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视线5

  “王昊”这个名字,大家想必应该不会陌生,因为在上个故事的最后,王昊这个名字就已经出现过了。

  再往远点说,四间当铺的一次会晤,让我对这个人心思缜密的行事态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身边的保镖甚至全部用人皮面具易容成了他本人的样子,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王昊。

  简而言之,他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无论是我,还是陆克沈琦,都曾经在他手底吃过亏。

  张曳的家族企业虽然混得风生水起,但是面对王昊,还是小巫见大巫。

  张曳说出“王昊”这个词后,便一直默不作声地观察我的表情,似乎在等着我发表点什么意见。

  见到良久不说话,他开口了:“其实我跟你一样好奇,甚至,我比你还要好奇,你不觉得所有人都对那幅画感兴趣吗?你不觉得所有的人都很可疑吗?”

  “夏沐阳把画卖给你,又千里迢迢来找你,他一个远在加拿大的大提琴手,为什么可以在台湾的画廊里以主人的姿态对你介绍那幅画?”

  “钟红葵,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为什么要对那幅画耿耿于怀,甚至于让龙小刀带她进了她从来没有进过的拍卖场,还差点出高价买下那幅画,她又是从什么地方听说那幅画的?”

  “王昊,一个庞大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他为什么会注意到那幅画?又为什么要通过我把画买下来。”

  张曳看出了我的犹疑,笑道:“还有我,我和王昊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他买那幅画,又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我到底在帮着谁?”

  他这是故意扰乱我的思路,但是,他说的那几个问题,我又实在回答不上来。他低着头喝茶,再不同我说话,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无论是王昊还是张曳,又或者钟红葵夏沐阳,他们每个人都比我知道得要多,这让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看来你对我们调查得很清楚啊。”

  张曳喝完了茶,抬起头继续道:“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你现在这么若无其事地站在我面前,就像你好像已经想到对策了一样。”

  他又笑起来:“对啊,我想我们可以再合作一次。”

  他的态度让我摸不着头脑:“合作?我拿到那幅画?那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咱们两个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你不把那幅画的特别之处告诉我,我又为什么要把我的原因告诉你。”

  我和他是生来的敌人,但他说的没错,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我和他的这种敌对状态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直以来,我们之间无比幼稚的对峙和撕扯,都让我觉得我退化到了婴儿时期,可笑无比。

  即使当初是在四间当铺合作,我和他之间依旧有所保留,无时不刻不在防范着对方,但是我和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情时我们必定要为整体考虑,所以,在四间当铺里,我和他能在上一秒还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下一秒就一起合作拿夔纹恶鬼璧,这不成矛盾。

  “那我又怎么确定你不是在诳我?”

  “就算我现在在诳你,你有办法吗?没有我,你进的去王家吗?”

  我从张曳的别墅里出来的时候,钟红葵和夏沐阳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我出来,立马迎上来询问。

  “怎么样了?”

  “你们看我两手空空,就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钟红葵叹了口气:“早就猜到他不会那么轻易把画还给你了。”

  “不止,比那还要麻烦,张曳把那幅画送到了王昊手上。”

  夏沐阳一愣:“王昊?”

  我道:“你认识?”

  “之前在台湾的时候也有一个人对那幅画很感兴趣,他在签名板上留下的名字就是王昊,不过他没有留具体的地址,我以为他只是好奇,并不是真正想要那幅画。”

  我叹了口气:“恐怕他是真的想要那幅画。”

  钟红葵干笑一声提着皮箱子退后一步,看了看我,又把视线移到张曳的房子上,那神情好像在看什么恐怖的东西:“好,你们来吧,我不玩了。”

  我道:“你不打算要那幅画了?”

  “你别跟我提这个!”她看起来火气有点大,说完那句话之后她便径直离开了,连头都没有回。

  夏沐阳冲着我耸耸肩:“现在你还打算要那幅画吗?”

  “当然,我也正好想见见王昊。”

  他没有再说什么,随便寒暄几句之后,他回了他自己的旅馆。

  我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地拨通了陆克的电话:“我想让你帮我查点事••••••”

  我回到别墅的时候,陆克和沈琦已经重新聚在楼下大厅里了。我不是蠢货,沈琦陆克也不是,张曳说的那几个问题我的确回答不出来,但是我却实实在在考虑过。

  ——钟红葵和夏沐阳的出现太过巧合,他们绝对有问题。

  陆克把笔记本电脑上的数据给我看:“我听你的去查了一下王昊的航班记录,有点难,不过还是挖出来了,他在这几个月之内都没有去过台湾,也就是说,夏沐阳不可能在台湾见过他。”

  `(看E正版$章节d《上√Q酷,I匠网

  沈琦也道:“我也去打听了一下关于龙小刀这个人,就是个小混混,说破天了也就是有个当官的爹,他家混得是政治圈,和王昊没有多大关系。现在看,不过被钟红葵利用了。”

  我和陆克的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唯一没受影响的估计就只有沈琦了。

  他看起来无比兴奋:“刚刚我随机应变得怎么样?本来只打算在钟红葵面前做戏的,没想到夏沐阳也来了,我演技大爆发啊。”

  我没好气道:“所以你就把我的沙发踩了?我们之前有这么商量过吗?”

  陆克笑道:“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辙哥看着沙发上的印子,脸都黑了。”

  “这才显得逼真啊。”

  我没理他,接着道:“刚刚我从张曳那里出来,提到王昊这两个字,钟红葵立刻就退步了,似乎很忌惮他。”

  陆克接道:“其实,你们有没有发现夏沐阳和钟红葵的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

  “箱子不离手啊,无论是钟红葵的皮箱子还是夏沐阳看起来就重的大提琴盒,他们随时随地都带着。”

  钟红葵的箱子,里面的东西堪称应有尽有,我甚至看见她从里面掏出过两个平板电脑,但是更多的,是一些符箓和防身用具及药品,这是她多年来闯荡江湖的习惯,也是她作为一个“江湖骗子”的职业习惯。

  而夏沐阳,我第一次见他,他便背着大提琴,即使后来风风火火来到我的别墅,他依然背着大提琴,他若不是一个非常忠诚的大提琴手,就极有可能和钟红葵一样。

  两个相似的人会晤,会有一种细微的感觉,就像野兽嗅到同类的味道一样,人在漫长的发展中,依然保留着这一原始的特点。

  那么夏沐阳和钟红葵是否早已经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有过交流呢?

  陆克道:“夏沐阳认识王昊,但是在我们面前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表面上和钟红葵不认识,但极有可能已经私下有过联系;钟红葵忌惮王昊,又对画感兴趣,我们还不知道钟红葵的退出是不是真的;我们在他们两个面前表面上不合,但实际上只是做戏;张曳帮着王昊,又想同辙哥合作,到这里,情况已经复杂得有些过分了。”

  我叹了口气:“何止,我刚刚答应了张曳,要和他合作。”

  陆克苦笑一声:“那就更复杂了。”

  沈琦则张大嘴巴:“不是吧,那可是张曳,他万一想害你怎么办。”

  陆克拍拍沈琦的肩膀:“所以我们现在两个极其重要,辙哥和张曳合作,我们两个是绝对不能参与的,不然只会节外生枝,但是我们又不能不参与,所以只能在暗地里做手脚。”

  沈琦烦躁地揉揉脑袋:“天哪,不就是一幅画。”

  “对。”陆克笑着补充:“还有那幅画,既然夏沐阳对我们有所保留,所以他说的关于那幅画的故事便不一定是真的。”

  沈琦连忙挥手让他停下:“打住打住,闭上嘴巴,越说越乱。”

  陆克笑着不说话了。

  沈琦转过头来看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王昊那里?”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今晚八点,张曳和我一起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