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石破玄又一如往常的来叫我起床修炼,不过不愧为师傅,竟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秦月的事情。然后盯着我放在床头的碧玉瓶,嘴角微笑道,“等了这么久,终于醒了吗?”

  既然石破玄已看出来了,我只能点了点头,“是的,昨天醒的。”

  “醒了就好,你让她好好休息吧,你的修炼可不能停下。”石破玄看着我笑道。

  我就知道石破玄会这么说,所以也没什么可意外的,转身看了下碧玉瓶,秦月的灵魂现在就在那里面休息。

  “好的,我马上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现在一看到秦月这样子就觉得特别的心安,起码我不用再每天那么担心她醒不过来了。

  石破玄听到我的话,好像还要说什么,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他也没有开口,而是转身离开了这里,估计是去等我了。

  等我把一切都收拾停当,就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我离开了房间,在大厅里找到了等待我的石破玄。这老家伙正在大厅里面抽烟,黑漆漆的房间里亮着一点小红点,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吸气的声音。

  “开心吗?”听到我的脚步声,石破玄问道。

  “嗯,当然。”我点点头,然后靠近了石破玄,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抽了两口。

  石破玄却一下子把我嘴里的烟拿了下去,笑道,“在你师傅面前还装什么忧郁,而且有烟也不知道先孝敬你师傅。”

  说完他直接就把我的烟叼在了嘴里,一幅老流氓的模样。我哭笑不得,心说我就是抽根烟,至于这么大的仇恨吗?而且还把我的烟给抢走了,不过随着跟他的接触越来越多,他老流氓的一面也早就暴露在我面前了,我也是见怪不怪了。

  “师傅,今天您老要传授给我什么新东西吗?”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道,因为之前的时候石破玄就曾经告诉我,贪多嚼不烂,所以能少教我一点就少一点,每次我抱怨的时候都会补上一句艺在精而不在多。

  “等你什么时候把你的水火经参透了再说吧,现在教你新东西,还太早了。”石破玄差不多抽完了我那根烟,然后缓步走了出去,边走边道。

  不过石破玄虽然话是这么说的,这么多天以来,即使我并没有参透水火经的奥义,他还是陆陆续续地教了我特别多的东西。而我也都没有浪费,把这些东西全都给接收了。

  随着修炼的逐渐加深,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理解更加深刻了,原来一眼看去清楚无比的东西现在看起来也总觉得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蕴含在里面。我知道,这代表着我越来越接近这个世界,也正在一点点的远离另外一个世界。

  当我修炼了大概有两个月的时候,那天早晨我一如既往的在等待石破玄来叫我,然后带着我在东莞城里面到处晃悠。可是让我奇怪的是,这天我一直等到了天亮都没有等到石破玄的到来,整个门外都是安安静静的。

  这是不同寻常的,石破玄平时带我修炼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不按时了,按照他的理论,就是天地精华都是按照一定的规律在天地间循环出现的,如果我们不按时修炼的话,那么就没办法汲取到我们需要的能量。

  终于等到天彻底大亮的时候,我再也等不下去了,于是推开了门,去找石破玄,想看看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了,然而我在石破玄的房间里并没有找到他,他房间的被子什么的都叠的非常的整齐。

  如果不是他没有回来的话,他就是早已经起来了,然后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却没有带上我。

  他去哪里了呢?

  我在心里想着,同时往周围又看了看,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线索什么的,不过却看到了明非从远处慢慢走来。他穿的是一身的西装,好像很正式的样子,表情也很严肃,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一向乐观的明非都成这个样子。

  “老石说的果然没错,你就在这里。”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明非一脸早就已经看透了我的行踪的表情,然后道。

  我听到了他提起石破玄,正在想石破玄去了哪里,不由得开口问道,“你知道师父在哪儿吗?”

  最…*新%x章节{&上Z酷(c匠1+网

  “不得了啦,你这才练上几天啊,就已经是师傅长师傅短的了。”明非一听我叫石破玄师傅,嘴巴一咧笑道,完全没有了刚才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严肃的模样。

  我是忍不住的一阵无语,心说我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乐天属性了,无奈道,“咱们能不能不闹了?师傅今天的行踪有点不正常,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明非一听我叫石破玄师傅,立马又是笑个不停,我连忙作势就是一巴掌下去,明非这才停下来,一脸正色道,“其实在我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还记得之前差点被你揍得那个冻仔吗?”

  这我怎么能忘呢?不过石破玄又跟他扯上什么关系了?难不成是过了这么久,那个冻仔又觉得气不过,所以现在又带着孟家的人来挑衅了?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你看看你这表情,你是要把他们给砍死吗?”想着想着我就寻思着是不是又要开始打架了,毕竟现在都已经那么久没有跟人打架了,我还挺怀念的。

  不过明非摧毁了我的这个想法,只听他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昨天夜里吧,孟家忽然传来消息,说是有大事要跟老石商量一下,老石过去折腾了一夜,我也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现在刚刚回来。”

  “他把冻仔带回来了?”听完了明非的话,我在心里一怔,然后忍不住问道。

  明非一打响指,“猜的不错,老石弄了一夜,结果把冻仔给带回来了,现在正在大堂里面呢,说是找你有什么事情,我这才过来的。”

  原来如此,我心里稍微明白了几分,然后点了点头,道,“走吧,去看看冻仔有什么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