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难道真的觉得张曳花五千万把那幅画买下来,就是为了气我吗?”

  “还能因为什么?你和张曳除了之前那些陈年旧仇还有别的纠葛吗?”

  “我比你了解他,张曳绝对不是那种会为了噎我花五千万的人,他是个商人,利益是对商人而言有多重要?”

  沈琦没好气道:“你说了这么多,就不是想把画拿回来。”

  “对,”我懒得跟他争辩,索性直接承认:“我就是要把那幅画拿回来。”

  沈琦道:“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张曳,别人还行,你要上赶子救他的命?”

  “我只是想拿回画。”

  我的张曳的关系再糟糕不过,不谈他在拍卖会上给我难堪,以往我和他针锋相对,他虽然捞不到好处,但是我或多或少也有吃瘪的时候。所以,我远没有陆克或者夏沐阳那么伟大,直接点说,那幅画对张曳的伤害有多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要拿回画,只是因为那幅画本身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但我的回答嚼在沈琦嘴巴里却已经变了味道,他跳起来:“说到底你还是要去帮张曳,你早就决定好了,干嘛跟我们商量?”

  我被他蠢到头疼。

  “我完全没有跟你们商量!我只是在通知你们,我要拿回那幅画!”我的视线在众人身上转过一圈,最终回到自己的威士忌酒杯上:“仅此而已,你们还有谁有异议?”

  陆克笑着拿酒杯轻轻碰了一下我的酒杯:“我没有。”

  夏沐阳温和地笑笑:“我也没有。”

  钟红葵举着空了的酒杯:“我不参加意见。”

  沈琦干笑了几声,脸色极其难看:“好,好,就算这破地方就只有我一个正常人是吗?”

  我看着他,眼中的逐客意思已经很明显。

  !酷M匠*网D首发'(

  他站起来,拿了衣服,没有碰一点威士忌,撂下一句“我回家了”便踩着我的沙发走了,他故意的,特意在我的沙发上留下了几个难看的脚印子,仿佛这种孩子气的行为能气到我。

  如果是这样,他成功了,我真的被他气到了。

  陆克道:“沈琦以为你要去救张曳,所以才生气。”

  “我当然知道,”我没好气道:“这家伙的脑子永远一根筋,他为什么就不能像你一样,坐下来冷静思考一下我的意思。”

  钟红葵哈哈一笑道:“他和小时候一样,一点没变,沈琦这样才是沈琦,正因为这样,你们三个人才能互补,就像直角三角形的三条边,长短不同,但牢不可破。”

  陆克笑道:“我喜欢你的比喻,所以现在我们怎么拿到那幅画?”

  陆克最后一句话是同我说的,里面用了个词,说的是“我们”,而我面对这件事,本身没想过让陆克参与,(沈琦就不用说了,他遇到张曳,智商就直线下降)陆克的身份特殊,他走到外面,代表的是整个陆家,尤其是在面对这些家族的时候,他初来乍到,不能犯一点错误。

  “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陆克一愣,明显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怎么可能跟我没关系,那幅画是我拿到拍卖会上去的,再说了,我们不是搭档吗?”

  “你还知道那幅画是被你拿到拍卖会上去的?真的,你和沈琦两个人中但凡一个人能用点脑子,少干点蠢事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陆克的脸色越来越差,等我说完最后一个字,他把酒杯往桌子上一磕,径自上了楼也懒得再搭理我了。

  看完全程一直不说话的夏沐阳有些尴尬:“我是不是来的不时候?”

  “没有,相反,我要谢谢你告诉我关于那幅画的事情,你放心,我会把画还给你的。”

  “拜托,”钟红葵道:“他家的防盗系统装得跟美国中情局一个样,你确定你进的去?”

  “谢谢你提醒我,我有说过我要走窗户吗?”

  当天夜晚,我没有和陆克沈琦或者任何人打招呼,径自驱车去了张曳的家,他的家比我的别墅要大上好几倍,只是地面上,还不包括他花大量时间与金钱修葺的地下室,我曾经来过一趟,竟然足足有四层之多,比起沙漏的地下实验室,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时我出了他家之后,曾经发誓再也不要踏进这里一步,而现在,我站在他家铁门前等待保安通报,进行例行公事的搜身,再等待管家把我领进去,整个过程复杂无比,让我感到无比羞辱。

  我被领到一间极其舒适却简单的会客厅里,张曳似乎刚刚健完身,见我的时候还穿着运动服。

  他见到我的表情,自然少不了揶揄几句:“哟,大作家,不是说再也不来我家的吗?”

  我实在没有心思跟他耍嘴皮子便直接切入正题:“我要那幅画。”

  张曳闻言一怔,随即笑起来,拿过仆人递上来的毛巾擦汗,又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喝茶,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停止脸上额笑容,并且一直用一种无比悠闲的目光看着我,我恨不得冲上去朝他大挥拳头。

  他笑完了,放下茶杯看我:“Why?给我个理由?”

  “那你要那幅画做什么?就为了在拍卖会上气我?”

  张曳不急不缓:“五千万一幅画,你总不能白要吧。”

  “那幅画并不是值五千万。”

  张曳看着杯里的茶,许久没说话,良久,他抬起头看着我,笑得无比奸诈:“正好相反,你为了一幅画来找我,只能说明,那幅画不止值五千万。”

  “该死的!你别在这里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只要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能把那幅画让出来?”

  张曳嗤笑一声:“你先告诉我,那幅画为什么那么重要?”

  我努力压抑自己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那幅画,是我一个朋友的,我要还给他。”

  张曳挑了挑眉:“所以呢?你朋友为什么要那幅画?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那幅画?”

  我被他的话吸引住了:“你说每个人是什么意思?”

  “每个人就是每个人。”张曳道:“说来也巧了,你的一个朋友想要那幅画,我的一个朋友也想要那幅画。”

  我愣在那里,还没来得及考虑他话里的意思,却听他继续道:“在你来的一个钟头之前,那幅画已经被我送到了他的手上,你想要那幅画,去问他要。”

  “他是谁?”

  张曳打量着我,笑了笑,轻轻吐出两个字:“王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