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视线3

  我把车驶回别墅,到了门口,才发现钟红葵已经提着皮箱子站在门口等我们了。

  我也不理她,径直停了车拿了钥匙就要回屋,钟红葵连忙追过来:“你别当没看见我,那幅画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陆克进了屋子,自顾自地取了威士忌和冰块回来,给我们每个人倒了一杯。

  沈琦躺在沙发上抻手:“给我多拿点冰块,我缓缓痛。”

  我道:“别在这里装可怜博同情,点了一下脉而已,有这么痛吗?”

  沈琦倒在沙发上彻底不想再跟我讲话了。

  钟红葵大口地灌威士忌,我指着她:“你呆在这里干什么?”

  “还不都是因为你,那幅鬼画你从哪里弄来的?”

  她说鬼画,尽管我不知道钟红葵是从哪里得知这幅画的,但是她既然能说出这个词,就说明在她看来这幅画是有问题的。

  “没什么好解释的,有问题就是有问题,这是我们这种人的直觉。”说到这里她已经把陆克倒给她的威士忌已经全部喝完了,她把杯子里剩下的冰块掏出来放进嘴巴里嚼:“你那幅画从哪里挖出来的?”

  我正要回答,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看着在沙发上挺尸陆克和沈琦,又看了看一直在嚼冰块的钟红葵,只得自己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前不久才在台北见过的夏沐阳,他满头是汗,背上还背着大提琴,我忍不住惊讶了一下,我和他萍水相逢,不过是吃过几顿饭的交情,更何况,我并没有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他。

  “夏沐阳?”

  他笑道:“我总算找到你了,老天,你住得真偏。”

  “你找我有事?”

  “是的,”他的脸上露出些歉意:“对不起,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跟我道歉?”

  “没错,是关于那幅画。”

  他谈到那幅画,我立刻叹了一口气,依照现在的情况,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我把他带进屋子里,给他倒了杯冰牛奶。

  更t新最}快上酷匠V网》:

  沈琦不耐烦道:“怎么又来一个?还嫌场面不够乱?”

  我道:“那幅黑色的画,就是从他那里买过来的。”

  夏沐阳没有喝牛奶:“就是那幅画,我有个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

  你能不能把那幅画退给我,我可以退给你双倍的钱。”

  陆克笑了一声:“你确定你付得起双倍的钱?那幅画现在可是价值连城。”

  夏沐阳不解地看着我。

  我道:“不是我不想还给你,而是我现在的确没办法还给你,那幅画,已经被拍卖出去了。”

  夏沐阳一愣:“你把它卖掉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陆克和沈琦,叹了口气道:“是我的错,这是个意外。”

  陆克讶异地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把他们的错拦下来。沈琦倒是一点都不领情:“拍卖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一般的拍卖还好,偏偏还是慈善拍卖,现在这幅画被炒到了五千万,谁有钱再把画要回来。”

  五千万这个词成功地让夏沐阳沉默了好一阵,过了好久,他才慢慢道:“为什么会被拍到这个价钱?

  我并不想跟他解释太多,这里面各种原因也的确复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张曳是哪根筋搭错了用五千万把这幅鬼画买下来,鬼画,鬼话,真是无聊至极。

  “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讲。”

  夏沐阳的脸上露出极其为难的表情:“可是那幅画不能就这么流传在外面,我必须把它拿回来。”

  “为什么?”他的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那幅画为什么不能被流传在外面。”

  夏沐阳皱起眉头,欲言又止。

  我看了着急,便道:“你这么吞吞吐吐,不说出实话来,我怎么帮你把那幅画要回来?”

  夏沐阳叹了一口气:“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说出去,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

  陆克道:“你还是快点说吧,你要是再不说,辙哥能被你急得昏过去。”

  我看了他一眼,他冲我调皮地笑了笑,很明显,他已经对在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完全释怀了。

  夏沐阳道:“你还记得那幅画的名字吗?”

  “我当然记得,那幅画叫做眼睛,那个画家,是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盲人。”

  “不止是这样,那个画家,他本来并不是一个盲人,他是在一场车祸之后才成为盲人的,但是,他和一般的盲人不同。”

  “怎么个不同?”

  “那个画家,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的生活,却并没有因为失明造成任何困扰,他照常过马路,看电视,甚至是开车。”

  我楞了一下:“这算什么盲人?”

  沈琦道:“他不会是装瞎子来骗残疾人补助的吧?”

  夏沐阳挥挥手:“但是他的确是个盲人,医院的报告单不会骗人,而且,在他眼中,这个世界的确是浑浊一片的。”

  客厅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盲人这个词我们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但是这个画家对外表现出来的一切,却又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陆克忽然道:“你们听说过天眼吗?”

  钟红葵看着他:“佛家的那种天眼?”

  他们所讨论的,是佛家归纳的五眼之一,是指从凡夫至佛位,对于事物现象终始本末的考察功能。

  我是个无神论者,自然也不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我嗤之以鼻:“无稽之谈,你们难道觉得,这个画家,因为一场车祸开启了天眼,这么一来,那些人还修行什么,找辆车撞自己一下不就可以了。”

  陆克道:“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想说,人的眼睛是有限制的,我们无法看见别人眼中看见的东西,所以我们也并不知道,别人看见的东西和我们所看见的,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

  沈琦被他搞糊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别说绕口令。”

  陆克接着道:“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不同的,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其实是我们的大脑对这个世界主观反应,并不是真实的,确实的世界。”

  陆克的话我表示赞同,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到要点上来。

  “我的眼睛就和你们所有的人不同,我的眼睛对颜色的分辨率极强,它能分辨出两种相近颜色间极其细小的差别,所以,我看到的世界和你们也是不一样的。”

  沈琦挑了挑眉:“你举个例子。”

  陆克面不改色继续道:“比如之前那幅画,我知道,在你们看来,那不过是漆黑一片,但是在我看来,那幅画上却画了一只眼睛。”

  沈琦几乎跳起来:“我就知道,怪不得我每次看到那幅画,都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敢情那幅画里面真的有一只眼睛在看着我。”说到这里,他有些孩子气地拿靠枕砸陆克:“为什么老天对你这么好,鼻子像狗也就算了,眼睛都快赶上光谱测试仪了。你怎么没去看看卢浮宫里的那幅蒙娜丽莎,没准你还能看出她微笑的秘密呢。”

  陆克笑着接住他砸过来的靠枕:“那幅画我很早就看过了,我知道她微笑的秘密,你想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

  夏沐阳连忙打断他的话:“你还是别说这个好。”

  “为什么?”

  “有些东西就是要保留一点神秘感的,不然就没有魅力了。”我道:“还有,你们没发现你们跑题了吗?我们还是好好讨论那幅画吧。”

  陆克点点头,放弃了那幅《蒙娜丽莎》,接着道:“其实,我就是想说,我们相处在同一个世界,看到的东西却不同•••”

  “你是不是想说,画《眼睛》的那个作家,看到的其实是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样子?”

  “谁知道呢?”陆克笑道:“佛门还有万千法相一说,其实,谁知道这个世界本来是什么样子的,盘古开天辟地,看到的本来也只是混沌一片,和这个画家眼中的世界没有任何区别。”

  佛说世间一切皆虚妄,没准,那些佛,拥有陆克一开始所提到的“天眼”,他们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所以说出“皆虚妄”这种话。而我们又如何肯定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没准那个画家眼中的世界,才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样子,漆黑一片,一片混沌,就像那幅《眼睛》一样。

  客厅里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最终由沈琦打破平静:“我才不要在这个时候思考人生,咱们接着来说这幅画的事情。”

  夏沐阳道:“那幅画很诡异,画家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却在画完那幅画后死亡了,你知道的,这种事情总会被传出很多种说法。”

  我皱着眉头:“不过是胡言乱语人云亦云。”

  “不止这样,画家的死因现在还不明朗,你也能感觉到,每当你看到那幅画的时候,总觉得有个人在透过那幅画盯着你。有人说,那个画家,把自己画进了那幅画里面,他还在画里面。”

  钟红葵起了兴致:“我就说吧,那就是一幅鬼画,我的直觉是不会出错的。”

  我艰难地开口:“所以,你觉得那幅画里面•••藏了一只•••一只•••”

  除了夏沐阳以外,所有的人异口同声:“一只鬼!”

  我难受地舒了一口气。

  陆克哭笑不得:“辙哥,不至于吧,这个字不见得那么难说出口吧。”

  我硬着头皮道:“我的字典里没有‘鬼’这个字。”

  沈琦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应该把钟红葵的字典借来,她的字典里全是‘鬼’字。”

  钟红葵面无表情一个靠枕砸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