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手,别动手。”我看凌冷匕首一下没有砍到我,紧接着身子又往前倾,好像准备再补一刀的样子,顿时吓得胆子都要裂了,连忙说道。

  凌冷停了下手里的动作,只有手中的匕首还泛着微微的寒光,我一看这样,心说她这难道是打算不杀了我就没完了吗?

  漆黑的房间里她白皙的身体有如一块洁白的玉,泛着幽冷的光泽。

  “你还想说什么?”凌冷说道,调转了一下手中匕首的方向,不过我可不认为这是她打算放过我了,相反,我觉得她才能更加快速地把匕首插进我的体内。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看着她的脸,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胳膊太痛了,才会那样的,你想多了。”

  凌冷根本就没有听我解释的意思,面无表情道,“还记得我从一开始就警告你的事情吧,现在就到了我执行的时候了。”说完步伐一跨,又追上了我,一副一定要砍死我的模样。

  我吓得一跳,不过这间房间实在是不怎么大,我这一退,登时撞在了墙壁上。

  现在彻底没有退路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向我靠近的凌冷,真的是想要死的心都有了,心说我刚才发什么神经不好,却偏偏要摸一下她,搞得现在连下台的机会都没有了。

  凌冷终于逼近了我,把我挤在了墙角,我看着她白皙的身体,终于忍不住道,“你就算是想要杀了我,那你也要先把衣服给穿好了再说吧,我可不想等会我再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到时候我就算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凌冷顿时停了下来,我能感觉到她尴尬的表情,于是低声道,“没事……”可是我的话还没出口,她忽然一个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同时冷冷道,“色狼。”

  我顿时委屈的不行,心说刚才的算是我占了便宜,可是这一次我可没有占便宜了,干嘛又骂我。

  酷`l匠nx网唯一2Z正*j版,%Y其他ze都y◇是盗)/版0

  不过凌冷并没有搭理我的打算了,身子连忙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估计是回去穿上衣服了。黑暗中也看不清楚她在哪里,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声音。在这段时间里,我才想起来我身上还带着伤,之前因为要帮凌冷疗伤,都没有注意到。

  腰上的伤口都崩裂了,血液已经把我的衣服给弄湿了,不过现在一共也就只穿了一条裤子,空气中游荡着血腥的气味。

  这时感觉到了身上的疼痛,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起来,我慢慢的蹲了下来,想要找一个什么东西,希望能够止住我身上的伤口。

  然而这只是一间破旧的屋子,根本就什么东西都没有,我摸索了半天,只摸到了一手的灰尘和木屑。就在这时候,只见周围一下子亮了起来,原来是凌冷已经穿好了衣服,这时候把火堆给弄亮了。

  “现在我们再来算算账吧。”凌冷点亮了火堆,脸上挂着冷俏的表情,缓缓开口道。

  不过我现在身上的伤真的是已经到了极限了,随便动一下都有可能会牵动伤口,这时候就只能听着她的话,苦笑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凌冷刚开始还是拿着匕首准备教训我的样子,忽然发现我变成这样,冷俏的脸蛋上闪过一丝诧异,然后跑到了我的身边,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几次想开口却没说出一个字。

  凌冷看我这样,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般,伸手扶起了我,看着我身上的伤口,道,“原来你的身上还有这么重的伤,你怎么不早点说呢?”说完不等我回答,就把我扶正了,帮我处理身上的伤口起来。

  我现在的上身是赤裸的,凌冷就这么毫无忌讳地帮我疗伤让我有点感动,同时这场面也着实有点香艳。我看下凌冷低着头帮我处理伤口的模样,微笑道,“刚才不是还想要杀了我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我这话说的其实就有点欠揍了,本来凌冷好像都已经不打算再提那事了,偏偏又被我自己作死提了出来。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果然只见凌冷的手指猛地一个用力,按在了我的伤口上,顿时疼得我眉头直皱,心说果然还是最毒妇人心。

  “这一下算是对你刚才的话的惩罚。”凌冷抬起头,看着我已经因为疼痛而显得扭曲的脸,说道,“你是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救回来的,现在再把你杀了,那么我受这么多伤就算都浪费了,所以暂时你还不能死,不过这也不是说我不会杀你,你的命肯定是我的。”

  我好不容易听到凌冷说这么长的一段话,没想到她说的全都是威胁,让我有点胆寒。不过她说现在不会杀了我,还是让我比较舒服的,虽然她说以后可能还会要我的命,不过女人终究是善变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放过我了。

  我乐呵呵地点了点头,连忙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这样了。”

  凌冷估计本来也就是吓吓我,没有打算真的杀了我,毕竟我刚才占了她便宜,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就太过不去了。听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微微点了点头,又继续帮我包扎伤口了。

  因为她已经帮我弄过一次了,所以这一次也就显得轻车熟路了,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把我的伤口都给包扎上了。我一见伤口都处理好了,连忙就准备站起来,老是这么坐着,我腿都要酸死了。我虽然身体还是有点虚弱,但是勉强站起来应该没什么。

  谁知道我还没站起来,凌冷却一下又把我按了回去,只听她道,“你现在的身体还有点虚弱,还是别乱动了,好好休息一会吧,我估计这天色也快要到早晨了,我们等早晨再出去吧。”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现在的方世杰几个人肯定还都在外面寻找我们,我们如果现在出去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撞上他们,凭我们俩现在受伤的模样,恐怕连对付一个洛菲都是问题,就不用提方世杰了。

  “可是如果我们一直呆在这里的话,等到方世杰他们找了过来,我们岂不就成了瓮中之鳖吗?”我看着凌冷道,“之前的时候方世杰既然能够找到我们,也就说明了他肯定有办法再次找到我们,一直待在这里并不算什么好办法。”

  凌冷噗嗤一笑,然后看着我,仿佛在跟一个脑残说话般笑道,“难道你忘记了我之前是怎么一次次躲过方世杰的追踪得了吗?如果我想要躲藏起来的话,恐怕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找到我。你是不是傻了?连这都忘记了。”

  本来我很少能够看到凌冷笑得时候,这时突然见到她笑得这么灿烂,还有点开心地,可是她接下来的话,实在是让我有点不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以表示我的不满。不过凌冷根本不搭理我这样,接着她的话继续说道,“方世杰虽然强大,但是想要找到这里的话,恐怕还要一点时间,你就放心吧。”

  对于这一点,我倒是相信的,之前的时候凌冷就已经向我们证明过一次了,那时候方世杰和石破玄都在寻找我们,可是却依然没有找我们。不过我想说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我们明天出去了应该怎么办?如果方世杰他们今天找不到我们不死心,明天继续呢?

  我们真的能够成功的躲过去,并且回到宴孟斋么?我有点不放心,不过凌冷却仿佛一点都不担心一样,自信满满的转身去准备布置她的阵法了。

  这不像是她的一贯作风,平时的凌冷应该没这么简单就松懈下来才对,我愣愣的看着凌冷的背影,然后道,“凌冷?”凌冷听到了我的话,于是回过头,看着我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连忙摇了摇头,示意我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又接着道,“我没事,反倒是你,真的没有问题吗?我怎么感觉今天的你有点不一样?”我不说这话还好,我的话一出口,就见凌冷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对我道,“那你觉得我怎么样才跟平时一样呢?”

  我心说这就是你平时的模样,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胆量开口,只能尴尬地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是我多想了,你先布置阵法吧,等方世杰找到这里就麻烦了。”凌冷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转身回去布置她的阵法了。

  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心说现在也没我什么事了,还不如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都等到明天再说。于是找了个角落的地方,躺倒在角落里,疲惫感顿时席卷而来,不过是一会的时间我就已经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是我的梦还是什么,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凌冷走到我的面前,然后看着我手腕上被她咬出来的齿痕,轻声说道,“你要记住,这是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记,是属于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