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见识过这幅画的神奇之处,音乐能感染人,画也可以。”

  “所以呢?一幅能感染人的画,又能怎么样?”

  “对你们普通人来说,它只是一件收藏品,但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只要利用得当,它会有非凡的价值。”

  “比如?”

  “比如军事。”

  我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王昊继续道:“你应该能想象得到,这幅画感染人心的力量,如果被无限放大,再活用到军事政治中,会发挥多大的作用。”

  的确,如果我们真的能运用技术找到这幅画感染人心的秘密,无疑会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武器,但同样,这种武器的出现,会带来让人无法想象的灭顶之灾。

  我的手心不由出了汗:“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我的样子像是跟你开玩笑吗?”他冷冷道:“其实,你和张曳是天敌,但你和我,没有恩怨纠葛。”

  我冷笑:“你想拉我入伙?”

  话音刚落,就听“叮”地一声,然后一阵玻璃碎掉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王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一把高尔夫球杆飞进来,王昊伸手把球杆抓在手里,球杆上全是血,还没有干透,像是刚刚经历完一场恶斗。

  钟红葵走进来,抽出身后最后一支高尔夫球杆,对着王昊扭了扭脖子。

  “别看了,姐干的。”

  王昊嫌恶地把球杆扔到一边:“钟红葵?”

  “我是来拿那幅画的。”

  王昊往后退了一步,微笑着伸出手:“自己拿。”

  钟红葵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立刻冲了上去,就在钟红葵快要触碰到那幅画时,她忽然像被烙铁烫到了一般,猛地把手缩了回来。

  我敢说,如果钟红葵要拿一样东西,哪怕眼前放着真烙铁,她被烫得皮开肉绽也不一定会松手。

  钟红葵骂了句脏话,看着画边上的符箓,冷笑道:“拿祖宗规矩压我是吧?”

  我看到这里算是明白了,钟红葵不怕受伤,也不怕死,她刚刚把手缩回来,忌惮的是画边上的符箓。

  夏沐阳从门口进来,看了一眼王昊,微微阖首,极为恭敬的样子。另一边的钟红葵从皮箱子里掏出酒瓶子,瓶口塞上布条,燎上火,正要往画上扔,这一动作被夏沐阳拦了下来。

  “什么情况?”

  “妈了个逼的,你也不看看那画边上贴了些什么鬼东西!”

  夏沐阳朝画上看了一眼,脸色也变了变。

  我见他们两个都不动,便顺势冲了上去,也是那一瞬间,我听到一声轻轻的“叮”声,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层无比细密的电网,一阵令人战栗的酥麻感涌上大脑,我收了力,猛地往后一退,狠狠砸在了地上。

  “张!”

  我整个人跌在地上,浑身痉挛不止。

  钟红葵立刻提起一边的球杆,冲着王昊狠狠挥了过去,王昊往后一躲,一个转身甩开绑在腰间的鞭子,鞭梢在钟红葵脸上狠狠划过去,刺痛传过来,钟红葵经不住一颤,一只手抓住鞭子,血从伤口处一点点渗出来。

  王昊顺着鞭子死死一拽竟然没有拽动,他挑了挑眉:“力气真大啊。”

  钟红葵双眼通红,拽着鞭子的手青筋暴起:“把画给我!”

  王昊微笑:“那画不是你的。”

  “它现在是我的。”那一瞬间,夏沐阳忽然发难,套着指虎的拳头立刻朝钟红葵砸了过去。

  “钟!身后!”

  钟红葵一转身,指虎在她脖子上蹭过去,王昊把鞭子在手上转了两圈,狠狠一拉,钟红葵立刻摔在了地上,夏沐阳抬起脚冲着她的胸口狠狠踩了过去!

  我清晰地听到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忍着痉挛爬起来,之前的电流弄得我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但是就在我爬起来的时候,夏沐阳从身后箍住我的双手。

  王昊慢慢走近我:“你的身体素质一定很好,一般人经受过这种电击不死也早就不省人事了,真想请你坐坐电椅,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我看不清他的脸。

  王昊接着道:“你知不知道,这地方可以防多少子弹?只要我愿意,它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坚固的监狱。”

  夏沐阳把我扔了下来。

  沈琦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惨真惨,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狼狈。”

  陆克撑着门:“抱歉,我们来得有点晚。”

  我撑着地面笑道:“还好,不算太晚。”

  两人立刻窜了进来,冲着王昊和夏沐阳便出了手,这两个人似乎无心打斗,避开攻击退到门口,联想到王昊之前的话,我立刻道:“不要让他们出去!”

  可是等我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听“叮”地一声,门应声而关,陆克冲到门前,碰到那冰凉的门板,陆克就知道不对劲了。

  这门关闭有4000吨,相当于一架飞机的重量,没有人能徒手把门打开。

  沈琦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怎么样?”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你别靠着我,我想安静地捋一下脉。”

  沈琦又跑到了钟红葵身边,想要把她扶起来:“你呢?没死吧?”

  “你别动我,我肋骨好像断了。”

  陆克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研究锁,其实锁全部暴露在门的那头,露在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我觉得恢复地差不多了,撑着墙慢慢走到陆克身边:“怎么样?能开吗?”

  陆克摇摇头:“太复杂了。”

  沈琦道:“你不是一般的锁一捅就开的吗?”

  “那也得是一般的锁,这锁的结构我只在CIA见过,而且我现在看到的还不是这锁的全部。”

  “你必须把它打开!”

  “我开不过来!我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复杂的锁,这不是一个回形针就能解决的,这不只是机械的问题,还涉及到解码,这里连台电脑都没有。”说到这里,他一下子站起来,止不住往后踉跄了一下。

  我赶忙扶住他:“你怎么了?”

  “辙哥,我好像有点呼吸困难。”

  我环顾四周,天哪,这鬼地方居然没有通风口。

  “我们四个人在里面,氧气很快就会被耗尽的。”

  沈琦笑着捏了捏拳头,望向钟红葵:“不然我现在先宰掉一个?”

  “沈琦,你要在这里跟我动手吗?”

  陆克揉揉太阳穴:“如果有台电脑,说不定我还能试试。”

  钟红葵忽然开口:“平板行吗?”

  陆克愣了一下。

  沈琦道:“你怎么把平板带进来的?”

  “我是打进来的,没有接受检查。”

  我调整了呼吸,用光了钟红葵皮箱子里所有的炸药,才把门上的锁,炸出一个开口,陆克从锁里面牵出几根金黄色的线,拆开平板,连到平板背后。

  经过一段令人紧张的等待时间之后,平板亮了起来。

  陆克惊喜道:“连得上!”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但是几分钟之后,他又重新皱起了眉头,“我已经黑进他的安保系统了,但密码有无数种可能。”

  沈琦笑道:“难道要一个个试吗?”

  陆克的呼吸有些急促:“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而且这密码错三次就会永远关闭。”

  我揉揉太阳穴:“陆克,你先去开机械锁,密码我来想办法。”

  “你能想什么办法?”

  “想想王昊,他那样一个人,会设什么样的密码?别问我沈琦,你是心理学家。”

  沈琦烦躁地抓抓脑袋:“把他的性格描述给我。”

  “聪明,强大,骄傲,权威。”

  沈琦道:“你就不能用几个贬义词吗?”

  我接着道:“他有些传统,门规很重,有很强大的使命感。”

  沈琦放下手:“跟你很像啊,闷骚怪,如果是你,你会把什么设成密码?”

  “姓氏。”

  沈琦爬到平板前:“我来试试姓氏。”

  四个字母输进去,平板上很快就出现了“密码错误”的指示。

  “不对,不是姓氏。”

  我打断他:“你的想法不错,但不一定是‘王’姓。”

  沈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的意思是,他不姓王?”

  “张曳跟我提过,他的家族保留了满清时期很多贵族老规矩,满清贵族,那就应该是满族人。”

  沈琦顺手就把“爱新觉罗”这几个字输了进去。

  看见“密码错误”的指示我差点没想拿平板砸死他:“我只是说他是满族人!我没说他姓爱新觉罗!你脑子里的贵族姓氏就只有爱新觉罗这一个吗!”

  沈琦瞪大眼睛:“所以呢?你知道满清有多少贵族姓氏吗?光上三旗就有多少个?”

  陆克忽然松了口气:“我这里搞定了!你们这里怎么样?”

  沈琦道:“卡在姓氏这里出不去了。”

  “王昊的姓氏?”

  “你知道他姓什么吗?”

  “我爷爷跟我提过,可是我当时还小,我只记得好像有个佳字。”

  “你光知道有个佳字有什么用,迟佳,常佳,敖佳,安佳•••太多了。”

  我沉默良久:“你们还记不记得何宝瑞?”

  “你说长白山的那个?”

  “他和王昊有血缘关系,你说,会不会和他的何姓有关系?”

  沈琦皱了眉头:“何佳氏?没听过啊,八旗里有何佳氏吗?”

  “没有何佳氏,但是有马佳氏。爱新觉罗•弘明,继夫人马佳氏,但也有说法称何佳。马佳氏起先多为镶黄旗,入关后部分分支被封为正黄旗。这算满洲八大姓之一了。”

  沈琦道:“我来试试‘马佳’。”

  平板上立刻出现了“验证通过”几个大字。

  “太好了!”

  欢呼之后,门并没有马上打开。

  陆克立刻去查门上的锁:“需要最后一步,在外面,用指纹开。”

  沈琦骂了一句脏话,空气越来越少,钟红葵已经近乎虚脱,之前的一切工作就好像全部白做了,陆克靠在墙上,不再说话。

  沈琦笑着爬到我身边来:“我头好晕。”

  我也不想把他推到一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门忽然一个震荡,画前的电网不见了,平板在地上被拖开,张曳笑着站在门口,冲着我晃了晃手里面的指纹贴:“你打算怎么谢我?”

  我没有说话,安静地爬起来,拿起钟红葵扔在地上的酒瓶子,燎上火,冲着那幅画狠狠砸了过去。

  s。最{v新'x章节im上)酷匠\)网q@

  我倒不是没有精力再研究那幅画,而是我没有信心,能保证这幅画不再落入王昊手中,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张曳没有惊讶,火势慢慢加大,我们互相搀扶着,从火场里走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