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玄点了点头,又重新往烟枪里面装了一点烟丝,点燃了,然后道,“这两件事来的实在是巧合的太过于蹊跷了,让人不得不怀疑。我想你还是去泰山看一下比较好,就算我的猜测错了,你也可以顺便寻找一下青龙,毕竟你迟早都要去的。”

  石破玄这话我也赞同,忍不住点了点头,但是当我学习了这些天的道术之后,我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卑微。之前的那些天如果不是凌冷她们一直保护我的话,就凭我的那点本事,估计早就见了阎王了。

  现在我想的虽然很美好,可是我真的能够从孟家的眼皮底下找到青龙,并且将之带走吗?我有点不相信,于是看着石破玄道,“这些我倒是知道,只不过凭我现在的这点本事,估计到了孟家的眼里连只蚂蚁都不如,我真的能从他们手里抢到青龙吗?”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现在能够交给你的也差不多都交给你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自己领会了。”石破玄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对我道。

  我心说你丫的逗我呢,我到现在也才学了几样东西而已,这就已经把你的东西学完的话,那天师道的东西也太少了。

  石破玄可能也发现了自己这话说的有点离谱了,连忙咳嗽了一下,接着道,“当然,我天师道的东西数之不尽,一时半会也不可能都交给你,现在我交给你的这些东西你只要能够领悟了,就已经足够应付泰山之中遇到的一切事情了。”

  》酷匠/c网*唯q.一G正@版sI,其Z他i。都是盗版@W

  我有点不信石破玄的话,这家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骗我了,“师傅,你真的确定吗?”

  石破玄一副很正经的模样,郑重的点了点头,对我道,“那是当然,师傅还能骗你不成。”

  我心说你丫的已经不是第一次骗我了,不过这时候我倒也没有兴趣跟他说这个,接着道,“那我现在就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冒险了,你这个当师傅的难道就没有什么可表示的吗?毕竟我已经是天师道最后的香火了。”

  石破玄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能力不怎么样,耍赖的功夫倒是一流的。到了现在还跟我耍赖,你就算是不这么说,我难道不会给你点东西让你防身吗?”

  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我不是害怕师傅您老人家贵人多忘事,忘了给我留点东西嘛。”

  石破玄无语的看了看我,然后顺手从口袋里取出来了一个锦囊,扔到了我的手中,说道,“拿好这个锦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打开,因为这个东西就只能够使用一次,也就只能够救你一命,知道了吗?”

  我原本还以为石破玄会给我个什么法宝之类的,没想到他给我一个锦囊,忍不住的有点失望。顺手把锦囊放进了口袋,然后嗯了一声,以表示我的不满,希望石破玄能够良心发现,再给我拿一点什么东西。

  谁知道石破玄早就看透了我的伎俩,给玩了锦囊就什么都不肯给我了。只见他收起了烟袋,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房间,临了的时候对我道,“其实你现在拥有的手段已经很多了,只是你自己不懂得融会贯通,才会导致你好像什么都不会。”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听石破玄继续道,“现在时间也不多了,你还是收拾一下东西吧,等到晚一点的时候让明非送你过去。秦月都已经等了你很久了,你们俩好好谈谈吧。”我闻言转身,却见秦月的灵魂就在我的身后不远处漂浮着。

  秦月见我回头了,估计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点猝不及防,脸蛋一下子就红了,低声道,“那个我醒之后看到你不在房间里了,还以为你又去修炼了,就一个人来逛逛,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们。”

  也不知道秦月是从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我们的对话被她听去了多少。不过既然石破玄都没觉得怎么样,应该没关系才对,我笑道,“今天师傅有点事有处理,我运气还不错的可以先休息一下,倒是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你现在的身子还那么虚弱。”

  从上次秦月苏醒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了,但是她的身体却一直还是很虚弱。据石破玄诊断了之后,说她这是灵魂刚刚聚合后的自然反应,只要让她不要损伤到自己的力量,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秦月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对我道,“我都已经死过一次了,难道还会再死一次不成?你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会出问题的。”然后她看着我身后石破玄离开的背影,道,“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你真的决定了要去泰山了吗?”

  我就害怕秦月会问这个问题,因为她现在的灵魂还太虚弱了,我真的不敢冒险带着她去,本来我还在纠结到底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她一问我就更难受了。

  我想了想,然后道,“师傅他老人家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能够做这件事的就剩下了我自己了,我就是想不去也不行了。况且……”我刚要说况且凌冷也在那里,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转念心里一想,我如果这么说了的话,秦月该不会误会我跟凌冷有什么吧。

  秦月却善解人意的抚摸着我的脸颊,笑道,“况且青龙还在那里是吧,我知道你想要早一点得到灵魂禁书,所以才会去的。只不过我总觉得这一趟不是那么的安全,也许会出什么乱子也说不定。”

  就算是出了乱子也没办法,就算是什么都不说,就单单是凌冷在那里,我也要去看看的。毕竟之前的时候凌冷已经帮了我那么多了,现在她明显遇到了危险,我也应该想办法帮帮她才对。

  “这样吧,你去的时候,我也要跟在你的身边,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说着,秦月趴到了我的肩膀上,轻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