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暗暗的看着女鬼的身影,同时在心里盘算着在什么地方反击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手中的铁棒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甚至有汗水从我的手心渗了出来。

  然而正当我紧紧的盯着女鬼的时候,却忘记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我眼前的这个并不是普通的人类,并不能用普通人的看法来对待。第二件事就是这里其实并不只是我们两个人,这里也不是我们两个决战的地方。

  就在女鬼的身影靠近了我的身体大概两米的距离的时候,我已经算好了,就在这时候出击,我的力量能发挥出巨大的效果。脚步猛地往前一跨,手中铁棒骤然挥出,向着前方的女鬼一棒砸过去,中间还刻意地调整了下角度,把铁棒对准了她的脸颊。

  然而让我惊呆的一幕发生了,当我的铁棒砸在女鬼的脸上的时候,并没有产生我想像中的那种结实的触感,而是好像这一棒打在了空处,砸碎的只是泡沫一般,铁棒一棒就把女鬼的身影给砸成了碎片。

  碎片片片飘落,在半空中散发出淡淡的荧光,犹如一粒粒碎裂的星星一般。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原地愣了一刻,然后我好像想到了什么,骤然回首,手中的铁棒一下挥出。

  这一下的效果依旧不怎么理想,我的背后并没有任何的人,这个车间里面仿佛除了我自己之外谁都没有了,一瞬之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疑惑的抬头看了下刚才洛菲所在的地方,却见洛菲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见我看着她,洛菲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然后道,“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没有说话,同时也没有心情搭理洛菲,女鬼肯定就躲在这里的某个角落,只是会在哪里呢?

  “在你后面。”正当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周围的时候,突然听到洛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心里一惊,虽然打心眼里不相信洛菲的话,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后转了一下。

  女鬼果然就在我的身后,峨嵋刺已经高高举起来,正准备刺我的样子。

  “在你后面呦。”看到我回头,女鬼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对我说道。

  奇怪的是她手中的峨嵋刺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刺下来的打算一般,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有点迷糊,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背后一痛,洛菲又是一刀捅在了我身上。

  痛!要命的痛!

  我真是傻了,竟然连鬼的话都相信,她们说的就一个人对付我,我竟然真的信了。洛菲的匕首刺进我的身体的一瞬间,我在心里怒吼了一声,把自己狠狠地骂了一遍。

  不过现在的我身边没有一个刘天来分散我的心,我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样子束手待毙,就在洛菲的匕首捅进了我的身体,正打算继续往里面捅的时候,我忍着巨大的痛苦猛地往前一扑,直接把我面前的女鬼在压在了身下。

  匕首也由此顺势从我的背后脱落,我不管洛菲还有什么动作,一手扔掉了铁棒,然后揪起女鬼的肩膀就是一拳,直接捶在了她的琵琶骨上。

  女鬼本来是正面对着我的,手中还握着峨嵋刺,不过她估计也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做,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她的身上。

  女鬼虽然不是人的身体,而且力量强大,不过终究只是个女鬼的躯体而已,怎么能抵挡的了我带着白虎之力的一拳?毕竟白虎最重要的力量就是辟邪,对于她们这种女鬼有着一种天然的克制。

  听得女鬼一声惨叫,一张俏脸痛得扭曲起来。

  就在我准备落下第二拳的时候,身后的洛菲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双手一送,又要把匕首刺进我的身体。不过这一下我已经有了防备,怎么能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得逞呢?

  我双手抓住了女鬼的肩膀,同时顺势往前一滚,直接避开了洛菲的这一下势在必得的攻击。双脚落地的一瞬间,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抓着女鬼的身体,运转力量,一下拎起来了女鬼的身体掼在地上。

  女鬼的身体应该不是实体,也不知道这一下究竟能对女鬼造成什么伤害,我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丝毫不敢停留地往后退去,直到背后撞在了一个柱子上才停下来,生怕再有什么人从我的背后跑出来。

  腰上的伤口还没好,现在背后竟然又挨了一刀,我有点无语,然后脱下衬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的把伤口包扎了一下,又重新去看洛菲她们俩。

  我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果然没有对女鬼造成什么伤害,只见她已经俏生生地站了起来,怨毒地看着我。我有点头疼,心说刚才我用的力气那么大,如果是个正常人的话早就已经被我打烂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果然还是学了道术比较好,我又想起来了当初石破玄用符纸降伏黑鬼的场景了,心说那时候石破玄举手投足间就能降伏鬼怪,哪里像我,费尽了力气还是没什么卵用。

  我叹了口气,然后揉了揉有点发疼的手腕,说道:“真特么的跟粪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怎么打都没反应。”

  女鬼伸手擦了下嘴角,像是要从嘴角上擦掉血迹一般,只听她冷声道,“你如果不是因为白虎的缘故,还以为真的能够伤害我们吗?”

  我心里郁闷,不过她说的也对,我现在除了力气大一点,其实什么还都不会,如果不是因为白虎天生就对这种鬼怪有克制的话,估计我还真的一点都伤不了她们。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了头顶传来了一声巨响,好像是有什么人跌倒了一般,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大。这顶棚是铁皮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坚固,不过已经在风雨中冲刷了这么久,现在又受到了这么大的撞击,估计也差不多到头了。

  紧随着那阵巨大的身影传来,只听从上方传来一阵阴险的笑声,“守护者大人,你还真的以为现在的你是我的对手吗?上一次要不是我刻意留了一手,你怎么可能从我的手里逃脱?不过你现在已经送上门来了,我就再也没有理由放过你了。”

  凌冷出事了!

  我一听方世杰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心里顿时一寒,当即也顾不得我身上的伤口了,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心里稍微思索了一下,找了一个比较好跳的地方,疯狂的奔跑了过去。

  没错,我现在要往上跳,我不能就这么让凌冷一个人面对方世杰而我什么都不做,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仿佛一根针一般狠狠的刺进了我的脑海中,难以抹去。

  洛菲两个女鬼一看我的动作,知道我想跳上去帮凌冷,连忙追上来想要把我拦下来,但是我现在的心思只剩下了爬上去,哪里还有心情跟她们俩纠缠。奔跑的过程之中顺手拎起来了一根钢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手一糊,把钢筋涂的半边都是我的血。

  反正我现在的血到处都是,不用还真是浪费了,在奔跑的过程中,身上的伤口又开始崩裂,血液又开始往外渗出。我根本不管这些,抓住了涂了我的血的钢筋,回头冲着刚要追上我的女鬼就是一挥,直接抽在了她的脸颊上。

  钢筋上带了我的血,终于有点杀伤力了,只见女鬼的脸颊仿佛被烙铁烫了一般,快速的扭曲起来。而女鬼登时被我这一下打的跌倒下去,惨叫声在这个破烂不堪的车间里游荡着。看到女鬼这样子,洛菲本来还紧紧咬着我的身子也不由得往后退了退,不敢轻易的靠近我。

  P更新*最(快上酷K匠网|H

  我才不管她们怎么样,眼睛盯着前方的废弃钢铁堆叠出来的一个小坡度,然后从小坡上借力一跳,向上面的那个巨大的破洞跳过去。这一下有了借力,我终于能够跳上去了,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傻逼,一开始要是要这样不就好了吗?

  我手里拎着钢筋不松,这玩意现在就是我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是绝对不能丢的。

  只见在顶棚之上,凌冷和方世杰的身影彼此交错着,两个人手中的武器你来我往的毫不停歇。只要哪一边稍微迟钝了一点,估计就要命丧黄泉了。

  不过相比之下凌冷就显得弱了许多,一直都是处于一个防御多于进攻的节奏之中,她消瘦的身影这时候看起来更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曳的花朵,仿佛下一刻,就将要摇落她的最后一片花瓣。

  我看的心疼,连忙冲上去帮忙,把手中的钢筋舞的虎虎生风,冲着方世杰的背后就是一下,不过却被他轻易地躲掉了。凌冷刚开始看我也上来了还有点惊愕,不过慢慢的也就接受了我的存在,安心的对付方世杰。

  只见方世杰手执一把造型古朴的折扇,一个人面对着我们两个的进攻丝毫不乱阵脚,甚至有几次还差点越过凌冷把我打伤,吓得我一身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