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法在我脑子里冒出,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频率再次快了起来。缓缓转过身,一股喷血的景色出现在我眼前。

  郭阳阳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内衣,下边穿着黑色西裤,腰间的皮带已经解开,在裤子里面露出一点蕾丝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我努力把视线转移到别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热了?”

  “如果你肯与我们合作,那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人。放心,在此之前,还没有人碰过我的身体。”虽然郭阳阳说话的内容很是暧昧,但语气却是冷冰冰的,可见她此时的情绪很不好。

  “我承认你提出的条件很诱人,可还是那句话,你不了解我的性格。”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再不走,我怕自己会把持不住直接扑倒对方,毕竟我不是那个什么柳下惠。

  “莫畅,你混蛋!”

  身后传来女人的咒骂,并且还有一个东西砸在我后背上,紧接着一声声哭泣传到我耳中。

  后背上传来的疼痛,让我有些恼火,可在听到哭泣声之后,立刻怒气全无,而且还鬼使神差的扭头走了回来。

  女人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把头靠在大腿上面,肩膀微微颤抖着,这副景象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内心坚持的想法,也开始有些动摇。

  老子就是心太软啊!

  “别哭了行不?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我蹲下身,用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用这种方式来表现安慰。

  谁知我刚拍了一下,对方直接扑在我怀里,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正想推开对方时,一滴眼泪掉在了我脖子上,这让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一个女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推上家主的位子,而且这个家族还正面临着衰败,她所承受的压力,恐怕常人很难想象。

  身为一个爷们儿,借她肩膀靠一下,又不会掉块肉,何况女人身上的香气,挺好闻的。

  “俺娘说,女人是老虎,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啊,这么脆弱。”为了缓解此刻的气氛,我调侃的冲女人说道。

  果然,这个方便奏效了。对方离开我的肩膀以后,破涕为笑,双眼娇嗔的盯着我,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忽然,女人的脸迅速凑到我面前,双唇吻到了我的嘴上。这一刻,我脑中有些恍惚,不过没有持续多久,嘴唇上传来剧烈的疼痛,郭阳阳竟然在咬我!

  “啊,疼!快松口!”我双手抓住对方的肩膀,想要推开,却又不敢,怕这个女人把我嘴唇直接咬下来。

  “我刚才……提的合作……你答应不?”郭阳阳继续咬着我,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答应答应,姑奶奶你快松口吧!”疼的我眼泪都掉出来了,这个女人还真使劲。

  其实在我转身后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准备与郭家联手,毕竟有一个强大的靠山,总比我孤军奋战要好的多。

  先前的拒绝,只是不想成为别人争名夺利的棋子,现在郭阳阳已经在我面前展露出软弱的一面,我也就没必要再和她计较,正好借坡下驴,答应下来。

  听到我的话以后,女人这才松开嘴,然后站起身走到掉在地上的衬衣那里,弯腰捡起,一边穿着一边挑衅的看着我,脸上尽是得意的神情。

  {\更%U新E.最e快上I◎酷匠}w网"

  “你干什么咬我?”我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嘴唇,疼的要命,沾在手指上的红色,证明我的嘴唇已经流血了。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欺负过我,这算是对你的小小惩戒,以后再敢欺负我,我就把你给阉了!”郭阳阳说着,走到房门处,并且将其打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明显是在送客了。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刚才还哭哭啼啼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转眼间就变成了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我用手捂着嘴回到自己客房,刚打开房门,一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便响了起来。

  “莫畅,给老子拿纸!”

  听到喊话后,我这才想起了王伟超,这家伙还呆在厕所里等纸呢。

  将一卷卫生纸交给对方以后,我回到床上坐下,虽然眼睛在看着电视,可心里却冷静的考虑着眼前的形势。

  郭阳阳提出与我合作,却并没有具体提出我该怎么做。像郭家这样的大家族,肯与我合作,必定会提出一些要求。

  可能是我今天的举动,完全出乎了郭阳阳的预料,致使谈判的气氛有些暧昧,也许是她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中,不适合再详谈下去,才没有提出要求吧。

  我相信在不久之后,郭家的条件就会摆在我眼前,到时候,我该怎么做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

  当然,如果对方的要求实在太过分,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失去这个盟友,对于我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厕所的门被大开了,王伟超弯着腰,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腿怎么瘸了,受伤了?”我站起身,关切的问道。在这么紧要的时刻,王伟超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我的处境会很危险。

  “你还好意思问?我在厕所呆了将近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啊!!”王伟超咆哮着。幸亏他现在腿脚不方便,要不肯定会扑过来揍我。

  听了对方的话,我才放下心来,原来这家伙只不过是腿麻了而已。

  在我家斗嘴期间,一个女孩过来通知,说是晚上协会有聚餐,让我们按时赴约。

  聚餐在晚上,而现在才刚到中午,时间上很富裕。好不容易来趟首都,不去转转怎么行。

  我拉着王伟超走出政府大楼,在快餐店里吃了一些午饭,然后直奔大型商场。许久没有陪在赵天琪身边,我也想带点礼物回去送给女孩,算是对女孩的一点补偿吧。

  坐车开到商场门口,我们刚下车,迎面走来一个老头。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并且还沾着不少泥土,肩上背着一个编织袋子,手里拿着空矿泉水瓶子,显然是一位拾荒者。

  “我以为首都怕影响市容,禁止乞讨拾荒呢,没想到竟然和咱们那一样。”我拍拍旁边的王伟超,说道。

  对于我的话,王伟超丝毫没有反应,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专心的将车锁好以后,自顾自的向商场走去。

  看样子,这家伙还在为厕所没纸的事情,和我闹情绪呢。一个大老爷们,太没气量了!

  心里抱怨了两句,我抬脚向王伟超追去。

  在经过拾荒者身边时,我明显的看到对方冲我笑了一下。我和他又不认识,对我笑什么?

  难道首都人民都是这么热情?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拾荒的老头却猛然向我扑来,他手中的空瓶子已经被丢在地上,手臂轻抖,一把匕首从他的衣袖中冒出,直接握在手中。

  说时迟,那时快。老头快速近到我身前,匕首闪电般刺向我的胸口,这是奔着取我性命来的!

  距离太近,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为了活命,我只得用手臂去挡刀。

  ‘噗’一股鲜血喷出,匕首直接贯穿了我的手臂,剧烈的疼痛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咬牙强忍着,我一脚踢在老头肚子上,把对方踹离我的身边。

  王伟超见我受伤,飞快闪了过来。老头的目光一直阴森的盯着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王伟超,这个失误,也注定了他今天刺杀任务的失败。

  王伟超悄无声息的来到老头身后,一掌劈在对方肩膀,骨裂的声音响起,可见这一掌的力度有多强。

  肩膀受创,老头的一条胳膊自然下垂,好像是被废掉了。即便是这样,顽强的老头还是在用身体其他能动的部位做着抵抗。

  王伟超想制服老头,可老头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杀招,连身经百战的王伟超都处于被动状态。

  战斗在最后,以老头的身死作为收场。这才让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可另一个更大的难题,却摆在了眼前。

  这里是首都,天子脚下,王伟超在这杀人,谁能保住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