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之师抱朴老,真契久已交前生。

  我对前世今生的话题并不感觉敏感,在我所交往的人中,钟红葵是最信奉鬼神之说的人,她信神明,也信阴曹,理所应当的,她相信转世投胎前世今生。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对她前世今生的说法嗤之以鼻,不是不信,而是不全信,我坚信人类这种因果循环前世今生的说法,应该有一套特别的,完全独立的完整的研究体系,它不是单单的转世投胎可以解释的东西。

  这次的故事和别的故事不同,以前无论哪次的经历,它存在的各种因素都是不可抗的,我亲身经历,并且为之无奈,但是在这次的故事中,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严格点说,我,包括沈琦陆克,我们都是旁观者。

  事情要从我那天健完身回到别墅说起,沈琦的帐篷虽然从别墅里面撤了出去,但他还是时不时地就会留在别墅过夜。

  我那天回去之后,发现沈琦的雅马哈还停在别墅门口,就猜到沈琦还没有走。

  窗户上有光,时明时暗。屋子里并没有亮灯,十二根蜡烛摆在地上,围成完整的圈,十一根已经灭了,还有一根在黑暗中摇摇曳曳,窗户上的光就是它发出来的。陆克和沈琦两个人握着手盘坐在蜡烛圈中间,闭着眼睛,似乎已经进入了冥想状态。

  我走进屋子里,径直开了灯,灯一亮,陆克就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似乎还没反应发生了什么了。

  “辙哥?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指指腕上的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

  陆克打了个哈欠:“结束了吗?我都睡着了。”

  沈琦还没醒,陆克鼓了嘴巴爬过去吹灭了最后一根蜡烛,白烟摇曳着缓缓飘出来。

  沈琦像是忽然泄了力,往后一仰躺在了地上,像是受不了忽如其来的强光,伸手把眼睛捂住。

  “你们两个不睡觉搞什么?”

  “钟红葵教的方法,说这样能看到自己的前世。”

  我轻蔑地“哼”了一声:“所以你看到了吗?”

  陆克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我•••刚刚睡着了。”

  见我露出不屑的表情,陆克连忙道:“我看沈琦好像看到了什么。”

  他边说边抬脚踢了踢地上的沈琦,示意他说话。

  沈琦很不乐意搭腔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滚到沙发边,从上面扯下几个抱枕捂住脑袋,似乎很不愿意说话。

  我出声打断陆克:“回你的房间睡觉去。”

  之后一段时间,我几乎就没怎么想过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探究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事情。沈琦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来别墅,与之相反的是钟红葵,她居然罕见地给我打了电话。

  没有过多的寒暄,开门见山:“沈琦在你那里吗?”

  我也干脆地回答:“不在。”

  她烦躁地沉了口气,我知道她一定会向我求助,所以也没有追问。

  果不其然,见我不说话,钟红葵忍不住道:“一个礼拜前,他来找我问我要往生蜡烛。”

  我不急不缓道:“往生蜡烛是什么?”

  钟红葵的东西可谓古怪至极,不说那些莫名其妙的拗口名词,就说那些她自创的物什,起名就用尽了天下生僻字。

  她解释:“是我自己做的蜡烛,里面加了很多安神药材和生犀粉。”

  我虽然不知道往生蜡烛是什么,但是我知道生犀是什么,《异苑》卷七中就记载了一起有关燃犀的志怪故事,真实性不可考,但是生犀在钟红葵这种人手中,真的说不准会出什么怪事。

  想到沈琦又不知道想干些什么怪事,便道:“你别给他便是,管他做什么。”

  “我本来就没有给他,他已经用过一次了,重复使用是会出事的。”

  钟红葵嘴巴里的事情,可大可小,不能忽视。

  “到底怎么回事?”

  钟红葵道:“我这个礼拜被小刀拖到夏威夷去了,我的房东告诉我,我的房间失窃了,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丢,柜子里那五十多根蜡烛被拿得一根不剩。”

  我不由自主地握紧手里的电话:“沈琦干的?”

  “除了他还能有谁!”

  “你的蜡烛是用来干什么的?”

  钟红葵犹豫了一下,我猜想她是在准备措辞,好让她说出来的东西尽可能可信一些。陆克忽然道:“那些蜡烛,就是我和沈琦上次在家里点的那些蜡烛。”

  我一愣,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和沈琦好奇心起,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做了实验。”

  “就是那个能看到前世的实验?”我道:“可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代表沈琦什么都没有看到,你那天回来,正好打断了沈琦的冥想,你觉得依照沈琦的性子,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吗?”

  钟红葵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现世的人要看前世是很费精力的,他拿的蜡烛太多了,足够他看好几轮的了,如果你不想让他出什么事的话••••••”

  后面的话我已经没心思再听,陆克扔了钥匙和衣服给我。

  我接过钥匙,道:“兵分两路,我去他的四合院,你去他的饭馆看看。”

  我驱车到他的四合院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院门已经落了锁,屋子里面空无一人,看起来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进过人。

  除了沈琦当年出国留学那一段时间之外,沈琦做任何事都不会离开我的视线,因为我是他的后盾,我永远无条件地帮他善后,他向我寻求帮助,就像孩子闯了祸会躲到父母背后寻求庇护一样,我就是沈琦的庇护。

  我们三个的性格不同,同一件事情我们的对待的态度甚至完全相反,陆克不会孤独,他不入世,世间的一切自然会来同他交涉,他热爱朋友,热爱生活,热爱一切,他喜欢同仇敌忾地去战斗,所以就算他面对意外孤立无援,也会有人来帮助他;我习惯了孤独,也习惯了孤军奋战,所以即使现在陆克和沈琦在我身边,面对有些事情,我仍然偏好一个人去面对;沈琦和我们两个都不同,他恐惧孤独,即使身处人群他也感觉寂寞,他曾经刻薄地形容自己,是只生活在一条苟延残喘的狗里的蚤子,面对意外,他会本能地抓住身边一切能抓住的东西,他无法容忍自己一个人。

  但是这一次,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在故意躲着我。

  “他为什么要躲着我?

  陆克把刚刚煮好的咖啡端给我:“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非自己解决不可的问题,或者是什么极其简单用不着我们两个管的问题。”

  “极其简单的问题?”我火冒三丈:“极其简单的问题他入室行窃?他至于偷走五十多根蜡烛吗?”

  钟红葵的电话适时来了,陆克抢在我之前一步把电话接起来:“他的餐厅和四合院里都不见人。”

  我讽刺他:“我能想象到,他现在一定在哪里租了个房子点蜡烛。”

  Y酷g◎匠、‘网sf首qV发1*

  陆克把我的话转述给钟红葵,钟红葵立即道:“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五十多根蜡烛,足够他进入前世四五次了。”

  我想把电话抢过来,陆克立刻从沙发上翻了下去,似乎很担心我一个不顺心把电话给砸了。

  陆克冲我挑了挑眉,意会了笑着对电话道:“你还是别提前世这回事了,否则辙哥会飞到夏威夷把你扔到海里去的。”

  钟红葵不跟陆克吵:“总要有人去把沈琦带回来。”

  “从哪里带?北京这么大,他要是有心躲我们,我们到死也找不到他在哪。”

  “在这里带不了,只能去上辈子带了。”

  “上辈子?”

  到这里我也实在听不下去了,“你们还真当沈琦回了自己前世?”

  “你有更好的解释吗?”

  “沈琦是个催眠师,蜡烛里又有大量的安神材料,加上钟红葵的语言暗示,他看不见自己前世才怪。”

  “可沈琦现在的确带着那五十多根蜡烛失踪了。”

  我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我虽然不信钟红葵的那一套鬼神之说,但是她的很多理论实际上存在着很多超时代的科学知识,就像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蛊,那种东西更像是一种病毒,人在某种程度上,用死亡的形式活下去。

  所以我真的不能确定,钟红葵这次的前世假说,是不是暗合了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又阴差阳错地真的让沈琦进入了“前世”。

  钟红葵道:“张问辙,你得把沈琦带回来。”

  我觉得自己无辜至极:“为什么是我?”

  “前世因,今生果,你和沈琦相识了十几年,前世必定有交集。”

  我忍不住想笑:“这不过是你的推测,更何况,我还不知道怎么进入前世,而且,这里甚至没有蜡烛。”

  陆克轻轻道:“上次我和沈琦在别墅点的蜡烛还没有用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