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梦中,我总不觉得不那么踏实,忍不住拍醒自己,打算起来喝水,结果却瞧见了满目的白色,简直就像是到了医院里面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我还被抬到医院里去了?我不是让黑零把我弄回家的吗?怎么会在医院?

  我揉着太阳穴,开始向着周围打量起来。

  好吧……一间从来没有见过的房间,从墙纸到床,都是近乎纯白色的。至于黑零这家伙,则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不会随便把我丢在谁家家里就走了吧?不行!得看看现在几点了!回去晚了要被骂的!”我连忙自言自语道,然后就开始摸兜里的手机。

  ……可是偏偏入手的却是一片丝滑!

  “黑零!”我叫的声音极大,并且充满了惊恐。

  床上立即发出了一声睡意朦胧的应答声,然后就是我的咆哮:“你没事脱我衣服干嘛!说!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我的清白啊!

  黑零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显得精神多了:“谁说没事了,你喝醉了衣服上全是酒味,没办法我就只有帮你脱下来洗了,不然回去之后你肯定要被挨骂的。”

  想不到黑零居然这么贴心。

  我一时变得窘迫了起来:“是这样啊……早说嘛,不过你好歹给我穿点什么啊,居然让我裸睡……”

  黑零居然恬不知耻地笑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啧啧啧,话说回来,阿心你的皮肤还真是白啊,而且又嫩又滑,简直就像是婴儿的肌肤一样……”

  “谢谢你的夸赞,但是你不会是把我全身都摸了一遍了吧?莫名觉得很恶寒啊。”我浑身打了个寒颤,紧紧地盯着黑零,说道。

  黑零这次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躺在床上,没有了动静。

  “喂,这里是哪里啊?”我开始问。

  黑零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道:“宾馆啊。”

  “宾,宾……宾馆?!”我整个人都因为这句话而呆滞了。

  我才16岁啊!居然就来了宾馆!

  要是让我老妈知道这件事,那还了得?!估计整个家都要被吵翻天了吧?!

  “等等!你是怎么进来的啊?我也才16岁,根本没有身份证,难道也是偷偷进来的?”我已经快无语了。

  黑零居然还应了:“对啊!我抱着你正大光明的走进来的,反正他们都看不见。”

  “就算是这样,钥匙也……”

  “钥匙也放在那里随便拿的啊……我把这个房间的钥匙全都拿过来了,所以就算是有人要进来住,也因为没有钥匙而放弃。”黑零的声音显得得意洋洋。

  我只有无语。

  “好了快走了。他们迟早会发现不对的。”我连忙说,然后去拿我的衣服。

  “我的手机呢?”我问她。

  “什么手机?”

  “放在衣服兜里的手机。”

  “原来里面还有手机吗?”黑零话里的天真语气,让我很想打她。

  拿起已经烘干的差不多的衣服,我从包里摸出了我已经算是报废了的手机,以及一大堆揉成了一团的纸币,神情漠然。

  “黑零……你以后还是不要洗衣服了。”我劝她。

  带着黑零,我像个小偷一样,偷偷摸摸地从宾馆里面溜了出来。

  还好前台的工作人员貌似对我这种年纪的女孩子出入宾馆已经见怪不怪了,并没有上来盘问我,我也因此而松了一口气。

  ;4更新E3最》快!上or酷yF匠J网

  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路灯全都亮了起来,透着暖黄色的氛围,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里面。

  “这么晚了,老妈还不见我回去,肯定要急死了,我们快点回去。”我连忙说道,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带着黑零就要上去。

  却没想黑零突然拽着我的衣服,轻轻在我耳边说道:“别上去。”

  “怎么了?”我有些奇怪,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也只能看见空气而已。

  “我们坐下一辆,这司机好像有点问题。”黑零再次开了口。

  我的脚步也一时顿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到底走不走啊?”司机显然也等得有些烦了,催促几声之后,见我没有应答,便一松刹车,开车走掉了。

  “所以,那个司机有什么问题?”我悄悄问了一句。

  结果黑零一本正经地说:“烟味太重了!我闻着不舒服!”

  我哑然。

  这算什么问题!

  “好啦,这个时候的出租车可不多,我们走着回去吧。也许运气好还能遇见下一辆。”我说道,伸手牵住黑零拽着我衣服的手,拉着她一起往家里走去。

  “下一辆还有烟味的话,我还是不坐!”黑零出乎意料的固执。不过手倒是乖乖地让我牵了。

  “是是是……”我无奈地应道,然后看了一眼方向,开始往家里走去。

  “你是路痴吗?”她问。

  “你才是!”

  “那最好,我今晚要睡大床!可不想一直走……”

  “你还好意思说,刚才的出租车是谁放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