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众们是在一个天气并不算好的日子里到达博德村的。

  此时秋天已经结束,初冬早晨的寒冷逼迫得人只想蜷缩在屋子里围着火堆暖和身体。队伍越过了一道流量稀少得只能让水堪堪没过脚腕但仍然顽强流淌着的小溪,缓和隆起的山坡上如其他地方一般无二地立着金黄的枯草,草的尽头是一片峻拔的树林,密集的林木一直延伸到远方那片起伏的山脉脚下。天空阴郁着,云朵从北边被风吹过来,紧紧地挡住了这个时节本就不多的阳光。

  这是黄石第一次踏上自己领地时所看到的景象。

  村子在树林旁边,西边是林子,北边和南边是几道矮坡包围,队伍就是从北边的坡上翻过来的,勉强也算是个谷地。往东走上大概半里地,就是一条流速缓慢的河流,水面不算宽阔,但也有个五六米的样子,据说这条小河的尽头是汇入易北平原最大的那条名叫桑德的河流,如果顺着水路一直走,就能到达罗伊斯帝国的南方。

  这个地方明显没被怎么打理过,并不规整的小路在大地上蜿蜒,路旁杂草丛生,在接近村庄的地方,路面被铺上了青石板。村子的外围是一圈高不过两米的土围子,很多地方都已经垮了,偶尔风刮过,就有土渣直往下掉。这般摇摇欲坠一推就倒的颓唐模样,实在看得人心惊。

  一棵老树立在村口,枝叶无精打采低垂着,风一过就沙沙响,它用自己独特的欢迎方式迎接这些客人的到来。

  有个小孩隔着老远发现了这支人数庞大的队伍,他尖叫一声就跑回了村子。没过多久,本来平静的村子就躁动了起来,像是一群被熊孩子用竹竿激怒的马蜂在蜂巢里要冲出来。

  看来不是很友好啊。

  黄石手一摆,一个轻骑兵就举着长达三米的旌旗打马小跑进村口,随即剩下的轻骑兵也跟着他进入村子。

  旌旗上绘着的就是黄石的贵族纹章,嗯,很值得吐槽——深蓝色的旗面底纹上五个大小一致的白五星呈圆形排列着,一道白环将五颗星星联在一起,正中间是一颗白十字菱星,咋一看还以为是北约的旗子。

  这是在否决了地球上各路人马的旗子后,由肖白图一拍脑袋整出来的玩意,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简单,实在,接地气。

  马蹄轻疾,骑兵们高声呼喝着在村子中将新领主到达的消息传达给这些村民。没多久,村子的躁动就平复下去。但等了好一会儿,预想中大批村民黑压压涌出村口前来见新领主的画面没有出现,反倒是一个农妇打扮的女人形单影只地跟着一个骑兵向黄石等人走来。

  黄石不动声色地等待,没有妄动。

  “大人。”年轻的骑兵在马上向黄石微微一礼,便驱马行到旁边侍立,露出身后的女人。

  女人年纪约莫三十岁上下,灰发蓝眸,面部曲线柔和,不是很漂亮,却也别有一番成熟女人的风情。一路过来,她表情很是焦急,却还是不卑不亢地向骑在马上的黄石行了一礼,显现出良好的教养,而后不待黄石开口询问,她便先发了声:

  “请问大人您就是博德村的新领主吗?请问您的名字是?”

  黄石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女人,才点点头开口回应道:“是的,我叫黄石,这里已经被几米·罗夏子爵封为我的采邑了,你是——”

  “那请问您认识杰弗里吗?!”女人突然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布莱克·杰弗里!”

  “抱歉。”黄石眉头微蹙,这个名字他有点耳熟,但在他的记忆里他并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他隐约觉察到了点什么。

  “怎么会?!那您见过他没有?!杰弗里有点胖,他总是戴着他的头盔,他还喜欢向别人炫耀他的黑色尾巴!”女人不依不饶地追问道,因为情绪波动声音都不可遏制的放大了:“请您仔细想想!到底见没见过杰弗里?!”

  黄石眉头皱得更深,听女人的描述,这个杰弗里是一个亚人,但他可以确认,自己从没见过这样一个人:“女士,我可以肯定地告诉您,我没有见过杰弗里,他是?”

  “您真的没有见过他?”女人仿佛一下就丢了魂。

  酷qT匠?L网j正4"版O首发

  “真的。”

  “······”简短地回答好似一盆水浇到燃烧正旺的火炭上,女人的眼神一下黯淡了。

  场中一时无人说话。

  半响,“咳咳——对不起,失礼了。”捂着嘴咳嗽两声,女人才道:“他是这个村子的前任领主······我是杰弗里的妻子,您可以叫我琳赛·杰弗里。”

  一切都明白了。

  但他一时想不到该说什么,毕竟看样子,她的男人肯定是死在战场上了,家里也没有继承人,要不然也轮不到黄石来接这块地盘。而对于这块领地的了解,黄石等人之前可以说是基本为零的,他们连这个村子的上一个领主是谁都不知道,想问知道的人,结果连几米子爵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地处自己统治边陲的小村子的现状。至于当初在贝尔蒙堡所查阅的相关资料都是十一年前的了,而上面记载的,这个村子的领主明明是一个叫亚伯·瓦伦丁的家伙!

  鬼知道这贝尔蒙堡的资料管理是有多混乱。

  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好,黄石想了半天,也只憋出来一句话:

  “节哀顺变。”

  琳赛没有应答,似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呆呆地抬头看着黄石,忽然,眼泪就涌了出来。丧夫之痛,痛彻心扉!

  “咳……这位夫人。”一直在旁边呆着的某个随行书记官突然插了进来:“您的丈夫,是不是一位尾巴上有白色毛发的狼骑士?”

  “嗯?!”好像一个在黑夜荒野中摸爬滚打许久的旅行者陡然见到温暖的灯光,琳赛猛地冲到书记官面前:“是的!没错!您见过他?!”

  年轻的书记官抿嘴,默默地从自己的上衣兜里取出一支尾端被染成暗红色的陈旧羽毛笔,递给女人。

  “这是……”琳赛僵硬地接过羽毛笔,只看了几眼,身子就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这是她丈夫用了好几年的笔,她经常看见他用这支笔记账,写信……

  书记官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陈述道:“他是个很勇敢的男人,那天他面对数百名半人马带头发起了冲锋,贯穿了敌人的战线,他战斗了一下午,杀死了好几个半人马,最后死在一支冷箭下,他还救了我的命。”随后他还拿出册封文书给这位博德村的前任女主人过目,以证明黄石现在的合法身份。

  女人没再争辩什么,只是茫然地点点头,说她丈夫死得很名誉,她感到光荣。

  实际情况呢?其实,除了死在前线上这一点以外,其他的都是书记官杜撰的。那个乐呵呵、胖墩墩的狼人是在行军的时候被偷袭的半人马一箭射穿了肺,连敌人的面都没见过就极为憋屈的断了气。

  具体的原因,琳赛也不想去深究了,在得到这位由子爵直接派出的书记官的确认后,她已经对自己的丈夫能否生还不抱希望。这个女人已经绝望了。

  这是一个小插曲。

  又过了好一会儿,女人才长叹一声,认命似的低下头,让到路旁,侧身一引。

  “进来吧,我的领主大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