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也只有这个说法比较靠谱一些。

  “莫畅,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我把你存在的消息告诉其他人?”王伟超坐在地上,眼睛盯着地面,等待着我的回答。

  “千万不要,现在我只相信你,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我的存在,万一心怀不轨,我就危险了。至于赵天琪那里也不要告诉她,人鬼殊途,能让她忘了我,最好。”我用清水在地上写着。

  “这样对天琪不公平!”冯丽丽对着空气中喊道。

  “我都变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办?”我有些无奈的写着。

  冯丽丽低着头,叹出一口气,脸上满是落寞。不过,很快她的双眼又变成期许神色,说道:“我认识一位高僧,也许他可以帮助你摆脱虚弱的状态,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她身上的那张‘护身符’,据说就是一个和尚给她的,虽然卖相不怎么好看,倒也实用。

  就算那个和尚有些本事,但我也不认为他能帮上什么忙。我自己就是渡魂使,要比普通的驱邪人强大许多,我都无计可施,更何况别人。

  不过,在看到冯丽丽那充满期盼的眼神后,我没有出口拒绝。反正自己都已经死翘翘了,只要能找到接班人,然后再看着孩子出生,这段时间内去哪里都一样,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明天遗体就要火化了,你有什么打算?”王伟超问道。

  “烧了吧,给我挑一个风水好的墓地就行。”为自己安排后事,感觉很别扭。

  我把银行存款的密码,还有辟邪堂等等一些琐碎的事情交代完毕,停尸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几个陌生的男子,推着我的遗体就走。

  “天亮了,要准备火化遗体了。”王伟超看着推车的几人,说道。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聊了一个晚上。我刚要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却想到对方根本看不见,于是在地上写道:“我不能见阳光。”

  冯丽丽从外面找来一把遮阳伞,带着我走进灵堂。里面站着许多人,不光有在市里认识的朋友,还有许多从老家专程赶过来的亲戚。在灵堂的正中央,站着一个男子,手拿话筒,应该是司仪。

  “全体默哀。”司仪大喊一声,率先低下头。

  大厅里的几十号人,随着哀乐的响起,全部低下额头,哭声不断,哭的最惨的,还是我的母亲,看到母亲那悲伤的模样,我很难受。

  赵天琪站在众人最前边,没有低头默哀,也没有眼泪,只是呆呆的看着我的遗像,面无表情。

  “遗体告别。”司仪喊完,示意众人围绕水晶棺材转圈一周。

  别人都在围着我的遗体转圈,见我最后一面,只有赵天琪还是愣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

  “火化。”司仪冲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慢着!”发呆的赵天琪终于说话了。她走到水晶棺材面前,双手搭在上面,看着众人,说道:“莫畅没有死,我能感受的到,他就在我身边,你们不能把他烧了!”

  “傻孩子,我也不愿意相信莫畅就这么没了,可这是事实。天琪乖,别闹。”父亲轻声劝慰着。而我母亲早已哭成了泪人。

  “你们相信我吧,我真可以感受的到,莫畅就在我们身边,他没死,真的没死!”赵天琪露出一副祈求的目光,望着众人。

  “这位女士,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请不要妨碍我们好吗?”司仪说着,便示意身边的工作人员去拉开赵天琪,好让遗体可以顺利火化。

  “莫畅,你在这里对吗,快出来告诉他们,你没有死,求求你快出来啊!”

  不再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这一刻,赵天琪把内心压抑的痛苦全部发泄出来,她用力挣脱着别人的拉扯,想继续抱在棺材上。

  我不敢靠近女孩,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痛苦的模样。爱之深切,难以言表。

  眼看着女孩就要被人带离水晶棺材,她扭头望着王伟超,喊道:“莫畅是和你一起走的,你没有照顾好他,我现在要你守护好他的身体,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王伟超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他双手握拳,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似的。

  我哪能让他们在灵堂上胡闹,于是在地上写道:“制止他们。”

  冯丽丽低头看见我写的字,竟然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王伟超面前,说道:“身为莫畅的兄弟,你确实没有照顾好他。”

  这句话犹如一颗炸弹一般,彻底引爆了王伟超。他跑到赵天琪身边,把拦着女孩的工作人员踢飞,然后对大厅的众人说道:“莫畅没死。”

  “小伙子,我知道你们和莫畅关系好,有些接受不了事实。但这里是灵堂,可不许胡闹。”我父亲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也许是他怕我走的不安生吧。

  而王伟超却像听不见似的,固执的站在赵天琪身边,任凭谁过去想要劝阻,他直接一脚踢飞,脸上挂着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这个变故可让我父母犯了难,遗体不火化,就不能入土,在村里的观念中,入土为安可是大事。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冯丽丽走到我父母面前,说道:“伯父,我有办法可以让莫畅的遗体不用火化,也能安葬。”

  国家法律规定,除少数民族因风俗习惯不适宜推行火葬的之外,都应当实行火葬,否则就算是违法行为。

  而冯丽丽既然能这样保证,我父母自然没什么意见。要知道,早年间过世的人,都是土葬的,能不损害遗体下葬,再好不过了。

  争执的问题解决,尴尬的气氛也就缓解了。随着各项程序的完成,遗体再次被放在停尸间,这里的气温地下,能保证遗体不会腐烂发臭。

  “胡闹!”回到停尸间,我在地上写出这两个字。

  “你还没有投胎转世,说不定真的可以复活呢?”冯丽丽幽幽的说道。

  “你们听说过死人复活吗?不可理喻……”

  我还没写完,王伟超把手机放在地面上,阻止我继续往下写。此时手机正在登录一个网页,很快弹出了一些信息。

  上面写的全是世界上一些死人复活的消息。这个举动很明显,他是想告诉我:“死人复活,他听过!”

  好吧,你赢了!

  第二天,我让冯丽丽去劝说我的父母,让他们来照顾怀孕的赵天琪,她肚子里可是我的骨肉,马虎不得。

  当然,不能让冯丽丽直接挑明,暗示一下就可以。万一赵天琪怀孕的事情,她谁也没告诉,冯丽丽冒然说出来,肯定会让人生疑,到时候不好解释。

  安排好一切后,王伟超带着我和冯丽丽去找那位高僧。女人是信心满满的样子,而我则抱着游玩的态度,根本没往心里去。

  冯丽丽所说的高僧,在河北赵县的一个寺庙里,据说那里有上万尊佛像,听上去很壮观的样子。

  长途跋涉了一天,此时已经入夜。身为魂魄的我,已经感觉不出疲惫,自然也不用睡觉,一路上各地的风土人情,被我尽收眼底。

  我不累,不代表王伟超二人也没事,虽然他们俩轮流开车,可看上去还是很憔悴。

  正当我准备劝说他们休息的时候,一辆巨型货车直接向我们撞来。货车的汽笛声很响,把原本有些愣神的冯丽丽惊醒。她快速转动方向盘,想要避开与货车的撞击。

  太晚了,两辆车子的间距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到一起。就在这紧要关头,坐在副驾驶上的王伟超,闪电出手,把冯丽丽这边的车门打开,然后一脚踹出,直接把女人踢出车厢。

  紧接着,巨声响起,货车的车头,从侧面撞在了我们的车尾,强大的惯性,把轿车推出十多米才停下。

  我没有肉身,所以毫发无伤,可王伟超就没这么幸运了。他瘫坐在座位上,昏迷过去。额头上流出很多血,一条胳膊已经严重变形,看样子应该是折了。

  内心焦急的我,无法触碰对方的身体,呼喊更是没用,什么忙也帮不上。无奈只能飘出车厢,想看看冯丽丽有没有过来。

  当我看到远处躺在地上的女人时,一股无力感瞬间冒出,她也昏迷了。现在能帮忙救人的,只有货车司机了。

  我飘到货车旁,看见司机正愣在驾驶室里,脸上很多汗水。

  “撞人了,怎么办?怎么办……”司机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看上去很惊慌。忽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说道:“死了好赔,半死难赔,对,就是这样!”

  司机把头探出车窗,前后看了看周围,除了微弱的路灯之外,其他地方一片漆黑,什么人都没有。

  =:酷@匠-;网i“正版首Rc发

  这种情况让司机的神情放松不少,他再次启动货车,朝着王伟超所在的轿车又一次撞去。

  原来,对方是想把伤者活活撞死,这样就能一次性赔偿完毕,省去以后的麻烦。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歹毒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弘文说:

  不知不觉已经100章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是你们的鼓励,才让我坚持到现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