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起死回生3
  f看?正版章节上酷Y匠o!网

  我把何宝瑞带回房间后,便哄着他先去睡觉了,自己则抱着电脑进了陆克的房间,他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他看到我有些错愕:“辙哥?你怎么来了?”

  “去叫沈琦,让他带着电脑。”

  沈琦打着哈欠扑倒在陆克的床上:“这么晚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阿宝很聪明。”我把何宝瑞在雪地里遇到那女人的事情转述完毕:“正如阿宝说的,他查到了那个女人,不过查的不清楚。我需要那女人的全部资料。”

  根据之后我们查到的,这个琴南雪,只是一个普通的茶艺师,和黑道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她最后的确是死在一次黑帮谈判中,死因是爆炸,爆炸地点是一处废弃的厂房,,琴南雪死后,尸体被人从停尸房偷走,下落不明,搜寻无果后,这一事件也就告一段落,再没了下文。

  撇开我在长白山看到琴南雪这件事不说,单单琴南雪在日本的遭遇就已经很奇怪了。

  “那你觉得琴南雪真的死了吗?”

  “死人是不可能跑到长白山来的。要不是她根本没被炸死,要么是有人把她救活了,或者,是我们在长白山看见的根本不是琴南雪。”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

  半响,沈琦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把手里的平板扔给陆克:“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的推特和facebook,日文,看得我脑袋疼。”

  陆克接过平板往下滑,漫无目的地滑了几下后,他的手忽然停下来,随即抬头看着我,表情有些僵硬。

  “你干什么?”

  “我看到一张照片,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忍不住好奇心就要去拿平板,沈琦先我一步把平板拿到手,看到上面的照片就愣住了。

  我实在没什么耐性:“你们做什么一个个露出这种表情?把平板给我!”

  “我也劝你有点心理准备。”

  我瞪着他,沈琦翻了个白眼把平板递给我。

  屏幕上只有一张照片,和室,琴南雪跪坐在坐垫上,面前的茶几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支菊花,在旁边端端正正地摆着一套茶具,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琴南雪的对面还坐了一个女人。

  陆克和沈琦让我做好心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只要是看过我的小说,大家对这个女人绝对不会陌生,她曾经在我的文章里三度出现,她首次出现在液态人中,而后在添寿这个故事她也有参与,同时,在地底人这个故事中也是她在内蒙古用五行八卦测算出爆破点。她是我的文章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女人,而现在,她竟然又出现了。

  “钟红葵!”我气急败坏地把平板扔给沈琦。

  其实,钟红葵也是个传奇性的人物,她算得上是我的发小,但她和沈琦不同,她不像沈琦一样依赖我,她和我的世界观从小便不同,所以我和她很少有交集,我只知道她从她爷爷那里学了一身有关阴阳五行八卦的本事,爷爷过世,她拒绝了被那个声称是父亲的大学教授接走,以一个算得上是离家出走的形式只身赶赴日本。我不知道她在没有学历,没有经济来源,并且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是怎么在日本生存下来的,我只知道,在脱离了这一切之后,那些年,她像野兽一样成长着。

  前不久,她从日本回来,带着一身炸伤和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黑道纠缠回国向我求助,后续的黑道纠纷被陆克的家族出面摆平(此事在液态人这则故事中有详细记录),我们其实早该想到的,日本女人,黑道纠纷,因爆炸死亡,这实在是太巧了,每一条都跟钟红葵有关。

  “为什么她会被扯进这件事情中来?”我承认,我是不喜钟红葵,但这并不是我不愿意她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的原因。这和ZK不乐意我参与到他的案件中是一个道理,钟红葵所从事的职业,恰恰是我最不愿意接受,但是却又怎样都无法全盘否定的东西,简而言之,有了钟红葵的参与,这件事情会往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陆克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给她,“先看看她在哪?”

  沈琦道:“她会接吗?”

  “上次她的事情还是我帮忙摆平的,她欠我一个人情。”

  “就算她接了电话,也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

  我示意沈琦不要再说话,电话马上通了,那边刚刚传来一声“喂”,陆克就立刻挂了电话。

  “她在酒吧。”

  “你怎么知道?”

  “音乐声震得我耳膜疼。”

  “她倒挺逍遥的,这个点还在酒吧混?”

  陆克耸耸肩:“应该在长白山的酒吧。”

  “为什么?”

  “我听到那边有很多东北口音,跟这的方言一模一样。”

  沈琦马上爬过去揪陆克的耳朵:“这你玩意怎么长的?”

  陆克连忙抢救自己的耳朵:“喂!别揪了,疼!”

  我懒得理会他们两个人打闹,想到何宝瑞还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便拿了电脑匆匆赶了回去。何宝瑞已经睡着了,小孩子睡姿不差,就是有点赖床,第二天早晨八点多还没有睡醒,我自作主张帮他退了房,与此同时,钟红葵没有消息,白衣女人也没有再出现。

  我一个人换了衣服又去了那天看到白衣女人的雪坡,警察说的没错,没有脚印,在我走了之后,有人用滑雪折痕把那女人的脚印盖了过去,速度极快,效率极高。

  我自嘲地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也像何宝瑞一样去无人区里面住一晚,没准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压了下来,如果琴南雪死了,那么我和何宝瑞看到的琴南雪又是什么东西?如果她还活着,那她为什么不在日本恢复身份好好活着,为什么大老远从日本跑到中国的长白山来。

  我胡思乱想了一通实在没有结果,正想回酒店吃点东西暖暖肚子,却见不远处的坡顶树旁靠了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男人。

  本来我是注意不到这个男人的,但是这时,正好他头顶的树桠没撑住厚重的积雪,所以积雪一下子砸下来,正好砸在他身上,可那男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还是靠着树静静地站着。

  我好奇心顿起,慢慢走近他,道:“朋友,你不应该站在这里的。”

  他没答我,我正要出手碰他,却见树桠上一片更大的积雪砸了下来,我往后一躲,那男人被雪一砸,就这么笔直而僵硬地倒在了我面前。

  我连忙上前查看他的脉搏•••半个钟头后,我坐在先前那位警察面前,接受他的盘问。

  “怎么又是你?”

  出来度假的我一连两天看见尸体,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是故我冷哼一声:“对啊,怎么又是你。”

  那警察被我一噎,也没有辩驳,只道:“这次你没有看见白衣女人吧?”

  我道:“自然没有,否则,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不该是我了。”

  言下之意,如果我这次又看到了那个白衣女人,一定不会放过抓住她的机会。

  警察低头看资料不说话,我道:“这次的人是不是又是猝死?”

  警察抬头看了我一眼:“是。”

  我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警察合上资料:“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个世界上每年都会有很多人猝死,奇怪的是你,为什么每次出事,你都会在现场。”

  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妄图毁灭世界了,所以有什么突发情况就一定会让我碰上。

  警察见我不说话,放软了语调:“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在你来长白山之前,这里就出现过好几次游客猝死的事件。”

  我心头一震。

  那警察接着道:“别把我们警察看得这么无能,我们也是调查过的,死者的体内没有药物,身上也没有致命伤,这根本无从下手。”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道:“第一个死者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被发现的?”

  警察想了想:“这就有点远了,好像是一个月之前,在无人区附近,几个登山爱好者发现了,估计也是去闯无人区的时候,体力不支死在半路的。”

  一个月之前,正好是何宝瑞发现那白衣女人的时候,也就是说,这女人从长白山的无人区下来,这里就开始死人了。

  相比之下,何宝瑞在无人区大难不死实在是太幸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