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他一个人,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帐篷前面抽烟,摩托车放在一边,看起来有些憔悴。

  见到我之后,他便站起来笑着迎上来:“你回来了?”

  我站在那里不动,他看到我的脸色,又看到我身后追上来的陆克,竟然往后退了一步:“闷骚怪?”

  我不禁呆了呆:“不然呢?你以为是谁?”

  沈琦有些尴尬,陆克打破平静:“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我和辙哥找了你们一个多月。”

  沈琦清了清嗓子:“我们只是来查一些事情。”

  他说的云淡风轻,完全没有要对眼前的情景做出任何的解释。

  “你就这么理所当然,当真觉得自己不会出事吗?”

  “我为什么会出事?他是另外一个你,哪个张问辙都不会杀了沈琦。”

  我气得发抖脑子一热转身就走。

  沈琦连忙拦住我:“你要去哪?”

  我脱口而出大声道:“回北京。”

  “回北京?”他陡然一愣,随即又看了看陆克,陆克摆了摆手,沈琦摸了摸鼻子:“你•••这是在生我的气?”

  话音刚落,陆克就叹了口气,我一拳头就挥了上去。

  沈琦被我砸得一个阻咧,往后退了好几步,他用舌头拱了拱口腔那一块被我打中的脸颊,吐出一口血,然后冲着我笑了笑:“你果然是生气了。”

  我连着“哈哈”两声:“恭喜啊,真难为你能看出来。”

  “你放心,我没有事,那个复制品是无害的,至少,对我是无害的。”

  我冷哼一声:“你知道他在慕尼黑杀了多少人吗?”

  他点点头:“我知道,他杀了那个真的路茨,还有那几个警察。不过真正动手的是那个路茨的复制品,他只是策划。”

  “策划还不够?”

  “这要问你,你隐藏的那一面就是那样,怪得了谁。”

  “怪不得谁,那你跟他来内蒙干什么。”

  他看了看我,有看了看陆克,挣扎许久挠了挠头背对着我蹲下来:“总之我是不会害你的,现在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好。”

  沈琦说的这样的话听在我耳朵里无比滑稽,我几乎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就在这时,远处一辆摩托车由远极近。

  沈琦站了起来:“他回来了。”

  摩托车停下来,那人戴着摩托车头盔,看不见脸,他下了车,谁也没看径直走到我面前,我捏紧拳头,满手是汗。

  他慢慢脱下头盔,尽管曾经也见到过另外一个自己,但是和现在的这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因为从前故事中的另外一个我是同我极为相似的,朝气蓬勃,充满斗志,有强大的信念和好奇心。但是眼前这个人,虽然模样和我无二,但是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感觉就和我完全不同。

  那是阴郁的,悲伤的,眸子里藏着化不开的绝望和孤独,那是我一直隐藏着的,最不想让别人看见的脆弱和寂寞的一面。

  我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陆克忽然从旁边抓住了我的手,我的手又冰又湿,陆克的手却是干燥而温暖,我知道,现在陆克是想拉住我,我们都没有忘记,本体自来便有杀死复制品的欲望,这种欲望从复制品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了。

  就如同我现在的情况,眼前这个人,对我有着绝对的勾起我杀意的诱惑力,他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让我杀死他。

  我不禁有点佩服卢卡斯,他和他的复制品一同生活了几个月,而我,仅仅是看到眼前这个人,就按捺不住想动手杀人了。

  复制品看着我,面无表情:“张问辙,我们终于见面了。”

  我双目通红地瞪着他,一句话不说。

  他兀自叹了口气:“其实你用不着这样,我的存在不会威胁到你,卢卡斯当初本身便是为了寻找伴侣所以复制本体的,所以复制品本身便是为了本体而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初一定要我动手杀掉路茨的本体,因为路茨的复制品是下不去手的。”

  他旁若无人毫无后悔之意的说出杀死路茨本体的这种话来,让我感觉无比愤怒。

  他看着我:“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们都不是复制人,所以即使你来到慕尼黑见到的路茨一直以来都是复制品,你的心里还是会不由偏向他的本体,但是我,我本身便是复制品,我向着的,自然是那个被复制的路茨,所以,我帮他杀掉那个对复制品有杀意的本体路茨也是理所当然的。”

  种族之间斗争是在漫长发展中无法避免的,对于我来说,他杀掉路茨是罪大恶极,但是对于他来说,我的这一系列调查复制品妄图把他们送进研究院和监狱的做法有何尝不是触碰了他们的底线。

  “说到底还是要怪你,你在该去慕尼黑的时候不去,不该去的时候偏偏又去了。”

  我忍不住道:“难道这一切都要来怪我吗?如果我知道你会被创造出来我一定不会去。”

  他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人是我的复制品,支持他杀人的除了他那个种族的规则以外就是我内心黑暗阴郁的一面,我是怎么都难辞其咎的。

  若他对我有杀意,我还可以借故对他出手,但是现在,整个草原上,恐怕想杀人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c#更^新最C$快。上。X酷匠z网

  “那你带沈琦来内蒙干什么?”

  他看了眼沈琦:“我和沈琦都不会害你,这你一定要相信。”

  “好,我相信,那又怎么样?”

  他看着我慢慢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去证实一件事情。”

  “什么事?”

  “一件让你,让沈琦,让钟红葵,甚至让晋钊都忘记的一件事。”他的声音犹豫起来:“经历过的事情是不会忘得一干二净的,你们因为一些东西忘记了,但是我,我的诞生却让你忘掉的一些东西在我脑子里出现了。”

  沈琦道:“这几天,我们已经把当年那个地穴炸开了,他要下去。”

  沈琦说的只是“他”,说明沈琦并没有想要陪同的意思,我看着他,他点了点头,我立刻道:“我也去。”

  他的脸色一变:“不行,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道:“你不是想起一些事情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去,然后一起回来。”

  我的记忆里,还存在着那些巨型石像和那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隧道。

  “我记起来的只是片段,并不完全,所以我才要下去,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能由张问辙来完成,如果你这个张问辙不能犯险,那就只能由我这个张问辙去做。”

  我彻底火了,我不知道我内心深处还藏着这么婆婆妈妈的一面:“那你要下去干什么!”

  他看着我们三个人,沉默良久,最终对上我的眼睛:“我只信你。”

  我回头看了一眼沈琦和陆克:“好,你只同我讲。”

  我转头便走,他立刻跟了上来,走的差不多,我停下来,他还想继续往我这里来,我连忙拦住他:“你不要靠近我,我怕我会克制不住。”

  他一愣,随后苦笑:“看到没有,我怎么能让你和我一起下去,万一走到一半你一刀捅死我怎么办。”

  这话说得没错,我叹了口气:“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到底记起了什么。”

  他摇摇头:“并不全,也很难形容,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一点。”

  “什么?”

  “0136302。”

  我彻底愣住了,这串数字,我曾经在深海底的另外一段奇遇中遇到过,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太平洋深渊里那源源不断的蓝光和莫名其妙被我刻在手臂上的数字。

  他接着道:“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如果我在地下侥幸活下来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

  他说完这句话便要走。

  “你别走,告诉我这串数字什么意思!”

  他往前跑了几步:“你别再追过来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慢慢走远,就像看着当年晋钊进入那条巨大隧道的背影一样。

  恍惚中,我好像能看见他进入了那个洞穴,在地下,经过地下河,顺着瀑布,到达那个巨大人像面前,隧道那头黑的可怕,他站在那里,良久,回过头来看着我,冲着我淡淡笑了一声,然后整个人没入了那片黑暗中。

  时至今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