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店的时候,沈琦已经和何宝瑞打了一架,房间里一片狼藉,何宝瑞满脸通红,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喘气,沈琦坐在角落里,因为脸上那几道抓痕默不出声。

  陆克朝着我摊摊手,无奈解释道道:“我拉不住他们。”

  我一点都不想在这种时候腾出精力来管他们两个之间的小打小闹。

  “怎么样了,警察那里怎么说?”

  “我遇到的那个根本就不是第一起命案。阿宝,你不是说,这些天你一直在跟踪那个女人吗?在这期间发生了这么多起命案你一点都不知道?”

  何宝瑞连忙摆手退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女人和不少男人都有接触,我也听说了很多命案,但是我没有见过那些尸体。”

  我沉默了一会,何宝瑞轻轻道:“不然我把我拍的那些照片交给警察作为证据?”

  我摇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一来,何宝瑞的年纪还太小,我还不想让他和警察纠缠到一起去,二来,这件事情早已超出了警察的控制范围,我不觉得警察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

  何宝瑞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我道:“阿宝,把你以前拍的那些照片全部拿过来。”

  阿宝一愣,陆克也一愣:“辙哥,你打算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总得先想办法把钟红葵找到。”

  阿宝那上千张照片里面果然有钟红葵的影子,她站在一家简陋的小旅馆门前抽烟,对面站着的就是琴南雪。

  再往后翻几张照片,钟红葵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不耐烦的脸色。

  最后,她把烟头碾灭,然后径直进了旅馆。

  何宝瑞把头凑过来:“她就是你们的朋友吗?”

  “阿宝,”我指着那张照片:“你还记得这家旅馆在哪里吗?”

  “记得,不远,我可以带你们去。”

  到旅馆的时候钟红葵还没有回来,我们在她房间里找到了滑雪板,痕迹和那天盖过琴南雪脚印的滑雪板一模一样。

  我们在她狭小拥挤的房间里面呆了一下午,直到快入夜了,钟红葵才满身酒气地从外面回来,她一开门,沈琦和陆克就上手一人架一只胳膊,钟红葵始料未及,反抗了两下只得被按在了墙上。

  “张问辙,我操你大爷的。”

  我揪着她的领子把她扔在椅子上,“钟红葵,我不打女人,但是你不算。”

  钟红葵坐在椅子上,看了眼我,又看了一眼沈琦,最后跟陆克打了声招呼:“上次忘了见面太急忘了谢你了,上次的事亏了你家出面。”

  陆克有些尴尬:“没什么,一句话的事。”

  她的目光又回到沈琦脸上:“你哪里泡的妞把你抓成这样?”

  何宝瑞毫不示弱:“我干的。”

  “你别在这里转移话题。”我把何宝瑞的数码相机递给她看,她往后翻了两张照片,把照相机扔回何宝瑞那里,然后理了理领子好整以暇地等着我说话。

  “你认识照片上这个女人吗?”

  她回答得干脆利落:“不认识。”

  何宝瑞道:“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你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钟红葵冷笑一声蹲在何宝瑞面前:“小雪跟我说,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跟着她,我本来还不相信,原来就是你啊?”

  我把何宝瑞拉到身后:“这么说,你真的认识琴南雪?”

  “认识又怎么样?张,你讲点道理,我认识谁都要告诉你吗?”

  我不耐烦地打断她:“你知不知道这女人在长白山干了些什么?还有你,你在日本干了些什么?”

  “你们别像审犯人一样审我,我在日本干了什么,”她冷哼一声:“你怎么不问问沈琦他当年在德国干了什么?他都被送进精神病院了你知道吗?”

  我看着沈琦,沈琦轻咳一声:“这事我回头跟你解释。”他一脚把钟红葵踹回椅子上:“现在轮到你解释了,你在日本干了什么?”

  钟红葵很是嫌弃地掸了掸胸口的灰,看向我:“张,这件事情在你的世界观之外,你最好别插手,你也管不了。”

  “那女人在我面前杀了人,你却帮她把脚印抹掉了。”

  “没错,要是陆克和沈琦杀了人,你也会这么干的。”

  我忍住脾气不爆发:“那个女人在爆炸中怎么了?”

  \酷-匠D_网-永…久(s免d费;看l-小☆说fX

  钟红葵不说话。

  “你身上的伤也是从那场爆炸带出来的?”

  “你别问了。”

  “还有谁在那场爆炸中死了?”

  钟红葵怒不可遏:“我他妈的让你别问了!有意思吗张问辙,有意思吗?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女人杀人了,在我面前杀的!”

  钟红葵冷哼一声:“那又怎样?一命换一命?你别忘了,琴南雪已经死了,你跟一个死人较什么劲?”

  “她没死,至少现在没死,死人是不可能到处跑。”

  何宝瑞道:“可我调查的资料里•••”

  陆克把他拉离战斗中心:“你查到的东西不一定是对的,要一个人死有很多种办法。”

  何宝瑞没说话。

  “她弄死了很多人,这种事情又不是一般活人可以做得到的,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阴阳术士。”

  阴阳,五行,八卦,道,尽管我不相信鬼魂的存在,但是有些东西,却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我无法否定,在某些特定时候一些特定的方法,能产生让人无法想象的神秘作用。

  “你还真的看得起我。”

  “如果她真的死亡了,那就一定是你对她的尸体做了些什么,你把她的尸体从停尸房搬出来了对不对?”

  “你现在在这里盘问我也没用,”钟红葵烦躁地挠挠头:“我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想干什么,我本来是来帮她的,可等我到了这里,发现她做的事情已经完全超过我的预料了,我又不是疯子,我怎么可能放任她随意杀人。”

  我继续道:“那你为什么要抹去她的脚印?”

  “张,你的脑子有问题吗?不然你想让我怎么样?无论如何她都已经死了,你想让警察去捉一个死人然后昭告天下吗?”

  钟红葵这话说的的确没错,如果琴南雪真的是个死人,那么她就绝对不可以暴露在公众之下,这件事情,的确是我欠考虑了。

  钟红葵朝何宝瑞一指:“我来这里,还是因为这个小孩。”

  何宝瑞一愣:“因为我?”

  “我和小雪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前段日子她打电话给我,她告诉我她被一个小孩子缠上了,想让我来帮她,所以我就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