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王伟超拖到岸边,然后我用双手按住他的胸口,进行紧急治疗。随着他口中喷出一口水,双眼也慢慢睁开。

  “伟超,咱出来了!”我大笑着喊道。

  对方坐起身,望着周围的一切,表情有些茫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紧接着,这小子张开大嘴,再次喷出一口臭哄哄的液体。

  “这水太臭了,老子竟然被灌了一肚子!”王伟超委屈的看着我。

  此时,已是晚上,我们俩相互搀扶着向前走。走了不久,来到一条公路上,路上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我们伸手拦了半天,没有一辆停下的。

  这种情况很正常,因为我们俩的模样确实够吓人的。我光着膀子的,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而王伟超虽然穿着衣服,可几乎都变成了布条。任谁看见我们这副模样,也不敢停车吧。

  身无分文,手机还泡水了,也真是够惨的。

  我们坐在路边,谁都没有说话,只盼望天能快点亮,到时候找个人问问这是哪里,然后也好应对。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一辆汽车停在我们面前,看着车顶闪烁的警灯,我立刻站起身来。

  “别动,把手举起来!”从车上下来两名警车,举着手枪喊道。

  “别误会,大家都是自己人。”我高高举着双手,说道。

  警察走过来后,用手铐把我们拷在一起,然后压上警车。一路上,任凭我们怎么解释,警察就是沉默不语,只是告诉我们,有什么事回警局再说。

  安全部颁发的证件和身份证,已经不知去向,估计是掉在古墓里了,现在连一个能表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这就有点尴尬了。

  到了警局,我们被关在审讯室,三名警察坐在我们面前。

  “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大晚上的不回家?而且全身都是血。”其中一个胖警察问道。

  “警察叔叔,我们发现了日本人的秘密基地,里边有吃人的老鼠和蜘蛛,还有会动的心脏……”

  我还没说完,就被警察打断了:“你给我老实点!这里是警察局,不是精神病院!”

  不服气的我还想反驳,却被王伟超拉住了。他用眼神示意我安静,然后对警察说道:“我们来这边旅游,不小心迷路了,你们可以查一下我们的身份证号码,到时候不就清楚了。”

  酷匠网永√.久B?免{费I}看h小、》说

  听到这句话,一个警察记录下我们的身份证号码,然后三人一起走了出去。

  审讯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人后,我才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了,那些都是咱们亲身经历的,还怕他们查?”

  “我不是怕他们查,而是怕他们不查,就你说的那些事情,如果不是我经历了,根本就不会相信,换成是你,你会信吗?”

  对方被我问的一愣,然后低头不语。

  我靠在椅子上,回忆着地道里的事情,越想心越乱。

  会长的儿子和金山水这两个人,我都没有见过,所以根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而且我们在古墓中并没有发现活人的迹象,换句话说,那些尸体很可能就是金山水他们的。

  既然人已经死了,那我们这次的探墓行动等于是白忙活一场,也不知道会长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会不会迁怒于孙昊他们。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呼噜声。我扭头一看,王伟超这家伙竟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想想这一天过的也太累了,不光是身体上的,心里同样疲惫。

  警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与其坐在这里干等,还不如先睡一觉。

  我学着王伟超的样子,靠在椅子上闭起眼睛,虽然有些别扭,但也抵挡不住困意袭来。

  朦胧中,我感觉有人在推我,睁开眼,一个警察站在我身边。他把我的手铐打开,然后说道:“同志,我们已经调查清楚,给你带来的不便,深感歉意,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下次看清楚了再抓人,我们很忙的!”我拍着警察的肩膀说道,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

  走出警局,天色已经蒙蒙亮,公路上的车辆已经多了起来。从警察那里得知,我们还是在本市,不过却是在郊区。

  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尴尬,随身物品都丢了,想要找人过来接我们都做不到。

  “伟超,咱们要饭去吧?先混一顿饱饭吃再说。”

  “滚!”

  回到宾馆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俩靠着双腿,一路走回来的,难民的装扮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眼光。

  简单的洗漱过后,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有些昏暗,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将近八点钟了。王伟超把食物送到我面前,还拿出一个新手机交给我。

  “等回去给你报销。”我拿着新款的肾6,说道。

  对方只是白了我一眼,拿起一个鸡腿,啃了起来。

  孙昊等人来的时候,我们刚吃完饭。他们是我用电话通知过来的,几个人见到我以后,满脸的期待神情。

  “莫兄弟,听说你进入古墓了,没受伤吧?”孙昊坐在我旁边,一脸关切的问道。

  这不废话嘛!老子浑身这么多伤口,你会看不见?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将古墓里发生的事情,全部描述了一遍,然后坐在床上,静静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都死了?”孙昊旁边的一个男人,有些失望的问道。

  还没等我回答,孙昊却站起身,拉起我的手,紧紧握住,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老哥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说完,孙昊带着一群人走出宾馆。对方的话语让我有些莫名其妙,会长儿子身死,他就不怕会长发火?到时候被协会开除,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没有救出来,他为什么要谢我?

  虽然脑子里有疑问,但人都走了,我也不好追出去问个明白。再说了,既然他已经对我保证了,以后真有什么事情求上他,应该不会遭到拒绝吧。

  古墓的事情已经交代清楚,害人道士的行踪也中断了,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做停留,还是打道回府的好,许久没有见到赵天琪,我都快想疯了。

  坐着长途车,回到市区以后,我们先来到医院。因为身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我不想被赵天琪看见,免得她担心。

  至于为什么要拉着王伟超一起,我是怕被黄秀萍那个悍妇发现以后,肯定会找我拼命的,那女人的脾气,我可不想招惹。

  医院是王伟超他们家的,看病很方便,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和王伟超俩人住进了医院。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并没有什么大碍,主要是想等它们愈合一些后,再回家。免得不小心触碰到,流出的鲜血会吓到女孩子。

  吴畏在我主院的第二天就来了。他手里提着水果篮,一进病房就开怀大笑,好像心情很不错。

  “莫老弟,古墓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那么危险的地方你都敢进去,并且还毫发无伤的出来,你的能力未免也太强悍了吧。”

  要不是这家伙给我找事,我怎么会落得如此狼狈,还差点就回不来了,要说心里没有抱怨,怎么可能!

  “吴老,以后能不能别给小弟找这种差事了?我差点死在里边你知不知道!”我坐直身体,用手狠狠的砸着病床,借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老弟,一般高风险的事情,都会伴随着高回报,这次你不单单收获了孙昊他们的友情,还有一件天大的好事在等着你!”吴畏冲我神秘的一笑,有些深意的说道。

  天大的好事?不会是协会颁发的奖状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