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凌冷的声音传来,只听黑暗中忽然又传来了一声闷响,听起来好像是李隐的声音。看来凌冷果然没有算错,刚才真的就是李隐躲藏在大殿之中。

  又等了一会,周围终于全部都陷入了寂静,我也不再躲藏,连忙走了出去,到了凌冷的身边才发现在她的面前正是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过的李隐。

  不过现在的李隐看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的好,不但是身上带着一些伤口,这时候正在流血,甚至于他的手臂都好像已经断掉了。

  看着李隐耷拉着的手臂,我有点无语,看着凌冷问道,“这才多长的时间,你至于就把他折腾成这个样子吗?”

  现在的李隐实在是太惨了,原来的时候,每次看到李隐都还觉得他有一种风度翩翩的感觉,现在的他则是完全没有了这种感觉了。

  凌冷摊摊手,无奈道,“你以为我想要这样的吗?这家伙可是会厌术的人,到时候万一让他再断一根手指跑掉了的话,我们要怎么办?所以为了保险一点,我就不得不辛苦一点,把他的手臂全部都给折断了。”

  好吧,这也算是凌冷使用暴力的一个理由了,我有点可怜现在的李隐,却见李隐垂着头,好像还不能接受刚刚发生的一切,道,“你们明明都已经离开了,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别说是他,就连我都没想到凌冷竟然会用这一招,到现在我还一直都有点如在梦幻的感觉。却见凌冷冷笑道,“你虽然遁术厉害,但是你的藏匿本领可就没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了。其实我本来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差点就真的以为方世杰已经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呢。”

  李隐冷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话,我想是因为身体上的伤吧。就李隐现在的身体,即使我们不管他让他自己跑,估计他也跑不了多远,毕竟他的身上现在真的是伤叠着伤,估计稍微动一下就会觉得特别的痛苦。

  凌冷在李隐的胸前摸索了一下,最后摸出来了一个小瓶子,中间的时候李隐还想抵抗一下,却被凌冷暴力的给打断了。

  凌冷打开了小瓶子,只见一股淡蓝色的烟雾从里面飘飘渺渺的出来了,最后在我们的面前变成了秦月的样子。原来秦月并没有被方世杰带走,而是被李隐放在这里。怪不得李隐能够在我们没有任何的察觉的情况下把秦月抓起来。

  现在的秦月还有点虚弱,我让她轻轻的倚靠在我的身上,然后看着李隐,愤怒道,“原来就是你偷偷地抓走了秦月,还好秦月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然的话,你就算是死一千次都不够偿还的。”

  李隐对我的话没有任何的感觉,冷笑道,“你应该庆幸你们拦到了我,不然的话,这个女鬼恐怕连半个小时都活不过去。”

  凌冷不等李隐的话说完,上去就是一脚把李隐踹倒在地上,然后道,“跟他这种人废话干什么,直接弄死不就行了吗?”

  说完手掌一翻,直接就取出了匕首,随后手中的匕首在空中划起一道弧线,直直的刺向李隐的胸前。我心说还不知道方世杰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杀了李隐的话也未免太可惜了,连忙道,“等一下,先留着他的小命吧,我们还不知道方世杰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凌冷手中的匕首在李隐眼前一点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对我道,“这种人根本就是顽固不化,你要是好好的跟他讲条件的话,他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绝对是不会说的。反正我也知道方世杰会去什么地方,这种人还是杀掉比较省事。”

  说完手中的匕首骤然下坠,一下子刺在了李隐的右眼之上,廊道里面顿时被李隐的尖叫声充满了。只见凌冷的匕首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猛地往外一剜。

  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凌冷做过这种事情,现在突然看到凌冷用匕首去剜李隐的眼睛,我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快意,李隐痛苦的捂着自己的眼睛,估计舌头都快被他咬烂了,发出闷闷的嘶吼声。

  “现在我觉得我们说的话你就能听了吧。”凌冷冷笑着道。

  李隐现在哪有功夫回答凌冷的话,只是捂着自己的右眼部分,鲜血从他的指缝中不断的流出来,渗透了他的半边脸颊。

  “你他妈的究竟想要知道什么东西?”李隐几乎是嘶吼着喊出这句话的,估计他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这么温柔的女孩会突然下这么重的手吧。说实在的,我也没有想到,我就连想要跟凌冷说两句话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现在的凌冷好像更加多了一层暴戾,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原来的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些事的。但是自从我在这不老城里面遇到凌冷开始,她就好像突然解放了灵魂了一样,性格变得奇怪的不行。

  “他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要知道方世杰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凌冷冷笑道。

  李隐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之前不是说你已经知道了方世杰在什么地方了吗?现在为什么还要我告诉你?”

  “所以啊。”凌冷笑道,语气中带着一种甜腻腻的感觉,“你的回答一定要慎重啊,万一跟我想的结果不一样的话,我可就要动手了。”说着把手中的匕首在李隐面前晃了晃,明晃晃的光芒把李隐脸上的伤痕映的特别的清楚。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也是第一次去那里,他知道了你们就在这里,所以才让我过来的。”李隐说道。

  凌冷听到李隐的话,手中的匕首一晃,就要刺下去。李隐顿时吓得浑身一个颤抖,连忙道,“别动手,别动手,我虽然不知道那地方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可以带着你们去的。”

  凌冷想了想,最终似乎也觉得李隐的说法可以,然后看了我一眼,想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我摊了摊手,说道,“我觉得没问题,就听你的吧。”凌冷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隐冷声道,“要是被我发现你耍什么花招的话,我第一个就会杀了你。”

  说完一把拉起来了李隐,让他在前面带路,而我则是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话,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对劲,我不想就这么搀和进去。秦月现在也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我看了看她苍白的脸颊,问道,“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秦月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问题,就是刚才被他关在那里面,损伤了一些力量。”说完秦月又看了眼已经走到了前面的凌冷两个人,低声道,“我感觉他们两个好像都有点不对劲,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我也随着看了下走在前面的凌冷,虽然之前我已经感觉她变得更加温柔了,但是现在的她好像更加的不一样了,这种变化来的太快了,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毕竟就在不久前的时候,凌冷还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姑娘一样依偎在我的怀抱里,没想到就只是一会的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说凌冷心里有什么苦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又是什么呢?

  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同时把秦月背到了背上,慢慢的跟上了凌冷他们两个的脚步,但是又不敢跟的太紧了,生怕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连跑都跑不了。

  廊道的尽头是一个类似于峡谷的地方,只不过跟普通的峡谷不一样的是,这个峡谷的上面就是黑漆漆的石头。仰头看几乎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而且配合着两边紧迫的石壁,让人没来由的就会产生无形的压力。

  在我背上的秦月尤其受不了这样子紧张的气氛,紧紧地靠在我的背上,轻声道,“我怕。”我闻声连忙抱紧了她的身体,秦月这才淡定了一点,又继续道,“我总觉得前面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这种事情谁能够说的清呢?尤其是在这种地方,说不定前一秒还特别安全的地方,就会变成人间炼狱,我们能够做的就只是随机应变而已。不过为了不让秦月太紧张,我还是强装镇定的道,“没事,还有我在这里呢,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然而我的声音刚落,老天爷就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只听背后忽然响起了咝咝的响声,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是我听错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声音非但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渐渐成雷鸣之势。

  走在最前面的李隐突然栽倒下去,凌冷上去看了一眼,却又立马退了回来,然后对我们叫道,“快跑,是蛇。”

  #。酷匠v网yH唯Y…一bq正XV版,%其他都eY是/C盗《o版IQ

  真的出事了!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是应该称呼秦月预言家还是乌鸦嘴了,双臂紧紧地抱住了秦月的身体,看着周围还有可能跑掉的地方,疯狂的往前跑,至于倒下的李隐,谁还管他的生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