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的无人区里面信号极其不稳定,如果钟红葵真的进了无人区,那么就算她的身上带着追踪器,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她的具体位置,长白山的无人区约有61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600多米。往里去便是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人员稀少。要在里面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非常讨厌去这种地方,因为以往我每次去这种地方,都有逼不得已的理由,而且每次都弄得狼狈不堪几乎丧命。

  沈琦一路小跑欢快地上楼,语气轻松:“闷骚怪,我问过下面的的人了,他们说,看见一个女人拿着一只行李箱走了,那小鬼应该被关进那只行李箱里了。”

  我瞥了他一眼:“回酒店,收拾东西,在她完全进入无人区之前追到她。”

  “喂!”沈琦抗议:“没有这样的!说好来长白山是来度假的,为什么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

  之中杂事繁多,此处略过不议。

  我和陆克沈琦跟着钟红葵的时断时续的信号一路追到长白山天池往南,摩托车不能再进,越往里面去,信号越差,到后来就完全消失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那个小小的黑色金属硬件已经被踩碎了扔在雪地里,很明显是被钟红葵发现了。

  直到这里,我们还没有完全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无人区。

  “不能再跟了,钟红葵把脚印扫掉了,就算继续往前跟,也追不上她。”

  我沉默了一会,无人区太大了,而我们甚至连钟红葵要去哪里都不知道,但是我并不想就这么放弃,尤其现在还牵扯到了何宝瑞的安全。

  陆克摸摸鼻子:“我或许跟到她,但说不清可以跟多远。”

  沈琦看着他。

  陆克解释:“我闻到一股白酒的味道,应该是钟红葵用来御寒的,但是这股味道散得太快了。”

  陆克的鼻子起到很强的作用,我也一直知道他嗅觉灵敏,不过就今天的场合来看,他给我的惊喜实在太大了。我简直要忍不住抱住他:“陆克你简直是我的救星。”

  沈琦是真的不想再继续跟了:“这你都闻得出来,你敢不敢再逆天一点。”

  我们一直走到第二天的黄昏,陆克停下来揉了揉太阳穴,长时间的作业使他头晕险些没站住,此时我们已经走了好几个钟头,眼前除了茫茫的雪原空无一物,陆克捂住鼻子,他的鼻子通红,不知道是冻的还是闻东西闻得太久。

  “我什么都闻不到了。”

  “你流鼻血了。”我把纱布塞进他的鼻子里,然后抵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往后仰,“是味道散光了还是你的鼻子需要休息?”

  “我不知道,我的头有点晕。”

  我清楚现在这种情况是很难再往前走了,便留下来原地扎寨,陆克的头实在晕得厉害,帐篷扎好便躺进去休息了。

  我架了篝火烧了点热水,沈琦捧着杯子,把头埋进杯子热水飘出来的白茫茫蒸汽中,不知道有没有睡着,我晃了晃他:“累了就去睡觉,别在这里碍眼。”

  他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爬进了帐篷。

  我坐在篝火边守夜,两夜没睡加上一天赶路,到了半夜,我实在扛不住睡意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寒意把我逼醒,篝火已经灭了,我浑身都被冻僵了,我站起来爬上了不远处的一个陡坡,我的本意只是想活动活动身体,但是等我爬上陡坡的时候,才发现距离我们的营地不远的一个地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火红色亮点,看到这个我还没睡醒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

  那是篝火。

  在这个地方,除了我和陆克沈琦,只可能是钟红葵或者琴南雪。

  “找到了。”

  我没有回帐篷叫他们两个,篝火虽然看起来不远,但实际距离却很远,我不敢离得太近,上了雪坡之后,就只看到一个小小的篝火,连帐篷都没有,我忽然意识到中计了,心下立刻担心起还在帐篷里熟睡的陆克和沈琦来,谁知,刚等我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我的肩膀,力道之大,我竟然想忍不住呼痛,要有这种手劲,除非是经过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

  我抬起头,看到眼前惨白的女人,“琴南雪!”

  琴南雪的眼中忽然显现出一种凌厉的光,想到何宝瑞被这个女人带走,我立刻就朝她出了手,可就在那一瞬间,一支高尔夫球杆忽然凌空砸下,我知道这是钟红葵的武器,她不打高尔夫球,但是却握得无比顺手,打人的姿势也像打高尔夫球一样,通常一杆下去能把人骨头打断。

  琴南雪明显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立刻把手缩了回去。

  我们同时看见了钟红葵。

  琴南雪的神情有些奇怪:“あおい(小葵)?”

  “ゆき,足りる(小雪,够了)。”钟红葵苦笑着摇摇头:“你不该这么干的。”

  “你在阻止我杀这个男人吗?”

  “我在阻止这个男人杀你。”

  琴南雪忽然笑起来,笑声里带了满满的讽刺:“小葵,我是不会死的,你忘记了,你已经让我不会死了。”

  我早知钟红葵有事隐瞒,却没想到里面还藏着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钟红葵,你到底在日本干了些什么?”

  “张,这件事情你管不了,”钟红葵的语气里竟然带带着丝服输的意味:“你回北京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酷匠qz网h$唯Sw一正Dw版,其¤他.都d●是G盗版7U

  从小到大,我看惯了她的盛气凌人,她练武,打地下黑拳,用一切让男人都望而却步的方法,像怪物那样生存着,这是我凭生少有的几次,见到她脆弱的时候。

  但现在我丝毫不觉得她可怜,我只觉得怒火中烧:“你打算怎么处理一切?”

  她开来羽绒服的拉链,露出里面的棕色皮夹克,我这才发现,她的腰上竟然已经绑好了炸药。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钟红葵,你想干什么!”

  钟红葵的炸药一点引爆,不仅仅是爆炸的问题,它极有可能引起大面积的雪崩。

  琴南雪望着她:“你要杀死我?还是用同一种方式?”

  “我不该复活你,你已经死了,你早就该死了!”

  “葵!”她忽然怒不可遏地大喊一声,同时向钟红葵扑了过来,钟红葵扭扭脖子扬起手里的高尔夫球杆,狠狠地冲着琴南雪的太阳穴砸了过去。

  血立刻就溅了出来,我看得出来,钟红葵这次是下了死手的,但是这并没有能阻止琴南雪,她一把把钟红葵扑倒在地,我知道琴南雪现在的力气有多大,所以立刻动手将钟红葵拽了出来,这是这个时候,琴南雪一把扯下了她腰间的炸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