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凌殇羽装过身,继续说道:“这个夏羽啸,是神物雪花魄的第五化身,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凌鹤羽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哥哥高明。对了哥哥,顾东流手里还有一个千水羽,我们要不要也拿过来。”

  凌殇羽思索片刻开口道:“那个,不急,早晚是我们的。”

  …………

  白鹭城某客栈内。

  …………

  顾西尘和顾东流在客栈中已经住了三天了,情绪却依然没有抚平。

  虽然顾东流可以冷静的思考,但是顾西尘还是一直想要砸杯子摔碗。

  “特么的,明明可以在凌家吃好喝好住好,手下随时伺候招待,还有凌家家主的名号,这下可好,就连我们的梦烟石都没了,就剩个千水羽,特么想想就来气。”

  顾西尘暴躁的砸碎的一个茶杯,然后怒吼着。

  顾东流看了一眼顾西尘,并没有去安慰,因为他的确也很窝火,梦烟石分明是凌家人给自己的,现在却被凌家人给夺去了。

  顾西尘的心情依然没有平静,他抓住一个茶杯,再次往地上狠狠一砸。

  而被砸碎的茶杯开始冒烟,逐渐出现一个人形。

  “是……是谁?!”顾东流和顾西尘都已经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烟雾吓坏了。

  而烟雾逐渐化作人形,变成了东方陌雪的样子。

  东方陌雪拿着一把竹扇,笑着看着顾东流和顾西尘两个人。

  “哈!是你啊,东方陌雪对吧?”顾东流很是惊喜的走向前来。

  东方陌雪故作欣喜道:“终于让我找到你们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师父雪无情找你们找的有多苦啊。”

  顾东流抓住了东方陌雪的手道:“天呐,看到你我们就看到希望了啊。这几天我们出的事情太大了,我弟弟现在还气得不行呢。”

  东方陌雪儒雅一笑,然后淡然道:“怎么了?你们遇到什么事情了,说来听听?”

  顾东流说道:“之前我们明明都顺理成章的当上了凌家的家主,但是凌家却突然出现一个人,把我们的位置给夺走了,而且还抢走了我们的一个宝物。”

  东方陌雪回头一笑道:“哦?什么宝物?”

  顾东流说道:“本来有千水羽和梦烟石的,现在只剩下千水羽了。”

  东方陌雪一皱眉,对顾东流道:“把千水羽给我看看,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找回梦烟石的。”

  顾东流毫不质疑,很快就把千水羽找了出来,然后放在了桌面上。

  东方陌雪一挥手,千水羽就收进了东方陌雪的精神空间里,他站起身,对着顾东流和顾西尘说道:“你们还真是好骗啊,怪不得梦烟石会被别人骗走,废物!”

  然后东方陌雪一踢,桌子就被踢翻,砸在了顾东流身上。

  东方陌雪理了理鬓发说道:“你们仔细想想,这两个宝物哪一个是你们自己夺到的?”

  顾东流被撞到在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弟弟,你快走,这个不是真的东方陌雪!”

  东方陌雪一怒,吼道:“我就是东方陌雪,你给我看清楚了!”

  东方陌雪掐住了顾东流的脖子,然后不失儒雅的扇了扇羽扇。

  他的手不断加力,顾东流逐渐无法呼吸,然后脸变的红了起来。

  “快走…弟弟…”顾东流哽咽的说道。

  一旁的顾西尘根本来不及反应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顾东流。

  “求求你,放了我哥哥…”顾西尘木讷的说道。

  东方陌雪不屑的把顾东流狠狠砸在一旁,顾东流被砸在地上飞起,然后又落地,后脑全是血。

  而东方陌雪则是补了一脚,但是顾东流好像要说些什么。

  “弟弟…还记得…小时候…哥哥…说…过,有…我,别…怕…吗?”说完,顾东流闭上了眼。

  他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哽咽的声音。

  再也不会有,比他更有执念之人了。

  “哥哥!”顾西尘跪在了地上,低头看着死去的顾东流,血,汗水,泪水,究竟是什么味道…

  失去地位,失去宝物,失去亲人…

  并且,那是他唯一的亲人。

  东方陌雪冷笑着离开了这里,只剩下顾西尘一个人看着死去的顾东流,表情,实在无法形容。

  “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是我唯一的亲人!”顾西尘摇动着顾东流的尸体,吼叫着,却无力回天。

  顾西尘无力的闭上了眼,闪现十五年前。

  ……

  ……

  ……十五年前……

  “呜呜,别打了,别打了!”顾西尘跪在人群中,被很多人用石头砸的全身是伤。

  当时的顾东流年仅八岁,但是他还是冲向了前,挡在了顾西尘面前。

  “为什么要打他!”顾东流喊道。

  周围的几个孩子说道:“他没有爸爸,没有妈妈,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肯定是个野孩子!”

  顾东流转过身,笑着扶起了顾西尘。

  “现在,他是我弟弟,我爸爸就是他爸爸,我妈妈就是他妈妈!”顾东流吼道。

  周围几个孩子议论了起来,顾东流趁机把顾西尘推开刚想转身跑掉。

  而那个几个孩子马上反应过来,把顾东流围了起来,然后不断的用石头砸。

  “我们把他举起来,然后摔下去吧。”有个孩子提议。

  然后好几个孩子一起,把顾东流举了起来,然后抛到空中,看他自己完成自由落体运动。

  顾东流掉在了地上,弹起来,然后再掉在地上。

  背后全是伤,后脑也满是血。

  “你们几个在那里干嘛呢?”顾东流的妈妈走了过来,那几个围在这的孩子马上就跑了。

  顾西尘搀着顾东流道:“你…你没事吧?”

  顾东流粲然一笑:“有…我,别…怕!”

  酷6"匠‘网.(永Z久免r,费看小)…说~●

  ……

  ……

  ……时间重合…

  “哥!”顾西尘猛然睁开眼,看到面前这个再次为自己弄得背后满是伤口的人。

  “还记得哥哥为什么要用背后去挡着吗?因为哥哥想要在你面前,留给你最好的一面。”

  他仿佛听到了顾东流的声音,眼睛逐渐变得血红。

  失去亲人,失去亲人,失去唯一的亲人…

  “够了!”顾西尘站了起来,全身散发着红光。

  “从小到大都是我们被欺负,都是我们被欺负,凭什么!”顾西尘喘着粗气,狠狠一拳,捶在了自己胸口。

  …………

  白鹭城某处。

  …………

  “好了,这是我在白鹭城的一个住所,还算是过得去吧?”夏风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不错的小别院里,四周草木还是很丰茂的。

  我点点头:“这里倒是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