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我真的没有碰你的伞啊!”夏沫都已经哭出来了,眼角挂着泪花,显得楚楚可怜。

  而周围的人也指着我们指指点点的,话说的非常狠。

  “这三个人是什么来路啊?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做这种事情?”

  “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估计他们都是野种。”

  “对,野种!”

  “野种!野种!野种!”

  一大堆路人随波逐流的就开始骂人,而话也是越骂越凶,夏沫也是哭得很惨。

  “我不是野种,呜呜,哥哥我好委屈,呜呜,我不是野种。”夏沫紧紧搂着叶秋殇,哭得很惨。

  叶秋殇不断的安慰,而那个老板则是变本加厉。

  “大伙也都看见了,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子,一个无理取闹的女孩,还有一个已经无理以对的少女,让他们好好知晓自己的错误。”

  周围人骂的越来越大声,叶秋殇也不再安慰夏沫,而是站起身,看向了那个老板。

  “你看什么看?难道我说的有错吗?我还看到你在赌场出现过,你敢说你是好人?”老板大吼道。

  叶秋殇一挥手,掐住了老板的脖子,手中不断爆发着光线,狠狠一捏,老板的人头落地,一地鲜血。

  周围的人也都不敢说话了,叶秋殇入门八级的实力,在这群人中,也算是上乘的。

  而那老板的儿子看到自己的爸爸被人活活掐死,跪倒在地,摇晃着自己父亲的尸体。

  “爸爸!你不能死啊爸爸!”老板儿子在一旁哭着,而叶秋殇则是拉着夏沫和我逃离了人群。

  “你们三个,我都记住了,我都记住了!”那个老板的儿子跪在地上指着我们三人,然后吼道。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把这一文钱还上,把这一条命还上!”老板的儿子哭喊着,最后哭昏在了地上。

  我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会在多年以后,给我造成多少的痛苦。

  而叶秋殇一路跑,一路回头看,后面那些人都没有敢追过来。

  刚才的叶秋殇或许真的有些心情不好了吧。

  “夏沫,没事吧?”跑到一棵树下,叶秋殇看着身旁的夏沫问道。

  夏沫点点头:“谢谢秋殇哥哥,刚才他们说的太过分了。”

  而叶秋殇看向了我。

  “雪无情,你没事吧?”他打量了一下我问道。

  我冰冷道:“我倒是感觉刚才你太过分了。”

  叶秋殇有些不解,但是没有开口。

  “这里是哪里啊?”带路的夏沫看着四周的竹林和很多条小道,突然间就迷路了。

  虽然说夏沫比常人要聪明许多,但怎么说都也只是一个孩子,如果遇到迷路,她还真没有办法。

  “迷路了?”我问道。

  夏沫点点头:“好像是吧…无情姐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叶秋殇拉着夏沫的手道:“沫儿,不要怕,我带你回家。”

  夏沫突然愣了神,好像想起了什么。

  是的,因为这句话,夏风也曾对夏沫说过。

  夏沫看着叶秋殇的脸,叶秋殇脸上挂着微笑,笑的和夏风一样好看…

  “你们两个站在这,我去探路。”我装过身,走向了竹林之中。

  在竹林前,有两条道路,我并不知道走哪一边,但是在左边道路上,我看到了地上有一个苹果…

  烟雨城不产苹果,而这里却发现了一个苹果,而且恰好对应上了水晶珠的内容。

  于是我走进了左边的竹林里。

  走进竹林不远,就听到有人在打斗,我两步向前一跃,才看见是两个女子持剑在空中乒乒乓乓的刀光剑影。

  “陆抚霜,今天我必须要完成任务,受死吧!”叶如霜手持蓝剑,剑尖有许多毒囊,这就是叶如霜的一贯风格。

  而陆抚霜则是一手寒锤,不断挡剑。

  (人物回顾:叶如霜,雪无情初到烟雨城时认识的第一个人,曾骗她去参加比武招亲。)

  “这么多年了,这个任务竟然还要继续吗?”陆抚霜一跃而落,重锤在地,叶如霜值得抓住竹子,不能落地。

  “今天你必死无疑,因为我的师爷已经怒了!”叶如霜一挥手,连三颗云风散朝着陆抚霜飞来,陆抚霜一个转身,寒锤挡下,而云风散化作迷雾,朦胧了陆抚霜的眼睛。

  “那我也不客气了。”陆抚霜闭上眼,手中的锤子不断旋转,然后让自己随着锤子的旋转而缓缓升起,而后叶如霜便失去了目标。

  再然后陆抚霜瞄准叶如霜的位置,从高空横冲直撞,砸在了叶如霜的身上。

  “啊!”叶如霜根本没有料到,就被砸倒在地。

  “师爷!”叶如霜凄惨的大喊一声,然后倒在了地上。

  我抬起头,一层云朵化作人形,缓缓飘落,然后落在了陆抚霜身旁。

  而这个人是一名老者,体态饱满,毫无皱纹,倒是有些仙人的风范。

  “不错,竟然连如霜都斗得过,看来留你不得了。”这个白衣老者看着陆抚霜,勾起了嘴角。

  陆抚霜一咬牙,转身就要跑走,而这个白衣老者则是轻轻一挥手,陆抚霜便动弹不得。

  “可惜我们实力相差太多,或许这样算我欺负你啊。”白衣老者摸着胡子笑道。

  陆抚霜一咬牙道:“那你就放我走!”

  白衣老者脚尖一起,整个人飘在了空中,他摸着胡子笑着道:“我们两社是多少年的恩怨了?”

  陆抚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白衣老者,想要逃离却逃不掉。

  “你看看,一个是烟雨城第一老社古南社,一个是烟雨城第一实力社落歌社,何必这么争呢?”白衣老者说着,飘向了陆抚霜。

  “难道你是古南社社长,白词?”陆抚霜打量着这个白衣老者。

  白衣老者点点头:“不错,老夫就是白词…你们落歌社社长还是我的老朋友东紫呢。”

  陆抚霜没有说话了。

  而白词则是挥挥手道:“好了,我过几天去拜访拜访老朋友东紫,这两社只见的恩怨,就了了吧。”

  WD酷'匠+N网永mt久免费Xt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