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听到我话,眉头微皱,不过很快又再次挂上笑容。她停下手上的动作,说道:“良宵苦短,咱们要及时行乐才对,姐姐都等不及了。”

  “我这个人毛病太多,没感觉硬来可不行,你要是接受不了,那就请回吧。”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好好好,就依你,说吧,想怎么玩?”

  女人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没有得手,她怎么会轻易放弃。

  “我先给你讲个笑话吧,这样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只不过我的笑话有点黄哦。”我冲着女人暧昧的一笑,手却插进口袋中,摸到了手机。手机是进旅店之前,王伟超给我配的,方便随时联系。

  要想摆脱眼前的美人计,最好的办法就是能有第三人在场,否则就算自己满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会让人生疑。

  我猜想,在我关上门的那一刻,门口就已经被警察堵住,也许只要女人发出信号,他们就会破门而入。

  如果我现在直接离开房间,对方肯定会想办法把我留住,没准会硬来,扑在我身上,到时候被抓个现行,那就更麻烦了。

  先稳住女人,然后叫人,我现在就想拖延时间,等到王伟超他们一到,那就安全了。

  女人听到我的话,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手指一下下点在自己的酥胸上,说道:“讨厌,讲到黄色的地方,你不会跳过啊,人家才不想听那个呢。”

  我那里会讲什么笑话啊,只是想借此拖延一下,没话找话罢了,思考半天,只能吞吞吐吐的说道:“跳过,跳过,跳过……讲完了。”

  对方一副看傻B的神情望着我,说了一句:还是办正事吧。然后再次脱起衣服来。

  夏天的衣物本来穿的就少,对方三下五除二,很快便脱的只剩内衣了。

  手机在口袋中,我不敢拿出来,怕对方看清我的意图,只能盲发信息。可这种技术活显然不是轻易能学会的,信息发没发出去我不知道,但手机铃声响起来了,却是事实。

  拿出手机一看,我是真无语了,自己瞎捣鼓半天,结果把闹铃弄响了。

  “接个电话。”我装作来电话的样子,准备趁机通知王伟超。

  为了避免露出马脚,我转过身体,背对着女人,然后快速拨号。可女人本身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跑到我身后,用力抱住我,双峰贴在我后背,柔软的感觉让我内心一荡。

  随着地面发出的响声,我立刻回过神来,低头望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女人的碰撞,致使我的电话脱手,掉在地上摔散了。

  这招也太绝了吧,没了通讯设备,我该怎么化解眼前的危机?

  女人捡起手机和电池,楚楚可怜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手机电池都摔出来了,你不会怪我吧?作为赔偿,我免费陪一晚怎么样?”

  陪你妹啊!就老子目前这小身板,一次都够呛,还一晚?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要和我死磕到底的节奏啊!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本想着用最低调的方式解决问题,因为我怕事情会传到赵天琪耳朵里,到时候解释起来很麻烦,却没想到对方这么难缠,我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咬着后槽牙说道。

  女人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脸上有些红润,娇滴滴的说道:“你真好。”

  “你若按不好,我就跟你没完!”我指着散架的手机,嚷道。

  对方被我吼的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一副凶恶的表情,用力把上半身的内衣扯掉,一对双峰暴露在空气中,继而高声喊着:“嫖完了想不给钱?你个臭流氓!”

  喊声过后,房门立刻被人踹开,一群警察蜂拥而入,嘴里不停的喊着:“双手抱头,全部蹲下!”

  我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们,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官民勾结,设套圈人!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游客,面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即便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自认倒霉也就完了。

  但,咱可是有身份证的人,堂堂灵异协会成员,隶属国家安全部门管辖,随便亮亮身份也能吓死他们,想让我吃这哑巴亏?没门!

  “让你蹲下呢,耳朵聋啊!”一名警察走到我面前,用手指着我鼻尖说道。

  我刚要说话,从房间的窗户外忽然冒出一个闪光,紧随其后的便是一个爆炸声。众人纷纷向窗外望去,一个宾馆的整个二楼燃起熊熊烈火,火苗很快窜到三楼,情况非常危急。

  起火的宾馆,赫然就是之前我建议入住的那一家!

  √酷!:匠网唯#一正n版J),其他◎都(%是盗SG版)u

  警察们见到这种情形,哪还有心思管我这点小事,全都急急忙忙飞奔出去。如果火灾造成的人员伤亡过多,那可是要上新闻的,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这些小警察可担不起。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房间里,此时只剩下我和那个女人。

  “帮凶都走了,你是不是也该撤了?本少爷还要睡觉呢。”我把女人的衣服全部扔到她手里,然后躺在床上,站了半天,身体还真有些吃不消。

  “你都知道?”女人有些惊奇的问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拿多了,是会遭报应的。”当然还有一句话,我没好意思说,那就是:你干一行就得爱一行,做人要有诚信,像这样连碰都没碰你的身体,就讹钱,这不扯淡嘛!

  幸亏我没有说出后边这句话,因为在后来,我重回天山时,又碰到了这个女人,那时的她已经自己做起了小买卖,并且找到一个很爱她的男人,小两口过得很幸福。

  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的女人只是很有深意的看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把衣服穿好,走出房间。

  躺在床上,我望着从窗户传来的火光,耳朵听着外面的吵闹,内心中的疑惑越来越甚。

  从下雪山的那一刻起,王伟超的反常举动,还有他每次都料事如神的决策,这些都太蹊跷了。

  一次,两次或许是巧合,但是把这些都串联起来以后,还能是巧合吗?

  在我身死的这段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些异于常人的能力,他是怎么得到的?

  更为重要的问题是,从我复活的那一刻起,短短的一天内,竟然遇到这么多危机。雪崩,狼群,火灾,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都很难遇到的险情,为什么会在一天当中全部发生?

  难道这些全都是针对我的?

  阴魂还阳,逆天所在,或许是老天爷不能容忍我的存在吧。

  一切的困惑,只有王伟超可以为我解答,毕竟是他一次次的决策,让我们化险为夷,其中的因果,他肯定知道。

  想到这,我起身走出房间,来到王伟超的房门面前,伸手敲了几下。房门很快被打开,眼前的王伟超,衣服整齐,神采奕奕,不像睡过觉的样子。

  闪身进屋后,我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不睡觉,肯定是知道晚上会有事发生,对不对?”

  王伟超点点头,却不说话。

  “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对方还是在重复同样的动作,点头不说话。

  “你别把我当成傻子,我想知道为什么!”重重拍了几下桌子,我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不能说,等到明天你就会知道一切,现在那家宾馆已经发生事故,我也能安心睡觉了。”说完,这家伙还真就躺到床上,双眼一闭,任由我如何叫喊,就是不回应。

  人家宾馆出事以后,你才安心睡觉,这都什么逻辑,太没人性了!

  王伟超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我还真就无可奈何,既然对方说明天我就能知道真相,那我也就不急于一时,与其在这看着他生气,还不如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王伟超便把我叫了起来,说是要尽快赶路,早到早解脱。他的话让我很茫然,猜不出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从他的话音中,我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并不是直接回家,而是要去一个地方,至于是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一行人来到前台,王伟超在与老板娘结账。那个女人见到我之后,脸拉的很长,并且还一直用白眼瞥我,就像我欠她钱似的。

  在我们走出旅馆的那一刻,从我背后飘出三个字:“小鳖孙!”

  卧槽!这娘们儿太气人了。先前暗算我不成,现在又来诋毁我,就凭老子的形象,在哪都能算的上是大爷,怎么在这就成孙子了?还是鳖孙!

  叔能忍,婶不能忍!我转身就想与老板娘理论一番,却被王伟超拦下。

  “非常时期,不要惹事,等你的劫难过去以后再说。”他拉着我的胳膊,强行往旅馆外边拖。

  对方的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很多。第一,我是有劫难的,至于劫难是不是因为我逆天重生而引起的,还不清楚。

  第二,我的劫难是可以度过去的,想必度过去之后,我就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

  那么,我身上有劫难,王伟超是如何知道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