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乾轻抖衣袖,一把用木头做成的小匕首滑到他手中,然后他反手握住,快速向我刺来。

  别看对方身材高大,可速度却是不慢,眨眼间便来到我面前。看他的身手,绝对是练家子。

  对方说打就打,而且动作一气呵成,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是愣愣的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匕首。虽然匕首是木头做的,可我丝毫不怀疑它的杀伤力。

  就在这紧要关头,一旁的王伟超出手了。他先是空手抓住匕首,随后用力一拉,原本刺向我的武器马上偏离轨迹,并且连带着裴乾的身体也一起拉走。

  随着他们俩的身体逐渐逼近,王伟超抬起右腿,用膝盖顶向裴乾的肚子。

  裴乾被忽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有些发蒙,他可能也没想到我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不过,随着危险的到来,他很快清醒,松开抓着武器的手,然后用两条胳膊去抵挡王伟超的膝盖。

  ☆-更!新/{最2快I上%Z酷C=匠网

  膝盖与胳膊狠狠的撞在一起,由于双方的力度很大,在撞击过后,两人的身体迅速被震开。

  裴乾刚站稳身形,眼睛死死盯着王伟超,嘴里说了一句“不错”,随后又想扑过来,却被吴畏拦住了。

  “裴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何必动手呢。”吴畏双手抱着裴乾的腰,劝说道。

  王伟超则是向我投来询问的眼神,见到我点了点头,便站到一旁,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看着还在不断挣扎的裴乾,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是来闹事的,那我可就要报警了!”

  听到我这样说,对方才安静下来,冷哼了一声,抬腿向门外走去。

  不过,裴乾还没走出房门,身形就站定下来,他伸出颤抖的手,指着门口,情绪好像很激动。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黄鼬魑和刺猬魍回来了。此时黄鼬魑站起前半身,小爪子不断挥动,“咔咔”的在和刺猬魍说着什么,而身为小弟的刺猬魍,后背上驮着一只老鼠,一看就知道它又被黄鼬魑欺负了。

  “天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魑和魍?怎么会在这里?快拿工具,别让它们跑了!”裴乾瞪着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激动的说道。

  黄鼬魑听见有人要抓它,立刻带着小弟向我跑来,然后躲在我身后,不满的叫唤着。

  “这两个小家伙是我养的,你凭什么抓走?”我弯腰抱起黄鼬魑,对着裴乾说道。其实我也想抱刺猬魍,可它太扎手,所以也就放弃了。

  “你养的?这两个都是你养的?”裴乾的情绪太过激动,导致声音变尖许多。

  我坐回椅子上,没有说话。对于这种以貌取人的家伙,我才懒得多费口舌。

  本以为对方会被我无理的态度激怒,可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裴乾走到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莫老弟,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还请你多包涵。”

  “你可别这样,像我这样没本事的人,哪敢受你如此大礼,你还是快点走吧,省的我看着心烦。”我把黄鼬魑放回地上后,调侃着说道。

  “可以养出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魑和魍,足以证明莫兄弟的能力。如果莫兄弟觉得我刚才的道歉没有诚意,那我还可以跪下。”说着,裴乾竟然真的要下跪。

  堂堂协会副会长,拿得起放得下,不失为大丈夫。此刻,我对他的感观有了很大变化。

  我扶起对方,哪能真让他下跪,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单位的,而且按职位来讲,他还是我的领导,没准以后就会在一起共事,不能闹得太生硬。

  不过,从对方态度的转变,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裴乾开始觉得我年轻,不像有本事的人,一副冷嘲热讽的样子。

  虽然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也没必要非得获取我的原谅吧?他是副会长,身份在那摆着,即使我再不满,又能拿他怎样?

  他这样做的目的,应该和请我做援助有很大关系。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头疼?

  既然冰释前嫌,那所有的不愉快也就不再提了。我们几人围着桌子坐下,还是由裴乾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裴乾的灵异协会,所管辖的是云南西双版纳,那里有一片原始森林。周围的村民经常到林子里采摘野果,或是砍伐树枝用来生火,世世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就在前不久,周边的村落出现了失踪人口。通过当地公安机关的调查,发现那些失踪的人员,都是在进入森林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警方组织了大量人员进入森林寻找,到最后,不但失踪人员没找到,就连警察都失踪了好几个。

  这让政府很是震惊。既然正常手段没有收获,那就派灵异协会去调查。

  协会一共派出三个小组进入森林,可结果……

  “结果咋样?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说了。”我有些急切的催促道。

  这就像看电视一样,关键时刻总会有广告出现,太讨厌了!所以像这样的产品广告,我一律不买,谁让你影响了我的心情呢!

  裴乾低着头,有些落寞的说道:“结果就是,那些进去的小组,再也没能出来。”

  听到这,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这件事太不符合常理,那些普通的警察在进入森林以后,大部分人都能出来。那身为协会会员,为什么就全军覆没了?他们可是都懂得一些灵异的,难道还比不上普通人?

  “我们协会损失惨重,已无力再派小组,无奈之下,政府只能严禁村民进入森林,等事情解决后才会放行。”裴乾说完以后,很是期待的看着我。

  我心里还有些疑惑,所以问道:“这件事太过诡异,为什么政府不派其他协会支援,早一天解决问题,也能给村民一个交代啊。”

  “支援?”裴乾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他们连自己协会的任务都不愿意做,又岂会来帮我们?”

  这一点我很赞同,上次协会颁发给我的那一千块钱奖金,差点把我气吐血!

  “我现在也是没办法,只能凭着我这几分薄面,到处请救兵。莫兄弟,我求求你帮我们一把。”裴乾双手抱拳,恳求着。

  对方的语气很诚恳,我却不敢冒然答应,那个森另太过诡异,弄不好小命都得搭上。可我身为渡魂使,岂能坐视不管?如果这件事放在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接下,但现在我有了赵天琪,肩膀上多了一份责任,必须要多考虑一下。

  裴乾见我没吱声,脸上更显焦急,说道:“莫兄弟,你为我们协会出力,我们绝不亏待你,会员们凑了一百万,事成之后必定呈上!”

  “王伟超,收拾行李,出发!”

  什么钱不钱的,我像财迷的人嘛!

  这一次,不但王伟超漏出鄙视的神情,就连吴畏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我是不是又暴露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和王伟超便坐上了裴乾的车。

  吴畏一直目送我们离开,虽然他满脸不舍,可我总感觉自己被这老家伙给算计了。

  这九死一生的事情,如果我不是渡魂使,打死我也决不参与!

  车子直奔高速。期间,我电话通知了赵天琪,告知她要出趟远门,归期不定。

  女孩知道以后,抱怨许久。虽然她在电话中很是埋怨,但那些话听在我耳中,甜蜜而温馨。

  这就是家的感觉。

  挂了电话,车里就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也没什么话题,气氛挺沉闷的。

  距离云南有多远,我不知道,反正是很远就对了,我索性直接靠在座椅上先睡一觉再说。

  这一段路程,我被饿醒了好几次,王伟超拿着面包和矿泉水递到我面前,看他的神情也是有些无奈。

  裴乾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心急,就连吃顿饭的时间都不愿意耽误。

  日夜兼程,终于到了西双版纳。

  裴乾把我们安排在一个招待所,然后说了一句电话联系,就离开了。

  这一等,就是两天,我和王伟超呆在招待所,无人问津。

  求人的时候把我们当成爷爷,到了之后连孙子都不如,没人问也没人管,他们是不是把我俩给忘了?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第三天,裴乾终于露面了。

  “莫兄弟,实在对不起,我们这边情况复杂,需要向上级请示,然后再一级一级批示,耽误你宝贵时间了,真是抱歉。”裴乾一脸歉意的说道。

  “裴老哥太客气了,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我即使心里再不快,也不能发泄出来,只能忍着。

  听到我的谅解,裴乾很开心,然后开车带我们来到一家酒店。

  我们三人坐着电梯来到十楼,走到一个会议室门前。

  “裴大哥,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拦住想要开门的裴乾问道。

  “莫兄弟,我知道你有本事,可这不代表协会的其他成员也这么想,所以带你过来,和他们见一面。”裴乾脸上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些官场上的事情我不太懂,裴乾资历老,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也不好多问。

  裴乾见我不说话,转身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我和王伟超跟在他身后,一同来到会议室。

  这间会议室很大,比我们协会的会议室要大上一倍,只不过里边坐着的人却寥寥无几,也就七八个人的样子。

  在我们进入会场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转移过来,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女人站了起来,说道:“裴副会长,你外出奔波了这些时日,就给我们带回来一个小白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