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三个货啰啰嗦嗦干什么?”

  我一回头,愕然怔住。

  在我们身后坐着的,竟然是钟红葵,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女人,她扎着绑腿在酷日下练功,她流着血在拳击场上战斗,但你绝对无法想象,有一天,这样一个女人,会端正地坐在嘉宾席上看展览会。

  “你怎么会在这里!”

  钟红葵道:“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

  “这种场合不适合你,你也进不来。”

  她笑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看到了那幅画,”她的语气有些犹豫:“那幅画不对劲,给我一种很不祥的感觉,我来带走那幅画。”

  沈琦笑道:“你知道那幅画的底价是多少吗?”

  沈琦的语气里充满不屑,他的意思也非常明确,钟红葵买不起这幅画。

  “你能泡马子我就不能钓凯子吗?”钟红葵站起来,冲着门口一个东张西望找人的男孩招手。

  “葵,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他在钟红葵旁边的空位置坐下:“如果不是你要说要来,我才不来这种场合。”

  沈琦看清那人,稍稍愣了一下:“龙小刀?”

  “你认识?”

  “北京这片有名的官二代,小混混。”

  既然是官二代,带钟红葵进这片地方也是易如反掌的。

  龙小刀翘起二郎腿:“你们底价开了多少?”

  “五十万,举一次牌默认五万。”

  钟红葵笑道:“这幅画落到我手上,总比落到别人手上好。”

  尽管不知道钟红葵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她说的的确没错,钟红葵是这里最适合拿到这幅画的人。

  “等会你就开价吧,你花多少钱买这幅画,我就付多少钱给你。”

  钟红葵笑道:“你这是找我做托?”

  龙小刀道:“用不着你花钱,她想要那幅画,我自然会帮她买下来。”

  陆克和沈琦对视一眼不说话,我也了然于心,年轻人,为了博美人一笑,总归会做出一些没道理的事情。

  拍卖很快便开始了,前面的拍卖品寥寥几个过去得很快,等到那幅画被推上来,再出现在大银幕上时,底下的人一片哗然,这种哗然,不仅因为这幅画是由陆克做担保人,更因为这幅画本身,虽然没有原因,但是这幅画的确有一种能感染人心的力量。

  “这是一幅由张问辙张先生捐赠的泼墨图,开价五十万,现在开始竞价!”

  话音刚落,竞价声此起彼伏,有人甚至不用牌子直接提价,突破一百万之后,人群开始沸腾,短短十分钟时间,数个会合下来,这幅画已经由原来的五十万被炒到了五百万。

  龙小刀一次没叫价,等到拍卖师即将落槌的时候,他忽然举起了手上的牌子:“八百万。”

  他的语气淡淡的,但足以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年轻人爱出风头,在这种时候开这种价,出风头的心思早已经超过了对这幅画的追求。

  就在所有人以为事成定局,而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比龙小飞还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轻轻的,几不可闻,但是却清晰无比,他说:“一千万。”

  我心里一惊,那人对上目光,冲着我笑了笑。这个人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但的确是我的克星。

  张曳,我在《秘密》这个故事中曾经提到过他,当是大闹四间当铺他也有份参加,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但是从我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他便处处跟我作对。我自认脾气不好,一般的挑衅就足够让我喝一壶了,这个人偏偏次次撞我的枪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但是这个人偏偏又让我无可奈何,因为他不仅是我的克星,还是北京城里有名有姓大家族的接班人,他的能力智商都不是一般草包能比的,我对他无可奈何。

  龙小刀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继续提价:“一千五百万。”

  张曳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两千万。”

  钟红葵看了一眼张曳,觉得不对立刻按住要举牌子的龙小刀。

  龙小刀疑惑道:“你如果真的想要那幅画,我帮你•••”

  钟红葵摇摇头,眼睛却警惕地盯着不远处的张曳:“不用。”

  张曳对着我冒出了一个带着挑衅意味的诡异笑容,沈琦忽然道:“两千五百万。”

  我猛地一惊:“沈琦,你搞什么鬼!”

  钟红葵也愤懑道:“你疯了?你斗不过他的,你跟他玩他会杠到你倾家荡产的。”

  张曳的背后,有整个家族产业作支撑,他的资金源源不断,而沈琦,他的家底我再清楚不过,他是有钱,他四合院子里的古董足够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再多的钱,总归有花完的那一天。他实在不该花二千五百万买一幅画。

  陆克忽然开口:“沈琦,买下那幅画,我付钱。”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想干什么了,陆克有钱,他的家族资产甚至可以可北京王家并驾齐驱,但是他现在到底还没有接手任何家族生意,现在他根本就是在玩火。

  张曳看了一眼沈琦,目光在我身上停了停:“三千万。”

  该死的,就算陆克在这里,这个价钱也早就超过了它的价值。

  沈琦还是不肯认输:“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五千万!”

  这已经完全是这两个人在赌气了。

  钟红葵揉揉太阳穴:“这世上真有白痴。”

  !酷/匠b}网正版%√首!发b

  龙小刀也是一脸难以置信:“你们两个是在玩过家家吗,这到底是什么画?”

  “沈琦够了!”

  “不够!”

  “这幅画不止这个钱!”

  “这幅画本来就不值这个钱!”

  我见过很多拍卖会,动辄上亿的也不少,如果这幅画出自名家大师之手,五千万绝对算不上贵,但是这幅画,只是出自一个籍籍无名的台北画家之手。

  陆克仔细端详手里的酒杯:“他叫价,我付钱。”

  沈琦不领情:“你觉得我买不下那幅画?”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场闹剧到此为止,你们两个人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拍卖师已经在倒数,我立即反手扼住陆克,同时狠狠点了沈琦的麻穴,沈琦没想到我有这手,整个人猛地一个抽搐,陆克刚想反抗,却听台上一个落槌。

  “来不及了。”

  拍卖师也没有想到这幅画能卖出这个价钱,“这幅泼墨图,由张曳张先生以五千万买入。”

  陆克皱着眉头,沈琦双眼通红地瞪着我。

  我不理会他,径直走到张曳面前,对上他的笑容,冷冷道:“花五千万买一幅画,你好气魄啊。”

  张曳笑容不变:“反正是做慈善,就当是行善积德了,况且,花五千万看你露出这种挫败的表情,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我输了一盘,却也想掰回点面子:“你不怕我是故意抬高价格诳你吗?”

  “不会,”他得意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忽然把这幅画收回去,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想要那幅画,不然你轻轻一点,沈琦也不会痛到现在都缓不过神来。”

  我回头看沈琦,他抓着椅子把手,似乎是疼得狠了,陆克拉着他的手帮他捋脉。

  钟红葵离开得很快,画被买走,我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一路上陆克和沈琦都没有说话,像是还在生气。

  我知道他们心里很好受,但是我心里也不舒服,如果不是陆克和沈琦两个人坏事,那幅画现在还在我的书房好好放着。

  “你们两个再生什么鬼气?这里最应该生气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现在画被你的死对头带走了。”

  沈琦紧跟一句:“带走了。”

  “我还得好好想想怎么跟我二叔交代。”

  “怎么跟二叔交代。”

  “你们两个少一唱一和地气我。”我被气得不轻:“这种状况到底是谁造成的。”

  他们两个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