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的气氛很融洽,大家有说有笑的。然而就在即将结束的时候,离开的王伟超又出现在村长家门口。此时的他手里拎着两根绳子,身后拴住两头体型肥大的猪。

  “哪弄来的?”我拍了拍正在往石磨上栓猪的王伟超,问道。

  “从村里老乡手里买来的,村长的厨艺不错,他说明天要炖猪肉,我想尝尝。”

  堂堂王家大少爷,什么饭菜没吃过,会执着于村长的厨艺?而且村长家的饭我也吃了,并没有觉得有多好吃。王伟超这样做,和杨淑芬的想法不谋而合。

  饭后,我们几个坐在饭桌上和村长聊天,主要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原始森林的情况。

  不过,村长知道的很少。他只是说村里的人莫名奇妙的就失踪了,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后来政府派人来调查,也没给出什么解释,反而明文禁止村民入林,弄得村民们心里慌慌的。

  看来想从村长嘴里知道些什么,是不可能了,这事还得靠自己,眼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村里人晚上睡觉比较早,毕竟条件有限,也没什么娱乐项目。我们几个怕打扰村长家休息,也早早的回到床上。其实赶了一天的路,也挺累的,很快就都睡了过去。

  黄鼬魑被我关在笼子里,放在床边,不准它到处乱跑,毕竟在人们心里,黄鼬是偷鸡的贼,万一被村民抓住打死,那我真就后悔莫及了。

  夜里,我被屋外的响动吵醒。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到窗外一片漆黑,玻璃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下雨了。

  我起身走到屋门处,看见裴乾已经站在了那里,他嘴里叼着一根烟,满脸的愁容。

  “怎么了?有心事?”我走到他身旁,看着乌黑的天空问道。

  裴乾吐出一口烟雾,叹了一口,说道:“就连老天爷都和我们作对,雨天阴气重,森林里的情况又不明,还真是头疼啊。”

  我很赞同裴乾的说法,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知道下雨以后,起床来到外边的原因。我想看看这雨势对我们的行动有没有影响。

  结果令我很失望。夏日的南方,阴雨天普遍。如果下的是暴雨,很可能持续的时间不长,来的快,去的也快。但眼前的雨天,淅沥沥的很零星,即便不用打伞也能出行,短时间内不会被淋成落汤鸡。

  用我们家乡话,这是典型的‘磨叽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有时候甚至会下好几天。这情况对于我们的行动,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森林中的情况不明,不过我怀疑很可能会和灵异有关,在这样的环境下进林,很危险!

  “要不我们等雨天过去以后再行动吧,那样做对我们有利。”我想劝说一下裴乾,毕竟我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裴乾还没说话,身后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不同意!看这雨势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了,上级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如果我们迟迟没有动作,我怕他们的耐心会消除殆尽,到时候直接把我们撤回去,那后果即便我不说,组长也能知道。”

  我扭头看着说话的杨淑芬,她此刻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胳膊和锁骨上的肌肉很直观的冲击着我的视觉,这可和隔着衣物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

  别看女人长得不怎么好看,小鼻子小眼的,可胸前那一对软峰很有料。当然,如果没有胸前的凸起,任凭谁也不会认为她是一个女人。

  “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杨淑芬觉察到我视线以后,咬着后槽牙,对我说道。

  普通女人发现被别人偷窥,不是应该先脸红吗?而这家伙的脸上,除了生气,再没有其他表情。

  现在社会上有一个词叫‘女汉子’,可杨淑芬简直就是一个‘纯爷们儿’!以后娶她的那个男人,我估计不是瞎子就是智力有问题。

  我腹黑的想着,视线也老老实实的从女人身上移开。要是被这娘们儿揍一顿,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承受不起。

  裴乾看着我俩的僵持,有些欣慰的笑了,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以后好好相处吧。”

  他的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什么冤家聚头的,还好好相处?这老小子不会是想给我们保媒吧?

  杨淑芬听到裴乾的话,竟然脸红了!我的妈呀!吓得我立刻跑回卧室,期间还被门槛绊倒了两次,不过我顾不上疼痛,头也不敢回的跑到床上。我这小心脏,‘噔噔’的跳个不停,就像要从嘴里蹦出来似的。

  我第一见鬼都没怕成这样!

  王伟超被我弄出的响动闹醒了,他看着我问道:“撞鬼了?”

  “别侮辱鬼!”

  等到天亮,外面的小雨还在持续。我们简单的吃了一些早饭,然后穿起雨衣向森林出发。既然时间紧迫,那即便知道雨天的影响,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行动。

  QW酷匠S网^e首v发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们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从边上看,里边草木丛生,鸟虫普遍,一点也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几位老乡,上级有规定,现在严禁入林,你们还是回去吧。”一个穿身迷彩服的军人走到我们面前,出声说道。

  裴乾从怀里拿出证件递过去,说道:“军人同志,我们不是周边的村民,这次过来就是调查失踪人口的,你可以询问一下。”

  军人打开证件看了一下,然后叫我们原地等待,他则走到一旁,应该是在向上级请示。

  很快,军人再次回来,把证件还给裴乾之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长官可以入林。”

  裴乾笑着道了声谢,然后带着我们向林子走去。

  以前经常有村民来林子里劳动,所以被他们走出了一条小路。我们几人顺着这条小路前行,由于下雨的原因,路面非常泥泞,随时都有滑倒的可能。

  裴乾三人的身体素质好,每一步走的都很稳。王伟超把铜钱剑交给我,然后抱着关黄鼬魑的笼子,即便是这样,他身形还是很矫健。只有我,从进入林子开始,已经摔了好几次,浑身都是泥。

  杨淑芬见我滑倒,想过来扶一下,我怎么可能会给她亲近的机会,所以立刻站起身,装作没事人似的继续前行。

  你这大蛤蟆想吃我这只小天鹅?没门!我很臭美的想着。

  随着我们的深入,森林的树木渐渐浓密起来,地上的小路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堆杂草。

  在前边带路的裴乾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们,说道:“一路走来,都没什么异常,再走下去,就是森林深处了,这里少有人来,大家提高警惕。”

  他见我们点头之后,又开始向前走去,不过速度却慢了许多。

  林子的杂草很多,有的地方甚至都没有路。裴乾在最前边,用桃木剑劈斩草丛,为我们开路。

  就这样一直走到中午,众人略显疲惫,而我则直接坐在一块石头上,腿脚发软,肚子更是饿的不行。

  “我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等恢复了体力再走。”裴乾是组长,他有权决定所有事宜。

  听到这话,我直接鼓掌表示赞同。就算他不这样说,我也确实走不动了,看来以后还真得好好锻炼一下身体。

  人一旦饿了,吃什么都香。我躲在一颗树下避雨,大口咬着手里的饼,配上一袋榨菜,感觉比吃肉都香。

  狼吞虎咽的吃完一张饼,感觉好了许多。就在我准备吃第二张饼时,忽然感觉有一根绳子搭在了我后背。

  这荒郊野地的哪来的绳子?我有些好奇的伸手向身后抓去。

  一根冰凉的,而且滑滑软软的东西贴在我后背上。我抓到眼前一看,一条犹如小拇指粗细的蛇正被我抓在手中。

  “卧槽!”怕蛇的我,用力把手里的东西扔向远处,然后急忙跑到王伟超身后,胆颤的看着周围。

  “你是不是男人啊?一条蛇就把你吓成这样子,丢人!”杨淑芬满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

  男人怎么就不能有怕的东西了?老子就怕蛇,你管得着吗!

  当然,我也只是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主要是我怕她揍我。做人做到我这份上,也够窝囊的。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

  被我扔出去的小蛇,按理说受到惊吓之后,应该逃走才对。可它不但没有逃,反而再次向我们爬过来。

  它爬到距离最近的裴乾身边,张着和它脑袋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嘴,朝着裴乾的小腿就想咬下去。

  裴乾有功夫的底子,岂能被一条小蛇得逞,他抬脚躲过撕咬,然后一脚把小蛇踢出很远。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小蛇口吐红血,显然已经受伤,可它却仿佛与我们有深仇大恨一般,倔强的蠕动着身体,缓慢的向我们爬来。

  这种违反常理的状况让我们很是迷惑,众人彼此相望,满脸全是不解。

  神秘的森林深入,到底还有多少诡异在等待着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