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对石破玄的拜师仪式不怎么喜欢,但是过了这个仪式之后,我还是成为了石破玄的徒弟。我知道,对于这个世界,我现在再也没有那么孤单了,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员,无法分割。

  “怎么样,弄好了吗?”明非倒像是早就已经算好了一样,石破玄刚喝完了我的弟子茶,给我说完话,他就屁颠屁颠的赶了进来。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有点幸灾乐祸,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石破玄,哦不,现在应该叫师傅了。师傅倒是对明非没什么反应,点头看着我道,“他已经过了拜师礼了,虽然说中间的过程有点乱,不过他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弟子了。”然后他转身离开了房间,慢慢道,“修炼从明天开始,别迟到了。”

  我反应迟钝的嗯了一声,直到石破玄都已经离开了房间我才反应过来我就要开始修炼了。

  明非拍了我一下,笑道,“恭喜你啊,小子,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幸运吗?老石可是不怎么收徒弟的,我原来见过好多根骨并不比你差的人想做他徒弟他都不收呢。”

  这话我倒是信,刚才的时候石破玄自己也曾经说了,他这辈子除了我之外也就只收了一个徒弟,好像是一个姓龙的人。

  “对了,师傅跟我说他还有一个弟子,好像是姓龙的,你原来见过他吗?”我猜明非应该见过,毕竟看他跟石破玄的关系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肯定知道点什么。

  明非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那他后来怎么样了?我之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人讲过?”我好奇道。

  明非却摇头道,“本来龙吟是老石这辈子最得意的杰作了,他穷尽了毕生的精力来教导他,他也不负众望,成为了实力不弱于老石的存在。”

  明非说着,突然看着天边,叹气道,“可是当初在泰山寻宝的时候,龙吟和老石遇到了另外一批人,他们俩的实力不敌,最终龙吟为了救老石,一个人坠落了山崖之中。后来我们几个曾经不止一次的寻找,却怎么样也找不到了龙吟,就连尸首都没有看到过。”

  “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人,竟然连他们两个一起都对付不了?”石破玄本来就已经很厉害了,龙吟又是一个实力不弱于他的人,他们两个加起来都对付不了的人,那究竟要厉害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对于我的这个问题,明非好像并没有什么回答的打算,支支吾吾了一会,然后才道,“至于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以后有机会你自己问老石吧,不过我想他可能不会告诉你的。”说完明非好像就失去了说话的打算了,转身就要离开了这里一样。

  8看RY正\O版:章y_节fS上r@酷匠网

  “你干嘛去?”我见明非这就要离开了,顿时有点蒙圈,忍不住问道。

  谁知明非头也不回得道,“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老石估计还要折腾你,你还是早点休息吧,现在我带你回你的房间。”

  我有点无语,看来今天明非是不打算继续跟我说什么了,我无奈的跟在了他身后。

  接下来的时间特别的无聊,也不知道明非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了,直到最后离开了房间的时候,才说了一句,“有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随便什么都能够翻起来的,你如果想要知道的吧,那我劝你不要着急,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看着明非消失在了门口,然后我一个人想了很久,却还是什么都想不明白。秦月的碧玉瓶还在我的身上放着,我用手抚摸着碧玉瓶冰凉的瓶身,只觉得有一股芬芳沁人的气息涌入了我的鼻尖。

  “秦月,我现在这样子做,对吗?”透过窗户,月亮冰冷冷的照进来,我这才发现天已经这么晚了,看来我真的是到了休息的时候了。

  碧玉瓶没有任何的反应,明非之前就曾经说过了,秦月的灵魂现在还特别的虚弱,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才可以,他也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现在,我抚摸着碧玉瓶,一个人落寞地躺在了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慢慢的陷入了沉睡。

  …………

  第二天我还没有睡醒,就已经被石破玄弄醒了,然后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带着我在城里到处乱逛。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铜器,一路走来,他一直都盯着那个东西,好像是打算在城里面找什么东西。

  “师父,我们这是要做什么?”我们俩饶了大半个东莞之后,我有点好奇道。不过石破玄倒是没有一点搭理我的样子,依旧看着前方,目光坚定。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吐槽一下我们的打扮了,我们两个一个人穿着一件军大衣,把自己都包裹在大衣里,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我们俩这个造型,估计还以为我们俩是农民工或者神棍了。

  尤其是石破玄的手中还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你能看到什么东西吗?”走了很久之后,也不知道石破玄是不是累了,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就站在一棵树下面,回头看着我道。

  我莫名其妙地往周围看了看,却意外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什么东西?”天色还比较暗,好多东西都还看不清楚,我摸索绕着树走了一圈,最后疑惑道,“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石破玄忽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嘴角向下,两只眼睛却忽然往上翻起来,倒是吓了我一跳。不过这个动作他只维持了很短的时候,然后又恢复了正常,道,“有些东西你只凭肉眼凡胎是看不到的,你要学会用你心灵的眼睛。”

  说完石破玄还不等我说话,右手骤然一伸,两根手指一下子就按到了我的眼睛上面,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世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听石破玄道,“别再关心肉眼所看到的一切,用你的心去感受,感受周围的一切变化,一丝一毫都不要放过。”

  我立马安静下来,听从石破玄的话,开始用心关注周围的一切,果然在我眼前的那片漆黑渐渐的变得明亮起来。我开始能够感受到石破玄按在我眼睛上的两根手指,然后是他的整个人。

  最后周围的一切都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只不过跟正常的用眼看到的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这个世界是没有色彩的。

  然而就在我为这一切欣喜若狂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耳边有一丝冰冰凉的气息,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我的耳边吹气一般。我有点好奇,心说石破玄明明就在我旁边,怎么还会有人在我的身后呢?

  “我靠,这特么什么玩意?”我转过去的一瞬间,只见一张溃烂的不行的脸在我的背后吊着,而在那张脸的下面,是一个破烂不堪的脖颈,然后是一个同样残破的身体。

  这多亏了我原来曾经看到过鬼怪,不然的话,我真的会被这一下给吓坏的。

  石破玄见我这个反应,却忽然松开了压在我眼睛上的手指,轻笑道,“看来你终于能够看到了。”随着他的手指离开了我的眼睛,我也睁开了眼睛,周围的世界重新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让我惊喜不已。

  不过当我回头的时候,却见身后果然站着那张破烂不堪的脸,只是跟之前不同的是,现在的这张脸更加的具体,更加的形象,也更加的让人觉得恐惧。

  “你没看错,这就是一只鬼,而且从一开始它就站在你的身后,而你只是刚刚看到了而已。”看我的反应这么大,石破玄微微一笑,然后道。

  “这是个什么意思?”我指着那张一直都不动的脸,然后问道。

  却见石破玄转身看着他背后的那棵树,道,“槐树,又称阴木,因其名字里面有一个鬼字,所以阴气一直很重,也是孤魂野鬼最喜欢徘徊的一个地方,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只孤魂野鬼。”

  我的天,原来石破玄打的是这个主意,怪不得他偏偏就停在了这里。

  “那你是让我把它消灭了吗?”

  “不,这只是你众多修炼中的一种,以后每天的这个时辰,你都要来到这里,打开你的天眼。然后静静的感受这周围流动的阴气,同时跟这些孤魂野鬼相处。”石破玄道,然后又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切记,不管这些孤魂野鬼做了什么,你都绝对不能伤害它们,这也是修炼中的一种。”

  我看了看身后那张恶心无比的脸,真的是很难压抑住想打它的冲动,也许石破玄说的对吧,我要是能忍住了跟他们相处,起码也证明了我耐力足够。

  “好吧,我记住了,可是我们要什么时候你才教给我道术吧。”

  石破玄只是微笑点头,然后道,“快了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