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打出屎

  已经是第四个回合,双方依然没能分出胜负。

  马歇尔·伯克利出身于一个低阶骑士家庭,从很小就系统化地跟随父亲学习武技。从骑士侍从,到见习骑士,一直到正式骑士,十几年的时间里他学习过的武技不说多,却也绝不能说少,且多是实打实的战阵杀伐之术。他上过战场,也杀过人,在和同僚的比试中更鲜尝败绩。

  先前在他看来,那个黄皮肤的傻大个无非是仗着身高体阔力气大以蛮力欺负人而已,真要是和自己来场公平的对决,他保证能把对方剁成肉馅。

  但决斗一开始,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对方选择的是矛枪,这是一种对马歇尔这种骑士阶层来说堪比挑衅加羞辱的武器——一般决斗都不会使用这种兵器,这玩意历来都是只有没钱的雇佣兵和低贱的农兵才会使用的破烂货。像步战对决,使用的武器基本都是双手剑。而邹鹤鸣这个新晋马刺骑士,偏偏选了把矛枪!此举带来的嘲讽效果,差不多和贴到别人脸上竖中指没什么区别。

  当时除了马歇尔,几乎贝尔蒙堡所有在场的骑士都皱起了眉头,更有脾气暴点的直接骂人。

  这简直就是群嘲。

  马歇尔好悬没笑出声,他以为邹鹤鸣是那种不擅刀兵之辈,随便选了把长兵器凑数的。毕竟有点冷兵器作战常识的都知道,长枪兵面对剑士近身,那可以说就是死定了。战场上结阵使用还好,单挑的时候用这玩意,和找死压根没什么区别。

  可结果却相当无情的抽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枪花一甩,对面上来就是点刺扎,抽撩捅,自己劈出去的剑连个衣角都砍不中,间或对面还不知道从哪飞过来一脚······靠着身高腿长带来的力量优势和与身材不相匹配的高敏捷度,邹鹤鸣愣是把一把简单到堪称粗陋的矛枪玩出了花,经常是一个进步突刺加斜挑就吓得马歇尔后退不迭。面对各种攻击,他要么躲开,要么就仗着力气大直接一枪杆子抡过去,几次下来撞得马歇尔虎口直发麻。

  土著骑士别提多郁闷了。

  打了半天,半分便宜没占到,大腿还被踹了一脚,火辣辣地疼——加了钢板的军靴可是腿部攻击力+9的神器!

  体力消耗甚大,尽管是深秋季节,汗水却早就打湿了他身上的衣物,眼睫毛上挂着汗珠,几乎要糊住眼睛。

  场内场外都一片寂静。

  战斗已经彻底白热化了。

  “孙子,怂不?”邹鹤鸣挑挑眉头,用汉语问了句,指了指地面,“跪下叫爷爷,我今个儿就放过你。”

  他刚说完,一滴汗水就顺着他的脸颊滴到地上,摔成一朵小水花,旋即渗进了土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也累了。

  回答他的,是重新劈过来的一道剑光。

  马歇尔已经被战局刺激得失去了理智,他决定了,就在这一局分出胜负,要么这个该死的黄皮大个子死,要么,他死!

  “哈!”

  “嚎你/妈啊!”

  邹鹤鸣这次没有选择硬抗。

  他挺起矛枪,迎向冲来的马歇尔面门就是一刺,在对方本能挥剑格中枪杆的时候,他突然双手一松。

  丢弃兵器空出双手,单足用力往前一冲,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中,邹鹤鸣倏然加速一头撞进了他的空挡。

  握手,击腕,双手如彩蝶穿花般灵巧地打落马歇尔的兵器,左手暂时制住马歇尔准备用于回防的手臂,然后不待后者有任何动作,就手臂如刀一折,上顶肘击!

  “你!——咯——”

  马歇尔只觉得眼角一花,脸上一痛,整个人就不可遏制的往上一冲,旋即天空就黑了。

  因常年练习已带上一层薄茧的手肘迅疾如电的撞上了马歇尔的左脸,而且恰好撞在那个巴掌印的位置。

  “今天不把丫打出屎!”

  一记肘击还不够,邹鹤收回完成肘击的右手,双手同时压住马歇尔的左右两臂,猛然发力往自己怀里拖过来,马歇尔挣扎的力量被他的蛮横完全无视。

  坚硬的膝盖嘭的一声撞上了马歇尔的下巴,这一下,他彻底懵了,但这还不算完。在此之后,胸口,腹部,全部都一个不落同邹鹤鸣的膝盖来了次亲密接触。膝击完,邹鹤鸣一下松开他双手,后撤半步转身,在被这一串凌厉地攻击打到失去意识的马歇尔倒下之前,忽然飞起一脚侧踹奔着马歇尔的侧腰就去了!

  “算你肛/门紧!”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略显尖利的声音才惊慌失措地响起来:“医师!”

  ······扭了扭发酸的手腕,看着被自己打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马歇尔躺在不远处的地上生死不知,邹鹤鸣方才长出一口气。

  他赢了。

  一个穿着月白袍子的胡子老头挎着药箱带着两个嘴上绒毛都没褪干净的学徒推开人群冲了上来,畏惧地看了他一眼,就低头去抢救马歇尔了。

  他笑了。

  如果是在地球还好说,历经三次工业革命发展而来的现代医学别的不说,起码治疗这种伤势是毫无压力,想要完全恢复过来,需要的无非是时间。可如果是在这儿......瞅着那个放在地球连赤脚医生水准都达不到的本地医师胡乱抓出一把草药揉碎了塞进马歇尔嘴里,而后就开始不知所措的样子,邹鹤鸣觉得自己基本已经看到了那个倒霉鬼的未来。

  真是令人愉悦的事情。

  转身不再理会,他向等候在场边的同伴走去。

  其他观众方才如梦初醒,不知道是谁先喊的,总之,就在他往回走的那一瞬起,山呼就响起来了。

  “COU!COU!!COU!!!”“半只青蛙!!”“肛鶸的蛤蟆!!”

  如同归来的王者,邹鹤鸣敞开双臂,自然地接受了这些用他听不甚懂的语言说出来的,却让他极为受用的赞美。

  “我们赢了。”

  “当然。”

  谭龙上来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黄石在旁边笑着,眉眼之间亦有得色。

  “对了,云希呢?”擦了把脸上的汗水,邹鹤鸣疑惑地看了看二人的身后。

  “找我干嘛?”

  一个娇小的人影忽然从一直立在旁边的熊人维埃里身后闪出来。

  邹鹤鸣指了指自己的拳头,再隐晦示意一下那边还在接受抢救的马歇尔,比划了个口型:“谢谢。”

  “不客气。”

  女孩闻言眉毛一弯,眼带笑意地矜持地微勾唇角,显得很开心。

  “好了,这么一闹,咱们也不可能再在这贝尔蒙堡待下去了。”黄石开口了,他挑挑下巴:“看,那边的几位已经巴不得弄死咱们了。”

  NX酷c匠网首B发P(

  “什么时候走?”

  “明天。”

  “好。”邹鹤鸣挠挠脖子,顺着黄石的指引看过去,毫不客气地甩了个中指,“咱要去准备征服世界了,土鳖们,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