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连同陆克和沈琦都围了过来。

  沈琦很是嫌弃地把这小孩推得一个阻咧:“小鬼,知不知道说胡话是要被拔舌头的?”

  小孩也很嫌弃沈琦:“你不是主事的,我不跟你说话。”

  陆克笑出声音来,那小孩也不怕他,绕过他走到我面前:“你是他们的老大吧?”

  这小孩一点不怕人,我有些发愣,他摘下脖子上的数码相机递给我:“你看看,这些都是我拍的照片。”

  我一声不响地过着相机一张张往后翻照片,相机里都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各种角度,有些角度格外刁钻,像是躲在床底下柜子里面拍的。在雪地里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只觉得那女人苍白得异常,照片里的女人也是苍白的,这种苍白和沙漏不同,沙漏也苍白,她人小,眼睛大,大而无神,不动的时候像没有心窍的漂亮娃娃,但她仍然有心跳,有呼吸。但照片上这个女人,让我感觉她就是一具行走的尸体。

  “看,我说的没错吧。”

  “辙哥,你看到的是不是这个人?”

  “像,但不确定。”

  “肯定是的。”那小孩兴致勃勃,“我带你去看。”

  他拉住我的手把我往楼上带,沈琦哼了一声没跟来,陆克刚想跟来,便被那小孩拦住了:“我只跟你们老大说话,跟班一边去。”

  陆克无可奈何地朝着我摊摊手,我示意他带着沈琦回房间睡觉,而我,则是跟着那个小孩上了二楼。拿房卡开了门之后,先看见的,就是地下好几台笔记本电脑和没有吃完的零食包装袋,他跳进去,牵着我的手,把床上的零食袋子一股脑扔下去,掸好床让我坐在上面,又开了他的电脑,熟练地打开桌面上其中一个文件夹。

  “我通过那个女人的照片,查了很多资料,最后,在外网上,查到了那个女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一个人。”

  他把电脑递到我面前,这下子,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的女人了,她穿着和服,梳着发髻,正装恬淡地坐在庭院中,尽管表情神态都有不同,但是不难看出,这和之前照片上的是同一个女人。

  “日本人?”

  “她叫ことなみゆき(kotonamiyuki),翻译成中文,叫琴南雪。你现在看到的照片是她在两年前拍的,那个时候她还活着。”

  “那个时候她还活着,你的意思是说,她现在已经死了?”

  “根据我查到的资料,她死在一场爆炸中,那场爆炸,牵扯到一些黑道是非,所以,我也没敢再往下查。”

  小孩查到的东西非常零散,但是对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而言,这已经很不错了。

  我摸摸他的头,然后托住他的胳膊把他抱到床上,跟我面对面坐着:“阿宝是吗?”

  他高兴地点头:“是的。”

  “那你现在好好跟哥哥讲讲,你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女人。”

  他开了一袋薯片,模仿着大人的音调,声音带着小孩子特有的软糯。。

  一个月之前,何宝瑞向学校请了长假跟着父母来长白山旅游,小孩子的好胜心和好奇心都强,和朋友们一打赌,竟然壮着胆子往长白山深处的无人区里面去了。

  其实,听到这里我陡然一惊,长白山的旅游区景色固然很美,但是无人区里面的环境恶劣是让很多大人望尘莫及的。就连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要进去这种地方也得思量再三。

  何宝瑞一个人进了无人区,独自一人巍峨雪山,那一天做的唯一工作就是带着数码相机拍照片,入了夜,四周就安静地恐怖,他支了帐篷生了火,打算用把卫星电话报个平安,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女人的哭泣声。

  何宝瑞的胆子并不小,至少要比同龄人大上许多,但是这个时候,他又难免会想到那个大人用来吓唬小孩的恐怖传说。

  要是我的话,必定会在这个时候拿上防身工具去看个究竟的,但是何宝瑞不是我,他立刻躲进了帐篷里面,不过到底胆色大,他不敢去看,但也聪明,把数码相机调成了录像模式,然后在帐篷里留了一个小孔,把相机放了进去,哭声一夜不止,他迷迷糊糊蜷在睡袋里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他才像解放了似的从帐篷里出来,可是刚一出来就吓得他差点跌在地上。

  地上有很厚的积雪,而在他的帐篷周围,有一圈圈令人毛骨悚然的脚印,脚印不是他的,小孩子没有那么大的脚,那么脚印是谁的?这个人在半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时候,悄悄走近他的帐篷,绕着他的帐篷走了一圈又一圈,也有可能钻进去看过他熟睡的样子。想到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恐怖的脸曾经凑近过自己,何宝瑞连忙用力搓了搓脸,可是为什么那个人绕着自己的帐篷走了那么久却没有伤害自己?他环顾四周,生怕那个人还没有走远。

  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昨晚那个数码相机,他连忙把相机拿起来,换了电池就开始查看昨晚的录像,把录像快进再快进,时间显示昨晚一点二十八分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出现在了镜头里,因为相机的摆放位置问题,他一开始,只能看到这个女人的一双腿,这一双腿在镜头前来来回回出现了近十多次,他知道,这是那个女人在绕着他的帐篷走路。

  走了差不多十几圈之后,这双腿在镜头前面停了下来,那个女人弯下腰,然后整个人钻进了帐篷里,这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但是何宝瑞全看地一身是汗,他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竟然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女人,进过他的帐篷。

  女人什么都没有做,很快便从帐篷里退了出来,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那是一张苍白的像是死人的脸。

  他没有进入无人区多深,所以出去得也很快,这段惊心动魄的历险他谁也没告诉,只是在度完假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他竟然又看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坐在酒店的大堂里,带着口罩,双眼通红,尽管看不见脸,但是在她一个眼神瞟过来的时候,何宝瑞只觉得浑身一凉,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看到本尊了。

  他的故事说到这里便结束了,他鼓着腮帮子,把吃完的薯片袋子放到一边。

  “大哥,今天我跟着那个女人进了滑雪场,不过后来跟丢了,但是我看见你了,你也看到了那个女人是不是。”

  酷ar匠`S网唯◎一正版e《,其*8他都2N是O◇盗版

  我点点头:“对,我看到她了,她把一具尸体从雪坡上推下来了。”

  他拍拍胸口:“还好我没有看到,不然我一定会吓晕过去的。”

  我笑着揉他的头:“不会,你胆子很大。”

  他想了想,睁大眼睛道:“你说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了,那个女人,会不会来杀我?我好像又有点害怕,今天晚上我不敢一个人睡觉了。”

  他之前是跟着他父母朋友来的,但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我料想他是没钱开房了,不过看在他是个小孩子,便也没有戳破他。我无奈道:“你想和哥哥一起睡吗?”

  他故作惊讶:“可以吗?不会太麻烦你吧。”

  “是很麻烦,得看你要跟着我睡几天了。”

  他竖着三支小手指头发誓:“等这件事情一解决,我立马就回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