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伴侣2

  路茨给我准备的房间很是舒适,绿色的天鹅绒毯让人晕晕欲睡,我草草冲了澡,把头发擦干,便直接躺在了床上。

  我从中国跑到德国,本意是来听卢卡斯的好消息,但现在,他只留给我一个莫名其妙的死因和一大堆匪夷所思的问题。

  我是个心里一有问题就难以入眠的人,尽管我长途跋涉累得厉害,还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将近凌晨三点钟的时候,一阵惊雷把我从梦里惊醒,我从床上坐起来,汗湿了枕头,我没有开灯,借着月光在房间里环视。

  从床,到华丽而厚重的窗帘,再到一色的桌布,桌边的椅子。

  忽然间,我如遭雷殛,身上的血液像被冻住了一般,我的脖子僵硬着不敢扭动,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里竟然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人形的东西,它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注视着我!

  我的手出了汗,下意识地摸索床头灯的开关,那东西忽然发出了一声叹息。

  “张,我要是你,我就决计不会开灯!”

  我认得这个声音,这竟然是卢卡斯的声音。

  我大声喝道:“天杀的!卢卡斯,你在搞什么鬼,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以为你•••”

  那个字眼在我嘴边徘徊良久就是说不出来。

  那声音立刻道:“你以为我死了?”

  我的神志在那一刻清醒过来。如果之前我因为恐惧和苏醒神志还不清楚的话,那么但他说完那个字,我是真真正正清醒过来了。

  “你是什么东西!”

  如果卢卡斯死了,那么现在在我前面的是什么?幽灵?还是一个偷了卢卡斯声音的怪物?否则,他为什么不肯让我开灯。

  想到这一点,我立刻摸到床头灯的开关,“啪”地一声,灯没有开,屋子里面一如既往的黑,它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一切,等我试了几遍之后它甚至“桀桀”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听得我不寒而栗。

  “你别担心,这里一到打雷下雨天是会断电的,可能是电压不稳。”

  我使劲揉着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拜托,我现在在做梦吗?还是我疯了?”

  “不,张问辙,你当然没有做梦,你也没有疯。”

  “那我为什么会见到你?”

  “因为我一直都在。”

  我似乎恍然大悟:“你没有死!”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不,我死了。”

  我冷笑一声:“这么说,我现在看到的是幽灵?”

  我边说边从床上爬起来,我已经准备好了,不管眼前这个东西是什么,我都一定要揍它一顿。

  他也站了起来,背着月光,我一点都看不清他的脸。

  “张,你回国吧,这件事情不在你能解决的范围之内。”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不是你写信让我来的吗!”

  我说完这话,他竟然低下头,捂着脸轻声唾泣起来:“对啊,是我写信让你来的,你若是早两个月来,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的反应让我措不及防,卢卡斯一直是个很坚强的人,性格方面,和ZK十分相似,他不是一个会被轻易打倒的人,至少,我从来没有见他哭过。

  “卢卡斯•••”

  我刚想出声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却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小小的喷雾剂,然后对着我的脸猛按开关。

  那不是刺激性的液体,至少,我感觉那股冰凉的液体渗进我的脸部后我并没有任何的不适,但是,就在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正想出手擒住他的时候,我整个人开始头晕目眩起来,我记得卢卡斯是药剂师,他的医学造诣相当之高,可我没有想到他竟敢做这种东西,并且用在我身上。

  随后,我只记得我倒在了地上,这一晚,我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我梦见我躺进了一个玻璃棺材里,耳边很多人对着我窃窃私语,我还梦见自己跟着卢卡斯冒着大雨跑到了别墅外面。

  之后的事情我也记不太清,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被子盖得好好的,我没有淋过雨,身上的衣服都是干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昨晚看到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一场梦下了一夜的雨放晴之后,卢卡斯的别墅也不似在昨夜中那么阴森可怖,拉开窗帘之后,看到的就是屋前大片的鸢尾花和玫瑰,常春藤盘踞在屋外的那棵早已枯死的银杏树上,带着露水的藤叶竟像长在树上一样。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屋子里,将那些暴露在阳光下的细小尘埃撕裂开来,空气中响着它们碎裂时发出的低吟。再往远就是一片树林,在昨夜的梦里,我就是和卢卡斯的幽灵一起跑进了那片树林里。

  我挠了挠头不愿再想,路茨已经在准备早餐,他看到我从楼梯上下来我便笑了:“昨晚睡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昨晚我看见卢卡斯了!”

  他先是一愣,随即又道:“你是说你昨晚梦到教授了?”

  我揉揉头发,一阵烦躁:“可能吧。昨晚我做了很多莫名其貌的梦。”

  路茨笑了笑,往我的玻璃杯里倒柚子茶。

  我道:“我想去悼念一下卢卡斯。”

  “当然可以,教授会很愿意见到你的。”

  接下来,我向他问了不少有关卢卡斯的事情,介于其中夹杂了不少琐事,为了不影响阅读,我会将路茨的整理出来,再在文章中写出来。

  卢卡斯的生活理智而孤独,他脾性古怪,四个月之前,他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开始搬动实验室,他禁止别人进入实验室,包括他的助手——路茨。

  三个月之前,他给我寄了一封信,他似乎遇到了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并且急于把这件事情同我分享。

  两个月之前,他的房间和实验室里开始频频传出吵架的声音。

  一个月之前,他被人谋杀在实验室里面。

  很明显,这几件事情是有关联的。

  我去看了卢卡斯的墓,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晚饭时间,我坐在车上晕晕欲睡。

  “你好像很疲惫?”

  我揉揉太阳穴:“不知道,可能是时差没有倒过来。”

  路茨惋惜道:“真是太可惜了,今晚本想带你喝一杯的。”

  德国的酒文化非常特别,尤其是啤酒,上次我就在慕尼黑过了一次啤酒节,场面之大让人印象深刻。总体的说,德国的酒文化让人难以拒绝。

  我难受得厉害,坐在车上竟然有种晕车的感觉,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扫了路茨的兴,“为什么要可惜,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喝一杯。”

  我们很快便找到了一家热闹的酒吧,落座之后,借口待会开车,便只要了一杯无酒精的啤酒。

  路茨似乎很喜欢啤酒,他面不改色地灌酒,尽管隐藏的很好,但是我还是能从他的神情中看出恐惧,很明显,他喝酒,并不是为了单纯的解馋。

  为了缓解气氛,我道:“我有一个中国朋友,她也很喜欢喝酒,改天应该介绍你们认识。”

  我说的中国朋友自然就是钟红葵,她喝起酒来像个老派水手。

  路茨似乎很感兴趣,“你说的她,是个女孩?”

  “没错,她叫钟红葵,英文名tequila,也就是龙舌兰酒的意思,不过她偏爱中国的白酒。”

  他立刻道:“我说过你们中国的白酒,喝过的人都说味道很奇怪,很辣。”

  我道:“那他们喝得一定不是正宗的白酒,中国的白酒不能说辣,那该叫醇。”

  他笑着摸摸头:“你下次来德国,一定要带点正宗的白酒过来。”

  我笑着应下来,气氛缓和的差不多了,我也马上切入了正题。

  “你今天为什么看上去心绪不宁?”

  他的脸色变了变,转过头去吧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接着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的表情更加凝重:“张,你有没有梦游的习惯?”

  “没有,我从来没有梦过游。”

  他转过头来面对着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张,昨晚,我看到你跑出别墅进了屋外的那片树林里!”

  我倒吸一口气:“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又想起了昨晚看到卢卡斯的场景,在梦里,我也的确跟着卢卡斯进了那片树林。

  难道说昨晚我是真的看到了卢卡斯?天哪,我看到的是什么?

  我的手心出了汗:“路茨,你老实回答我,卢卡斯是真的死了吗?或者,死的,真的是卢卡斯吗?”

  他先是一愣,随即又确定地点点头:“这是当然,不止我,警察和医生都可以作证。”

  “可是我昨晚•••”

  就在这个时候,我整个人一愣,然后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因为我看见,在路茨背后,不远处的吧台上,有一个身材高大戴着帽子的人。

  尽管他整张脸都被埋在帽子里,但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卢卡斯!”

  就在我喊完这三个字的时候,那人忽然一下子站起来,然后迅速窜了出去,我立刻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那人跑了三条街,就在我快把他捉住的时候,他忽然拐进了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与此同时,两个人影忽然跳出来,一下子把我扑倒在地上,我避之不及,手脚被死死扣住动弹不得,只得看着卢卡斯翻过围墙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打劫!”

  “劫财劫色选一个。”

  我气得几乎吐血,尽管这两人说的是德语,而且故意压低了嗓音,但我还是瞬间认出了这两人。

  酷*匠E网正版首¤发C

  “陆克!沈琦!你们发什么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