶去。

  在医院将伤口处理完毕,我们这才回到政府大楼。折腾了这么久,回到客房时,已经快到了协会聚餐的时候。

  我进门后,直接将带有血渍的上衣脱掉,然后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王伟超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回去以后千万别告诉天琪。”

  遇刺的事情已经解决,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出幕后的指使者,但我心里却有了怀疑对象。

  我嘱咐王伟超别说,是怕女孩担心。最主要的,我是怕这家伙把我和郭阳阳的事情说出来。

  上午我回来的时候,嘴唇上的咬痕太明显,如果说是我自己咬的,估计鬼都不会相信。从王伟超那嫌弃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他看出来了。

  “天琪?你女朋友啊?”回应我的,竟然是郭阳阳的声音。

  我转身看着对方,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进来了?我同伴呢?”

  “我说想和你单独谈谈,那哥们儿就识趣的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郭阳阳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眼神瞥着我赤裸的上身,继续说道:“看着你挺瘦的,没想到还有肌肉。”

  对方的话让我很无语,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调戏了呢?

  随便找了一件T恤穿上,然后走进厕所开闸放水,在公安局的时候就憋着,现在终于可以释放了。

  我刚尿到一半,厕所的门就被人推开了。屋里就我和郭阳阳两个人,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进来了。

  吓得我赶紧提上裤子,慌乱中,我明显能感觉到手上湿了。

  女人走进厕所,见到我的窘态后,有些嘲讽的说道:“摸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害臊啊?”

  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孔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女人明显就是在报复我,可我却无计可施,谁让咱理亏呢。

  对方洗完手后,挑衅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出厕所,连门都不给我关上。

  我抬腿用力将门踢上,借此来发泄心中不满。而门外却传来一阵笑声,这让我感觉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幼稚。

  挫败的我,只好继续未完成的大业,撒尿!

  走出厕所,我看见女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边演的竟然是喜羊羊。像她这种智商,以后也就看不懂手表了吧?

  在心里小小的贬低了一下对方,这让我有些暗爽,不过仔细想想,我这也太没出息了!

  “聚餐的时间快到了,有事以后再说吧。”憋气的我,很不爽的说道。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赶快打发走对方,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

  “过河拆桥?老娘刚帮完你,现在就要赶我走了?”女人的眼神,就像看负心汉似的盯着我。

  虽然我和郭阳阳才短短的接触了一天,但我敢肯定,就算让我和她相处一年,我也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能够在家族危机的时刻,做出果断选择,在别人眼中是毁灭的事情,她却看到了希望,这足以证明了她的智慧。

  为了博取机会,不惜牺牲身体来换取与我联手,委曲求全的大气胸襟,即便是男人,又有几人能及?

  家族的内忧外患,全部依靠这个女人来承担,致使她必须要坚强应对,而我却有幸能见到了她脆弱的一面。

  与我之间的暧昧,时而敢爱敢做,可又常常小家碧玉,这样的一个女人,谁能驾驭?

  我?别扯淡了,我还想多活两年。

  刚要开口说话,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王伟超,聚餐快要开始了,也不知这家伙跑哪去了,怎么还用打电话?

  接听后,我一言不发的听着电话,愤怒的情绪渐渐充斥着我的大脑。

  挂了电话,我走到郭阳阳面前,伸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为什么派人杀我?”

  更b新最m“快Z,上&6酷●匠4网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