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你喝多了。”我双手用力把女人按回椅子上,然后转身用衣袖把嘴唇上的口水擦干。本想着再吐几下唾沫,又觉得那样有些过分。

  看着趴在饭桌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我有点犯难。心里是不想接触她,可我总不能把一个醉酒的女人仍在这不管吧。

  搀扶着对方走出酒店,由于我不会开车,只能选择出租车代步。女人的家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无奈只能来到一家宾馆,准备先放她在这里睡一觉,等醒酒之后,她再去哪里,我是不想管了。

  刚下出租车,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张天立,此时他拿着公文包,正和一个胖女人交谈着什么。见到我们之后,表情一愣,随后露出一副哀怨的表情。他没有和我打招呼,而是直接从我身边走过,完全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看对方的模样,应该是正在谈业务,可他露出那种表情是什么意思?自己谈业务不顺利,管我屁事!

  扶着女老板走进客房,本想着把她放在床上之后,就转身离开。可她搭在我脖子上的手,忽然紧搂不放,把我整个身体拉倒,压在对方身上。

  女人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脸上挂着懒散的笑容,而且她还不时的用舌头舔着嘴唇,诱惑十足。

  “陪陪我……”女人动情的声音,略带沙哑。

  性感的身材,配上清纯的童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视觉冲击,而且对方此时还在醉酒状态,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要说不动心,那怎么可能。

  我努力克制着躁动的身体,把女人的手从我脖子上拿下来,然后为她盖好被子。

  正准备打开房门离开,身后又传出女人的声音:“不要走好不好?”

  我扭头看去,对方的前胸处,衣扣已经解开,露出一片雪白,此时她的身体靠在床头上,渴望的眼神很明显。

  这样一副媚态,是个男人恐怕就很难抵挡吧?

  不过,我却是个例外,她的身体状况,就算是仙女下凡,我也不敢碰啊!

  逃离房间,我站在宾馆走廊里,喘着粗气。女人的魅力毋庸置疑,拒绝也是需要很大毅力的,要不是她身上的病情……

  妈呀!我和她又亲又抱的,万一被感染咋办?不行,我得去医院检查一下。

  正准备离开宾馆,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通后,王伟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莫畅,马上回来,出事了。”

  还没等我细问,对方直接挂掉电话,这么没礼貌的举动,让我决定,这个月要扣他工钱。

  风风火火赶回住处,王伟超把几张报纸丢给我,示意看上面的内容。整张报纸的内容很多,好在对方把重要的信息全部画着圆圈,方便我阅读。

  上面记载着一些案情,都是关于死亡信息的,我看着报纸上尸体的照片,发现一个都不认识。抬头看着王伟超,示意他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要知道,偌大的城市中,每天出现死亡是很正常的。

  “这些死者,全部都是昨天和女老板开过房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幸免,是不是很蹊跷?”王伟超见我一脸茫然,出声解释着。

  酷匠网8A唯E一正版,i}其S他$都是%(盗}C版1&

  王伟超跟踪女老板所拍摄的那些照片,由于角度问题,只能看见女人的正面,那些与她约会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正脸,所以我无法辨认报纸上的这些死者。

  但身为监视人的王伟超,一定见过这些人。他们为什么在与女老板约会后,就突然死亡了呢?要说是巧合,我绝对不信。

  “你怎么发现这些人死亡的?”我吩咐王伟超去监视女老板,并没有让他去留意别人,所以很好奇。

  “早晨买早点的时候,老板用报纸给我包裹早餐,闲着没事我扫了一眼,就发现了。”

  幸亏他闲着没事,否则还真就很难发现这个异常。

  为了查明尸体的死因,我和王伟超来到公安局。表明身份以后,很顺利的见到了尸体,整整四具,摆在停尸房中。

  尸检人员的报告摆在桌子上,我简单看了一下,其中两人死于意外,剩下两个则是自杀。

  从报告上来看,这几个案子很容易侦破。但当我掀开尸体上的白布以后,却发现了异常。

  他们的印堂有些乌黑,这明显是鬼近身的现象,也就是说,这些看似平常的人命案,其实是有鬼的参与。

  眼前的情形,让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害人道士,会不会是他在暗中搞鬼?毕竟女老板与他有联系,而且这些死者全部都是被鬼魅所害。

  可还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要先和这些男人约会之后,才害死他们?如果她对这些人心存恨意,完全没有必要牺牲色相,直接找道士害人就可以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你现在立刻去宾馆盯着那个女人,如果再有男人接近她,你也要留意。”我把宾馆的地址告诉王伟超以后,仔细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死者肯定与女人有关,这点毋庸置疑,但我却不能直接去找她质问,因为到目前为止,关于道士的踪迹还一无所获,冒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看来也只能从与女老板接触过的男人下手调查了。

  由于我是和女老板以谈生意为借口出来的,所以此时并不急着回公司。好不容易偷得半日清闲,我坐在咖啡厅,与赵天琪通着信息,诉一诉相思之情,顺便等待王伟超的消息。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到了傍晚。我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正准备起身离开咖啡厅。

  忽然,大厅里的温度出现一丝异常,阵阵阴冷弥漫开来。就连旁边喝咖啡的客人都感觉出来了,他们喊来服务生,要求把空调的温度提高一些。

  普通人认为这是冷气,只有我知道,这是厉鬼出现所带来的阴气。身上可以散发出这么强大的阴气,看来对方不好对付。

  我抬头望着周围,在咖啡厅的门口,站着一个身影。它全身被赤红色的衣服包裹,圆圆的脑袋上,没有头发,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挂在头顶,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直视着我。

  从它身边过往的客人,丝毫没有觉察到它的存在,只是每一个经过的客人,都会用手摸着自己的胳膊,看样子他们是感觉到了凉意。

  出现的鬼魅,视线从未离开过我身上,而且它隐藏自己,并没有让周围的人发现,想来对方的目标应该是我。

  阴气中伴随着凌厉,要说对方没有害过人,那绝不可能。我拿出黄符,小心翼翼的堤防着,毕竟周围还有客人,万一这只鬼魅发疯,我必须要第一时间给出反应。

  没有冒然出手对付鬼魅,我是不想引起骚乱,对于鬼魂的恐慌,肯定会让人们乱成一团,那是我不想看到的情形。

  旁边一桌客人,见我拿着黄纸,一副严禁以待的模样,有些好奇的看向我,并且对我指指点点的小声议论着。

  估计是把我当成神经病了吧。也好,为了避免他们受到鬼魅的伤害,我做一次神经病又如何!

  想到这,我举起手中的黄符,在空气中胡乱的比划着,脸上露出时哭时笑的表情。感觉表演的差不多了,我把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向旁边的客人喷去,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以后,再放声大笑。

  “服务生,你们这是什么破店啊,怎么什么人都让进来,我新买的衣服都被这个疯子弄脏了!”一个女客人躲到远处,愤怒的嚷着。

  “对不起,这位先生可能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我替他向您道歉。”服务生一脸焦急的样子,然后扭头看着我,有些不满的说道:“先生,请克制您的情绪,否则请您离开本店。”

  我怪异的举动,吸引了周围客人的目光。而我却丝毫不在意,余光一直关注着门口的鬼魅,看到对方转身飘出去之后,我才松出一口气。

  它是走了,剩下的烂摊子我还是要面对。看着被我咖啡喷到的女客人,她那一脸心疼的模样,这让我感觉,对方的衣服应该挺贵的,怎么才能不赔偿呢?

  想来想去,只有继续装疯卖傻才能逃脱干系。我唱着儿歌,一蹦一跳的走出咖啡厅,果然没有人阻拦。

  来到大街上,我看着不远处站立的身影,内心有些困惑。这只鬼魅在离开咖啡厅以后,竟然没有逃走,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样子应该是在等我。

  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而且时间尚短,在这里既没有亲人,也没有好友。因为要调查道士踪迹,身份更是百般隐藏,我相信在这里没有人会知道我是驱邪人。

  那这只鬼魅为什么会找上我?看它阴气浓重的样子,轮回早已不收,所以对方绝不是找我想要轮回的。

  忽然,我想到了宾馆里的女老板。今天她明显是要想勾引我,若不是我自控的很好,恐怕现在已经和她进行了苟且之事。

  想着停尸房里的那四具尸体,难道下一个被害的人,就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弘文说:

又拖一天,无耻了~这次是真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