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诀?我就不信你还样样都会!”那雷洪又是冷冷一笑,露出了嗤笑之意,这明显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情景。

  龙辰也没有在意,只见到他双手快速的翻转了起来,那两柄利剑带着强劲儿的风,快速的旋转出来。

  周遭霎时间有刮起了风来,而且比上一次强的更多了,一些修为弱的人,直接感觉到脸庞好似是被刀子割了一般,一阵阵的疼痛感传来。

  )酷I匠e:网正版^}首“发

  雷洪三人眉头紧紧的皱着,兵器在他们手中发出了一阵阵的嗡鸣,足以表明他们这是拼了,调动了全身更多的龙魂之力,就是要跟龙辰拼个你死我活。

  “恐怕你们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了!”龙辰忽然淡淡的一笑。

  这话音刚刚落下,他的身影就快速的消失不见了。

  而随后雷洪就感觉到背后冒出了一股凉气来。

  没有丝毫的迟疑,当即他便是转身过去,那冒着金芒的剑快速的劈了下去。

  当!

  只听得一声响动,这雷洪手臂顿时就是一颤,整个人都被弹开了。

  可是却丝毫没有见到龙辰的身影,不过接着便是李运这兄弟两人。

  同样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出招的时候为时已晚,手臂上陡然出现了两道血痕,兵器随即掉落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雷洪眉头紧紧的皱着,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能会那么快?他们根本连人影都没有见到,只能看到两柄利剑来回晃动着。

  “不知好歹的东西!”

  龙辰那冰冷的声音又不知道从何处传来,随即便是那一道道猛烈的剑气当空而现,逼得三人睁不开眼睛。

  嘭!嘭!嘭!

  然后便是那接连三声闷响,就见到两柄利剑的影子在三人之间来回的划动,等到剑影缓缓停下来之后,他们身上的衣服全部脱落,只剩下光溜溜的身子。

  啊!

  那些个女弟子顿时尖叫出声,捂住了眼睛,满面的羞红。

  而雷洪三人可着实是傻眼了,暗暗想着,这是什么情况,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凉气,立马的低头一看,脸色刷的变了变。

  随后他们二话不说,就朝着楼上跑去,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想必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之后,对于龙辰的恨意估计只能够用滔天的怒吼来形容了。

  而龙辰的身影现在也终于停了下来,身上的剑气缓缓消退,那两柄利剑上的血芒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随即他便是淡淡的一笑,望着云老几人说道:“他们三人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话说出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对了,谁都能看出来龙辰简直把剑术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其实这还是他第二次使用剑法,因为冰场星辰剑不能拿出来随便用,被人家发现了,估计要被追着天涯海角的跑了。

  可是他的悟性本来就超乎了常人,再加上是那铸皇无锋亲自传授的,早已融会贯通,只是一直没有使用出来罢了,也是让众人对其更加的惊骇。

  而那打过交道的雷枫则是眉头微微皱着,他完全小看了龙辰。

  当时龙辰修为比他低,就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现在的修为提高了许多,战斗力竟然暴增了如此之多,估摸他自己对上都有些后怕之意。

  唯有那雷族的少东家雷梵目光微微闪烁着,一直盯着龙辰,但始终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在思量着什么。

  “小子,我的的确确是看走眼了,当初对你那龙府的确做的有些不对。”云老深吸了一口气,竟然道歉了。

  这么一幕可是让天羽峰的众位弟子都瞪大了眼睛,要知道云老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说一不二,从来只有他们错,云老都是对的,而今天,倒是奇怪了。

  可云老接着又转移了话锋说道:“只是我不明白了,这郡城的事情与你何干,回去你那城中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就好了么?以后我们也可以相互合作。”

  听得这话的龙辰微微摇头:“唇亡齿寒,而且你还是小瞧了我,我可不是守株待兔的人!”

  “你要知道这郡城的水没有你想的那么清澈,除了三族和我天羽峰之外,还有另外一股势力。”云老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好似是在提醒龙辰,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又如何?”不过龙辰仍旧是那副不在意的模样,再次露出了那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这可是把雷龙和李千秋给气的不轻,本来他们两人的儿子就败在人家手下了,而且还是三打一都没打过,脸都要丢尽了,心里十分的不爽。

  而现在龙辰这副你杀不了我的样子,更是让他们极为的郁闷。

  随即这雷龙便是猛然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朝着龙辰怒斥道:“你这个小子,也太不识相了,我们这是拉拢你入伙,你以为单凭你一个分城中来的势力能掀起什么大浪?”

  “别不知好歹!”那李千秋故作沉声,不过这话音也是充斥着浓浓的威胁意味儿。

  哼!

  一直没有说话南宫宇却是轻哼了一声,“辰少可不是一个人,还有老夫支持着他,即便他想要成为这逍遥城的王,我也心甘情愿的支持!”

  这么一句话说出来,云老三人都是眉毛一挑,露出了惊骇之色。

  他们虽然已经看出来了,这南宫宇和龙辰之间有那么一腿,但也没有想到南宫宇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南宫宇你说这话可要想清楚,得罪的可不仅仅是我们,还有那位郡主。”李千秋看了南宫宇一眼,眼眸变得冰冷起来。

  很显然他是要逼着南宫宇选出自己的立场。

  不过南宫宇倒是横了他一眼,没有丝毫的惧色,“我刚才已经说了,现在绝对不重复第二遍,今天也知道你们想干什么!想让我南宫一府臣服?没门!”

  要是之前好话好说的还有可能,但是做出了如此举动的事情,还想让他这么堂堂一族家主忍气吞声?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是正色子啊!还碰运气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紫麟说:

  (ps:诸位麻烦跟读,别攒着看,很容易掉单张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