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想好去哪儿了吗?”我抱着秦月一会儿,然后揉了揉她的额头问道,“是决定继续待在这里,还是换个其他的地方呢?”我深深地呼吸着空气中伴随着的秦月的气息,这种感觉真的好久都没有了。

  “我想回学校看看,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去过了。”秦月抬起头,看着我的脸说道,“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我想让你陪我上学。”说完她又偷偷地笑了一下,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早就已经不是学生了好吗?

  更新最cj快上W酷$匠网7◇

  “可是我并不是学生啊,我怎么陪你上学呢?”我无奈的松开了秦月,然后皱眉道。

  这实在是一个恐怖的想法,我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让我去上学,这未免就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老师连我都不一定认识,你不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学生?”秦月说道。

  我想了想,秦月说的也对,反正现在的大学生根本就是谁也不认识谁,我就算进去了也没什么,我其实有点杞人忧天了。只不过我还是有点强迫症似的不想去,也没有什么原因。

  不过既然秦月都已经说出来了,我怎么可能还不去呢?就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呢?”

  秦月皱眉想了一下,“你现在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吗?”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好像是没有什么事情了,而且就算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石神婆也不会让我做的。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只要是我身上的白虎不被夺走就已经足够了吧。

  想着这些东西,我的心里不由得有点郁闷,于是道,“看样子石神婆他们应该没什么事情交给我,怎么了?”秦月高兴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既然你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那么我们收拾一下就准备离开吧。”

  “嗯,这样也行,走的时候和神婆说一下就可以了。”我点头,然后揉着小姑娘的脸蛋道,“现在开心了吗?我们就要从这个压抑的地方走了。”

  秦月挣脱了我的手掌,然后嘟着嘴道,“不开心,你老是揉我的脸,时间长了变丑了怎么办?”我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好啦,我不揉不就是了,我们去收拾东西吧。”秦月点了点头。

  其实说是收拾东西,可是在这里我们俩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我又把刚刚得到的乌月轮带在身上,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然后我跟秦月就准备往石神婆住的房间去,跟神婆说一下就应该走了。

  然而还不等我们过去,就看到叶轩已经站在了路口等着我们俩,一副翘首以待的样子,也不知道她究竟等了有多久。我有点好奇她等我们俩干什么,于是走上去问道,“你怎么站在这里?你现在不是应该陪在石神婆的身边才对吗?”

  叶轩微微一笑,“就是石神婆知道了你们要去找她,所以才让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她老人家现在已经休息了,没办法见你们,所以就让我来跟你们说。”一听叶轩说石神婆因为睡了没办法见我们,多多少少我还是有点不爽的,不过一想我们就要离开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神婆让你告诉我们什么?”我有点困惑,如果石神婆真的是不想要见我们的话,那么她大可以不见我们,又何必让叶轩专门出来等我们呢?所以对于石神婆让叶轩告诉我们的话,我忍不住的有点好奇。

  叶轩无奈的摊了摊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神婆猜到了你们会离开这里。”说着,叶轩又试探性的问道,“你们俩确实是打算离开的吧?”

  我点了点头,“我跟秦月现在都已经没事了,就不好意思在这里继续打扰石神婆了,再说我现在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秦月又要回学校上学了,所以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还可以随时再来。”

  “其实你们在这里也没什么打扰的。”叶轩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又接着说道,“神婆早就猜到了你们会选择离开这里,所以就让我们告诉你们几件事。”我知道石神婆是这么打算的,而且正在等着听她告诉我石神婆告诉我这是什么事呢。

  “神婆说现在的方世杰应该已经离开了东莞了,去到了哪里她老人家虽然不知道,不过你自己一个人出去是没问题了,不然的话神婆还真的不太敢放心让你出去。”叶轩道,“不过即便如此,你还是要小心为上,毕竟灵魂禁书不是一般的东西,天下并不只是方世杰一个人对它感兴趣,没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跟灵魂禁书有关系。”

  我点了点头,扮猪吃老虎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叶轩又道,“还有,那个乌月轮虽然非常的厉害,但是毕竟跟邪器有点像,如果不是生死关头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让它沾了血比较好。”

  我闻言拿出了乌月轮,看着它没什么特色的外表,忍不住道,“既然这玩意这么危险,那么你还要把它交给我呢?你直接就把它给扔了不就行了吗?”

  “拜托,这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好吧,早在方世杰把它钉在你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它送给你了,而且就算是我不告诉你怎么引发它,你以后也肯定会把它给引发的,到时候你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会更容易出事。”

  虽然我不想就这么承认,不过叶轩说的不错,我也就只好勉强承认了,“那这个也是神婆告诉我的吗?”

  “不是,神婆不知道关于乌月轮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之前看到的,现在告诉你,你一定要记好了,千万不要随便的就用它屠戮生灵。”叶轩道。

  我皱眉看了看乌月轮,问道,“那如果我真的用它伤了人的性命呢?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东西或多或少的身上会带着一点邪气,一旦沾染了太多的血,就会激发上面的邪气,对于它的主人没什么好处,总之你听我的就好了。”叶轩貌似有点受不了我的问题这么多了,有点小郁闷道。

  “好吧,我知道了。神婆还有什么其他的话吗?”我把乌月轮收了回去,然后牵起了秦月的手,如果石神婆没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们就准备离开了。

  却见叶轩转头看了眼我旁边的秦月,想说什么却又忽然停了下来,眼中闪烁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怎么了?这事跟秦月有关系吗?”我看着叶轩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道,秦月也有点好奇石神婆有什么话想跟她说,说道,“没事,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能够接受的。”

  叶轩歉意的看着秦月,然后道,“神婆说秦月之前虽然躲过了死亡的命运,但是命运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往后的时候这个东西会一直伴随着秦月,说不定什么时候……”说着说着叶轩就停了下来,估计是连她都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吧。

  然而就算是她不继续说下去,我也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秦月虽然逃过了一劫没有死,但是这不代表她就躲过了那种事情了。往后的时间里,她随时都有可能会失去生命,到时候恐怕就不能够再次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救她了。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之前的时候石破玄就已经告诉我了,没什么,我既然能够救她一次,就一定还能救她两次三次,只要我还在,就一定不会让她出事的。”我听完了叶轩的话,淡淡道。

  叶轩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停了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吧,你做事的时候注意一点,如果有什么事情解决不掉的可以来找我们。”

  “方世杰都已经离开了这里了,你们还要在这里继续待着吗?”我突然想起来了叶轩刚才说方世杰已经离开了东莞,这时候却又听她的意思好像最近不打算离开的样子,有点困惑。

  “神婆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在这里做,所以就要继续待几天,不过石破玄好像一直都会待在这里。”叶轩道,“对了,你有时间的话就去找一下石破玄吧,听说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神婆说他要收你做徒弟,有时间的话,你要找他拜师了。”

  石破玄终于要收我做徒弟了,这估计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吧,我有点高兴道,“好的,我知道了,回头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看的。”说完我看叶轩好像也没什么话说了,点点头道,“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叶轩点点头,秦月自从听到了叶轩说的话之后就有点沉默,我牵着她的手,慢慢的走远了,再回头看的时候,叶轩依旧站在你原地,看着我们两个不断走远,像是一个无怨无悔的影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