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立深情望着怀里的女人,说道:“若欣,我现在变成了杀人犯,你不会嫌弃我吧?”

  女人拼命的摇头,早已泣不成声。

  “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我们,下辈子,你嫁给我好吗?”张天立帮女人把泪水擦干,然后有些溺爱的摸了摸对方的头。

  “好,下辈子,我只嫁你!”

  得到回答以后,张天立把女人抱在怀里,身体直愣愣的倒下去,两人相拥着跳下高楼。

  “若曦,不要……”沈主任想要阻止,无奈距离有些远,根本来不及。

  我让王伟超照顾情绪激动的沈主任,而自己则飞快向楼下赶去。此时的楼底,已经围满了群众,我废了好大力气,才穿过人群。

  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些不忍直视。张天立已经摔成肉泥,而他怀里的女人却保存的比较完好,因为在落地的那一刻,男人选择了让自己先着地,女人有他做肉垫,尸体才得以保存下来。

  很快,几辆警车开过来,从车里下来一群警察,用警戒线把人群分开。

  “同志,请你靠后,不要影响到我们。”一名警察来到我面前,敬礼后,说道。

  我拿出证件递过去,表明身份才免于被驱逐。警察们把现场封锁后,勘察拍照了一番,然后用白布将两具尸体盖好,准备拖走。

  张天立二人服用了道士的药丸,死后肯定会变为厉鬼,我必须要时刻关注着,哪能让人拖走。

  在对警察表达出我的想法以后,他们向上级请示了一下。因为先前我已经和公安局长见过面,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给予了我很大的方便。

  警察喊来了运送尸体的汽车,我直接坐了上去,然后打电话通知王伟超,让他去给我准备法器。司机得到通知,一切听从我的安排,所以见我上车后,表情很淡定。

  “师傅,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想去那里。”我看着司机,说道。

  对方想了想,点点头,一脚油门踩下,汽车直接窜了出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一间废弃工厂,残破的大铁门上,挂着‘闲人免进’的字样。

  “这里符合你的要求不?”司机指着工厂,问道。

  “完全符合,谢谢您,车就放在这里吧,您可以回去了,等明天我会把汽车送回局里。”

  司机听到我的话,二话没说起身下车,沉默不语的样子,看上去有些酷酷的。我望着远去的身影,拿出手机通知王伟超我的所在地,然后便死死盯着车厢里的两具尸体。

  因为尸体残缺的缘故,所以警察们用塑料将其包裹,防止鲜血流的满处都是。即便是这样,车厢里还是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人在死后,灵魂出窍的时间不是固定的。三魂七魄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魂魄,没有了肉体的束缚,这些分布在身体中的三魂七魄,需要时间交汇,最终才能形成灵魂出窍。

  又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三魂七魄交融的时间也就产生差异。不过,最晚一天之内,灵魂必然会出窍。

  张天立二人的灵魂什么时候出窍,我不知道,只能严加防范,恐怕它们一出来,就是难缠的角色。

  一直等到王伟超来,还是没有任何异常,看来它们是属于交融比较慢的灵魂。这样最好,能给我充足的时间来准备。

  随着王伟超一脚将大铁门踢开,我们来到废弃工厂内部。巨大的厂房里,到处是灰尘,而且还有许多机器摆放在角落,上面的老鼠受到惊吓后,开始四处逃窜。

  我从王伟超手里接过书包,问道:“我让你买的东西,齐全了?”

  “都在里边,一样不少。”王伟超一指书包,点头说道。

  打开书包,我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然后在厂房里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开始布置。

  两根蜡烛放在地面上,之间相隔一米左右的距离,用打火机点燃后,再拿出一个馒头,把三根香插在上面,同样点燃。

  做完这些,我让王伟超把尸体抬进来,现在只要张天立二人的灵魂出窍,那我就有十足的把握,送它们轮回。

  等待的时间很无聊,我拿出韩若欣跳楼之前给我的东西,慢慢拆开纸包。在我眼前的,是一小堆黑色粉末,我用手捏起一点,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原来是黑莲子。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黑莲子属于极阴之物,用它制作出来的粉末,确实可以止疼。人活着,身体内都是阳气,受伤后的疼痛也属正常。黑莲子之所以可以止痛,是因为用它涂抹伤口的话,会破坏伤口中的阳气,致使那里变得死寂,感觉全无。

  就好比是一个下肢瘫痪的病人,无论你怎么拍打他的双脚,他都不会有感觉。

  唯一的不同点,是韩若欣没有瘫痪的病症,她用黑莲子粉末涂抹伤口,只会得到暂时的止疼效果。人的身体有恢复功能,黑莲子破坏的阳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恢复过来。当然,伴随而来的,还有疼痛。

  所以,韩若欣为了止痛,只能不断的涂抹黑莲子粉末,用完了,就会去联系道士,这种感觉就像是吸毒,让人欲罢不能。

  虽然黑莲子很珍贵,可韩若欣身为老板,绝对不缺钱,而且我感觉那包黑色粉末中,不光是黑莲子,肯定掺杂着其他物质。

  道士为了得到强大的灵魂,可谓是煞费苦心。他不但为韩若欣提供方便,还对张天立关照有加,把自己豢养的鬼魅交给对方后,还怕别人看出异常,准备了黑莲子为张天立吸收阴气。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第一次见到张天立时,并没发现他有鬼近身的现象。

  这一等,我们足足等了一天,看着门外那昏暗的天空,我有些困惑。就算是张天立二人的体质不好,现在也应该见到灵魂了,为什么还没有动静?

  地上的蜡烛和香火,已经更换过好几次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存货就不够了。

  一整天的等待,没吃没喝,饿的我肚子‘咕咕’直叫,正要吩咐王伟超去买些吃食时,一阵凉风吹起,这在原本闷热的厂房里,感觉很明显。

  王伟超扭头看着我,露出询问的神色。我点点头,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拿出黄符走到尸体面前,在周围分散摆开。

  酷NA匠Ym网K`永@久免*费o看E小说Q*

  阴风越来越重,我拿着桃木剑,目不转睛的望着尸体,内心中却有些迷惑。

  空气里的阴风很明显,为什么尸体却还是那样平静?根本丝毫看不出有灵魂出窍的迹象,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忽然,我感觉身后有股强烈的寒气。来不及多想,我飞快转身,并且把手中的桃木剑向后刺出。

  一个敏捷的黑影闪过,轻松躲过我的攻击,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我。

  对方是一个女人,长长的头发把脸都遮盖住了,看不清它长什么样子,浑身雪白的衣服,在这昏暗的环境里,显得很是扎眼,地上有一摊水迹,应该是从它身上留下来的。

  一般灵魂身影上出现水迹,证明它的身死,和水有关,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淹死鬼。通过对阴气的判定,我可以感觉出,虽然对方已经化厉,但实力并不是很强。

  这个淹死鬼从哪来?为什么要打扰我们?要知道,我可是渡魂使,还没有去找对方的麻烦,它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若不是张天立二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我早就上去把这只淹死鬼灭了。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我是怕在与淹死鬼争斗的时候,尸体发生异变,到时候我不能及时做出反应,耽误大事就不好了。

  我将手指放在嘴里,想用纯阳之血把淹死鬼吓跑。不过,还没等我实施,对方反倒有了举动。

  淹死鬼轻轻抬起双手,不断挥动着,好像是在召唤着什么。

  随着它的举动,我身后的尸体竟然有了反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