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前世今生2

  陆克知道我即将有场时空之旅非常开心,他甚至代替起钟红葵来给我讲解起在这次不一般的旅途中所需要注意的东西。

  “一,在这个旅途中,前世今生的人会相互吸引,但是前世的人是看不见我们的。”

  “二,我们所看到的东西都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发生的事实,我们不可能改变。”

  “三,所有蜡烛熄灭的时候,意识就会被强行拉回来,你不可以反抗,不然就回不来了。”

  我坐在蜡烛围成的圈的正中央,陆克将蜡烛一个个点燃,然后递给了我一瓶威士忌。

  我挑眉:“必须喝酒吗?我想保持清醒。”

  陆克把酒瓶强塞进我手里:“钟红葵说这样速度会快一点,你知道的,我们的蜡烛不多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拧开塞子猛灌了几口。

  我喝得极快,酒劲一下子就涌上了脑袋,陆克怕我倒下去,连忙扶住我的身体,我一把推开他:“只是几口威士忌而已,我的酒量还没那么差。”

  钟红葵的蜡烛开始起作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类似檀香的味道,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陆克似乎在耳边叫我,但慢慢的,他的声音越来越远,像是被很多风声和水声盖住了一样,我的身体越来越轻,像一缕青烟般往上飘,我的头开始剧烈地发疼,我想用手揉一揉肿痛的脑袋,却发现自己就像没有手脚一样,我才发现,这个时候,除了意识,我没有任何的实体。

  我的意识不知道出现了多长时间的模糊,等我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站在街市上。

  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街市,黄包车和老爷车穿行而过,灯红酒绿中传出来女人尖细的词曲声。

  俨然一副上个世纪的景象。

  就在这时,一辆黄包车在我面前停下来,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衬衫穿着背带式枪袋的年轻男人,径直走进面前的歌舞厅,我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他拦开一路上迎上来的莺莺燕燕,上了二楼,在一众人包围的军官面前坐下来。

  军官道:“你到南京来干什么?”

  年轻人皱着眉头:“那你呢?你还留在南京干什么?”

  军官叹了口气:“钟卫,你知不知道,就算不久之后上海沦陷了,你还是探长,以你在上海法租界的地位和关系,留在上海法租界是非常安全的,现在你跑到南京来,是想陪葬吗?”

  那个被称作钟卫的男人不说话。

  军官道:“肖青跟着你来了吗?

  “没有,我让他留在上海了。”

  军官闻言笑了起来:“你真以为肖青会乖乖留在上海?从小到大,从来都是你到哪去他便到哪去,我想他现在应该躲在哪个车厢里正往南京赶呢。”

  酷P●匠NF网正A`版、首发●

  钟卫挥挥手:“你怎么还笑得出来,现在不提肖青的事,你得离开南京,你留在这就是送死。”

  军官皱着眉头:“有一个人在这里,我就得在这里。”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听到这里,我已经能大概推测出我现在所在的年代和这两个人的身份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内外局势紧张,上海不久之后便会陷落,而眼前这两个男人,穿着军装的,自然是南京城的一位军官,我跟着进来的那个,则是一位名叫钟卫的探长。

  如果陆克的话没错的话,前世今生之间相互吸引,这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是我的前世,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见沈琦的影子。

  钟卫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南京城不走成一座空城,你是不会走的,但这完全不可能,日本人来得太快,你来不及的。”

  我也知道来不及,上海陷落之后,南京陷落不过个把月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南京城的老百姓根本来不及逃跑。

  “我手底下的人我已经差不多遣光了。”

  钟卫叹了口气:“你总不能死在这里。”

  军官立刻道:“是你不能死在这里,趁现在日本人还没有打到这里,你能走多远走多远。”

  钟卫怒道:“现在整个国家都不安全,离开了上海,离开了南京,我又能往哪里去。”

  军官盯着他半响,忽然遣走了身边的所有人,连着底下的莺莺燕燕也立刻散了场。我站在钟卫背后,待了半响,那军官慢慢摘下皮手套,从怀里掏出一张盖了很多章印的船票。

  “这东西,能让你坐船离开。”

  “离开南京?”

  “离开哪里都可以,有了这张船票,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我也知道,这是一张万能的通行证了,在战争年代,这样的一张船票算得上是保命符了,弥足珍贵,而这位军官,竟然不收取任何报酬,拱手送给了这个男人,可见他们两个之间的情意之深。

  钟卫笑着将那张船票推远:“只一张,你是想救我的命,还是想救肖青的命?”

  军官不说话了。

  钟卫站起来,披好衣服:“留给肖青吧,你不走,我不走,那就让肖青活下去吧,我们三个人总要有人活下去。”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让开让开,我知道洪子略那家伙在里面!我是来找钟卫的!”

  听到这声音,钟卫和军官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军官道:“看吧,我就知道肖青会来找你。”

  到这里,我是越来越好奇这个肖青的身份了。

  门开过来,一个穿着短皮衣的男人跑上楼,这是一个长相很英俊的年轻人,上楼时,脚下用的力气极轻,像是练下盘功夫的人,但是,如果只是这样,到不能让我惊讶,真正让我震撼到立在当场的原因,是这年轻人身后,竟然还跟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这辈子的讨债鬼——沈琦。

  他看到我的一瞬间,也立刻就怔住了:“闷骚怪?”

  我看着那个名叫肖青的年轻人,又看着他身后的沈琦,再迟钝,也能明白,这个“肖青”,就是沈琦的前世。

  我上前几步,正要把这个只会惹祸的家伙捉住的时候,眼前忽然模糊起来,钟红葵的那股檀香味又开始在鼻尖环绕,沈琦的焦急的声音响起来:“闷骚怪!闷骚怪!”

  我来到三十年代,这才刚刚看到沈琦,却又要被强行拉回去了吗?我立刻集中精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恍惚间,又想到陆克所说的,不可以反抗的话,意识顿时模糊起来。

  “辙哥!辙哥!”陆克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来,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我睁开眼睛,水晶吊灯的光一下子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连忙用手遮住眼睛。陆克把一杯白兰地递到我嘴边,我闭着眼睛囫囵地吞了几口,才慢慢恢复了精神。

  我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先不说看到沈琦如何,单单我这次的旅途,竟然真的能够回到前世,就让我心中无比震撼。

  前世今生,人的意识,真的能穿越时间,回到时空的某个基点,看到自己的过去。人真的存在前世,前世未能消逝的执念,竟然,真的也在默默地影响着今生。

  不待陆克开口询问,我便道:“我看到沈琦了。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南京。”

  我把我看到的东西全部转述给陆克,陆克沉默了一会,我忍不住道:“有何高见。”

  陆克摇摇头:“没什么高见,我只觉得太可惜了,明明你都看到沈琦了,就差一步而已,现在只希望他能良心发现了。”

  我冷哼一声:“这个可能性不大,我看他的样子,是跟着肖青从上海来到南京的,你以为他会这么容易回这里吗?算了罢。”

  “那怎么办?”

  “我得再进去一次。”

  陆克睁大眼睛:“你没听钟红葵说吗?这种蜡烛很忌讳重复使用的,而且我们现在这里,一根蜡烛都没有剩下。”

  我看了看四周,那十二个蜡烛已经烧光了。

  “打电话给钟红葵,把她给我从夏威夷拉回来,她的皮箱子一定有备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