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旅途中

  日渐天中,阳光穿过稀薄云层洒下来,空气中却没有半分暖意。在这个已近冬的季节,天地间的温暖正在逝去,冬日之神正以这独特的方式,向众生传递着自己将临的讯息。

  荒原上,遍地金黄。

  一支行旅,正在道上行进。

  从天空俯瞰下去,可清晰地发现这队伍中人并不多,大抵只有数十人,组成杂乱,人类和亚人都有。

  最前方的是两个一身布衣并未着甲的轻骑兵斥候,和大部队保持着三百米左右的距离。而五辆由贝尔蒙领出产的优良驽马拖曳着的马车则满载着物资,以每小时仅有几公里的时速缀在队尾。

  中间的是穿越者的皮卡,以及他们现在的“财产”。

  依靠某些“特殊的商品”,从几米子爵手上买下来的十几个身手敏捷的猫人奴隶,几个战败被俘的半人马,三十多个号称靠大便和腐肉都能活下来的狗头人奴隶,以及各种工匠数人,还有死皮赖脸要来的二十个贝尔蒙轻骑兵,就是这支队伍的主要组成元素。

  顺嘴一提,那个大块头维埃里也被穿越者们要了过来。

  关于那个村庄的详细资料都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贝尔蒙堡距离博德村也太远,穿越者从每年去那征税的税务官嘴里得到的消息极为有限,尤其是贝尔蒙领不久前才经历过战乱。在这个消息传递速度慢的让人发疯的世界,天知道等穿越者们到了地方,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出于各种考虑,他们还是决定在去之前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比如,提前就预备好一支完备的拓荒团,要能在荒芜的土地上从零开始搞基建的那种。

  为了未来的发展,穿越众这次也算下了血本——为了获取足以换得这些人力资源的“药物”,在来贝尔蒙之前,穿越者们冒着在地球那一头被警察叔叔逮住吃钢芯被甲花生米的危险,扔出去大把软妹币靠各种渠道换来可以用公斤计算的白色粉末······这般下来,效果虽然立竿见影,可资金消耗却如流水般惊人。五人已经把是否在获取的封地种植大/麻和罂/粟这件事都摆上议事桌了。

  毕竟,那啥说得好,自古富贵险中求啊。

  看》正ZO版`}章节上X酷/J匠B网

  ······快到中午的时候,这支从早晨天不亮就出发的队伍在道旁停了下来。

  最前面的皮卡在微不可闻的刹车声后止住了滚动的车轮,发动机声音消失,跟在车后不远处的奴隶们纷纷用畏惧的眼神看着从车厢内下来的邹鹤鸣。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人唆使,短短时间,这辆不用牛马拉就能自己跑的汽车在奴隶们眼中已经成了地狱而来的座驾,之所以能自己跑起来,是因为它吃的是人肉,喝的人血······不管穿越众们在此之前如何宣称这辆皮卡是法师的杰作,奴隶们依然固执地相信自己的判断,这种情绪甚至影响到了那群轻骑兵。

  连带着,三个黄皮肤的穿越者们都成了和魔鬼交易换取力量的堕落者。

  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变相的,一种笼罩在神秘之下的威严也就此树立起来。

  简单安排一下,让轻骑兵们将奴隶赶到一起,然后命令他们从载着辎重的马车上卸下准备的吃食。闲下来的邹鹤鸣挠了挠脑袋看向队伍来时的方向,感觉有点头大。

  行军速度太慢了。

  从早上天不亮就出发,走了这么几个小时,贝尔蒙堡依然在视野中隐约可见,纵然已经变成了个小点,可也在告诉众人,他们离目的地还远着呢。

  这还是在平原,路面情况完好,且没有下雨的情况下。

  “你说我们将来是不是该在这修条省级国道?让马车都能跑出五十公里的时速。”靠着车门接过谭龙递过的矿泉水瓶,拧开喝了一口,邹鹤鸣不无调侃的道。

  “不,我觉得修铁路更好。”尽管是开玩笑,谭龙也有自己的想法:“蒸汽车头,外燃机,不是更带感?”

  “嗯,蒸汽朋克?多铆蒸刚?不得不说是个好点子,给你点赞。”

  “那咱们就干脆在这搞工业革命?做异界版瓦特?”

  “当然,不过我更乐意做龙傲天!”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浑身王八之气强者见了倒头便拜死活闹着要当你小弟?或者干脆是只坐在那,妹子就主动贴上来?哈哈哈!你可真是真是有追求的一个——”谭龙说到这顿住,挠了挠下巴,故作严肃的板起面孔,“——不对,你根本就是个还没脱离低级趣味不懂得升华人格更不明白什么叫自我价值实现的小资产阶级!”

  “哈哈哈哈随便了反正你这么形容也差不多!”

  两个人对视一眼,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反把正在忙活的奴隶们吓了一跳。

  几大袋黑面包卸下来,还有几捆腊肠,随行负责解决饮食的几个膀大腰圆的厨子在路边架起了大坩埚,随便从旁边的草丛里薅来一把枯草,就是上好的燃料。

  坚实的黑面包被驽钝的菜刀艰难地分成小块,那分裂的声音听的人牙疼,还有一截截黑/粗/硬堪比木棍的腊肠。在经过粗暴地加工成小片后,这些富有地球中世纪特色的食物被一并投入坩埚里,同烧得滚烫的开水混合在一起。

  熬煮了没多久,大勺子伸进去随便搅合了一下,本来还层次分明的一锅大杂烩顿时变成了颜色古怪的浓粥。

  空气中飘散起不算多好闻,却也有几分诱人的食物香气。本来按照规矩,奴隶只能硬啃分量极少的黑面包,腊肠什么的是想都不用想的。但为了保证这群奴隶别在半道上因为食物摄入不足出什么幺蛾子以及以后的劳作,三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给他们足够的伙食。至少,不能吃的比那些轻骑兵差。

  这其中还闹出一个小插曲——在这里,普遍还是保持着一天只吃两顿的习惯,比如早上一顿晚上再一顿,中饭是没有的。这队伍在早上出发前就吃了顿好的,现在临近中午,当其他本地人都习以为常的饿着肚子休息的时候,穿越者突然下令架锅做饭,顿时雷得一群人愣在原地。

  “傻着干嘛啊?!做饭去!”邹鹤鸣对厨师如是吼道。

  他不知道的是,在地球上,有一句形容中世纪当时的谚语,和他们目前的所作所为及其贴合——一天吃两顿饭的,是凡人;一天吃一顿饭的,是天使;而一天吃三顿饭的,那是禽兽!

  很快,中饭做好了。

  “排队啊!排队!”操着一口生硬的罗伊斯语站在乱哄哄地奴隶们面前,黄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大一些。

  没有什么效果,虽然奴隶们注意到了这个“勋爵老爷”,但大多奴隶并没有太强的纪律性,身高一米七都没有的黄石实在不如邹鹤鸣那样能给人太多压迫力。猫人们还好,那些狗头人在食物面前却异常地闹腾,黄石吼了好几次,才勉勉强强排成松散的一列。

  “我说,排队!”

  几个下马的轻骑兵忽然冲进了奴隶群,一阵拳打脚踢。

  奴隶们听话了。

  “看,现在对待他们,只有棒子才最有效,大枣等等再给。”不远处,邹鹤鸣叼着一根草茎,邪恶地笑了。

  见着奴隶们一个个领了餐具,打了猪食一样的中饭,在寒风中瑟缩在一起蹲着,狼吞虎咽地进食,黄石幽幽地叹了口气。

  “咱们这样真的好吗?”

  “我们又不是来当救世主的。”谭龙挠了挠头,对黄石这突如其来的感慨有点不太理解:“难不成你是想拯救封建社会底层人民于水火之中?还是在这儿传播一下无产/阶级/革命的教义?”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黄石皱起眉头,“我只是觉得,他们,太可怜了。”

  “好啦好啦,我懂了。”谭龙一把揽过黄石的肩膀,抬手指向远方,“看看那边。”

  “看什么?”

  “你看不见吗?!”谭龙夸张地比划了一个动作,“你再仔细看看,老邹,你看见没?”

  忍着笑,邹鹤鸣很配合的应了一声:“看见了!”

  “我还是没看见。”年近四旬的中年老男人似乎不能理解这种幽默。

  “那我告诉你那边有什么。”阳光下,谭龙的话语似乎带上了一种莫名地能鼓舞人心的东西。

  黄石盯着他,等待答案。

  “咸豆腐脑,飞天意面,还有,多铆蒸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