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方世杰吗?”一看凌冷这个表情,我心里一咯噔,心说能让凌冷都这样的人,现在除了方世杰是没有别人了。

  果然,只见黑暗中凌冷也不说话,微微点了点头,像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我们都已经跑了这么远,而且刚才明明都已经把他给甩掉了,他怎么又追上来了,难道这家伙是狗不成?”我心里有点不安,却还是不想让凌冷看出来,以免平白无故地增加她的压力,故作轻松地说道。

  身侧风声一震,凌冷没有说话,骤然拔出了她的匕首,巴掌长的匕首在她的手掌之中有如一片纤薄的光刃,美轮美奂。然而正如同美丽的玫瑰总是带着刺一般,越是美丽的东西也就越危险,越难以抵御。

  凌冷往前走了两步,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挡住了我的身子,我有点感动,只听她忽然说道,“这个问题恐怕你就只能自己去问他了,幸运的是他现在已经过来了,你不用等的太久。”言毕只见她挺拔的双腿一弯,猛地向上跳去。

  这里本来应该是个废弃工厂的车间吧,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顶棚,不过由于长时间没人打理了,这个顶棚也早就已经破的不行了。上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破洞,大块大块的月光从中间泻落下来,只是可惜月光太黯淡了,并不怎么亮。

  凌冷的身体上升的极快,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跳到了跟顶棚齐高的地方,我正惊愕的时候,却见她一个轻巧的翻身,已经跳到了顶棚上面去了,我努力的往上面看了一下,却什么都看不到。

  方世杰就在那里吗?我努力地往上看了两眼之后,忽然在心里想到,不由得为凌冷的安危担心起来。毕竟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跟方世杰对上了,上一次的时候她就被方世杰伤的不轻,这下再跟他对上,估计是占不了什么便宜的。

  我在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怎么能就这样站在这里等着呢?我看了下顶棚的高度,大约有七八米的距离,我之前虽然从来都没有跳过这么高。不过我现在的体质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了,应该差不多能跳上去才对。

  我又把腰间勒着的布条扎的紧了一点,防止等一会的时候会因为剧烈运动把伤口弄裂,然后往后退了几步,找了个差不多的位置,助跑一段后,双腿发力,猛地往上面跳去。

  不得不说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了,凌冷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妖怪,飞天什么的都是小事,我就不行了。而且我现在还带着伤,腰间不能发力,怎么可能跳的上去呢?差不多到了有三分之二的距离的时候,我就开始往下坠落起来。

  就在我感叹自己跳跃能力差的空当,我忽然感到耳边风声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速的接近我,不过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在哪里,只得在空中勉强的做了个转向的动作,希望能够躲过这来自空中的一击。

  原来那是一把小巧的匕首,正当匕首堪堪掠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它的模样。心里顿时就是一疼,心说我果然想的太简单了,方世杰这么小心的人,如果要来抓我们的话,又怎么会自己一个人来呢?

  那个匕首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就在不久前的时候,我就是被这把匕首给伤到的,这么说来,洛菲肯定也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默默地潜伏着,等待着我松懈的时候一举擒住我。我好不容易躲过了那把飞来的匕首,身体快速的下坠,落在了地面上。

  “还真是女鬼缠身,想甩都甩不掉啊,我真的有那么帅吗?让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追过来。”我小心防范着周围的动向,然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从地上摸了一根生了锈的铁棒在手里。

  铁棒估计还是原来车间里的废弃材料,握在手里一点也不舒服,不过握起来沉甸甸的,应该杀伤力还不错。自从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对于肉搏这种事我就有点拒绝了,尤其当对面还拿着一把匕首的时候。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腰上再被捅出来一个窟窿,毕竟年轻人什么都可以不行,腰是一定要保护好的。

  周围的黑暗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响动,好像是有一只猫踩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声音非常的微弱,如果不仔细听得话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我转头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看,只见那里堆积着大量的废旧钢铁,根本就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

  我有点后悔刚才没有拦住凌冷让她熄灭火堆了,现在我面对是一只女鬼,而在我的眼里,到处都是一片黑暗,我要怎么找到她呢?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只觉得右手边传来一阵细微的风啸声,我知道是洛菲来了,连忙把手中的铁棒挥舞起来,算准了时机,一下打了出去。只听半空中突然响起一阵金铁碰撞的响声,火花四溅,而我也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是谁。

  O'酷}.匠1网;u首^`发'

  不是洛菲,而是刚开始就诱惑我的那个女鬼。

  之前我趁她不注意的功夫一下降伏了她,结果却因为刘天的原因让她侥幸的跑掉了,没想到这下方世杰竟然把她也给带来了。这下她有了防备,自然不会轻易地被我伤到了。只见在她的手中提着两把类似于峨嵋刺一般的武器,面颊带着寒冷的笑。

  我拿着铁棒虽然笨拙,不过这样一来力量却也是大的出奇,再加上我这下本来就已经用出了十成的力量,顿时一棒把女鬼给砸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看准了时机,步子往前一跨,就要再接一棒。

  背后却忽然感觉一寒,我心一慌,这才想起来这里不止是这一个女鬼,还有一个洛菲一直都潜伏在旁边呢?身体连忙往下一矮,惊险地躲过了洛菲的这一下攻击,身体往后一退,站定了身子,冷冷地看着两只女鬼。

  “一个人对付不了我,现在就要两个人一起来了吗?”我把铁棒扛在肩上,然后笑道。同时却感觉腰间隐隐有种潮湿而刀割一般的感觉,恐怕伤口又被我给弄裂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气势还是不能弱了的。

  洛菲手捧着匕首,俏脸上漾起一抹危险的笑,然后道,“就让你嘴皮子再快活一会,我倒要看看等会你死的时候怎么办,你以为那个蛇妖真的能够救你吗?你还是仔细地看看上面的情况吧。”

  我原以为因为太高的缘故,我看不到上面发生的一切,不过洛菲这么一说,我心里却是一紧,不由自主地往上面看过去,正看到凌冷的身影如同星子一般从顶棚上的那个破洞处掠过,好像是在逃跑的样子,方世杰正在她的身后紧追不舍。

  “那我就只能先杀了你们两个,再想办法帮她了。”看到凌冷跟方世杰作战处于下风,我心里顿时着急起来。没想到方世杰竟然这么厉害,短短的时间之内凌冷就已经招架不住了,同时心里的杀心也开始重起来,心说还是先杀了眼前的这对姐妹鬼,然后再想办法帮凌冷。

  两个女鬼之中的姐姐一听我这话顿时一笑,然后对旁边的洛菲说道,“小菲,你先别上,让我来对付他,之前他趁我不注意打败了我,我现在倒要看看他还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言毕也不等洛菲的回答,她抬脚就向我走了过来。后面的洛菲欲言又止,半天才说道,“那好吧,你小心别耽误了主人的事情。”

  开玩笑,别人都已经挑衅到了这种地步了,我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能说忍就忍呢?我不等她走到我身边,手中的铁棒一挥,猛地冲了上去。

  女鬼见我冲上去,嘴角微微一弯,也快速冲上来,要跟我硬碰硬。

  我心里微微一笑,如果她利用黑暗和我缠斗的话我还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毕竟这里实在是太黑了,能够看到人都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可是她如果抛弃了灵活和我硬拼力量的话,我可就不怎么害怕了,毕竟我有白虎在身,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相信我会输给一个女鬼。

  我手中的铁棒和她的峨嵋刺剧烈的撞在一起,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女鬼被我一棒震退的情形没有出现,反而是我感觉双臂一麻,差点把手中的铁棒给扔了。

  没想到一个女鬼的力量有这么大,我心里暗叹一声,同时往后退了两步缓冲一下力气,腰间的伤口好像又裂开的更大了,并且越来越剧痛,我已经隐约能嗅到血腥的味道了。

  “妈的,没想到还是个女汉子的女鬼,倒是老子失算了。”我不想让她们看出我伤口的情况,强忍着腰间的疼痛说道,同时又把手中的铁棒握的更紧了一点。

  “我还以为白虎的力量到底有多厉害,没想到也就是个吃软饭的而已。”女鬼冷笑道,同时把手中的峨嵋刺一横,叫道,“既然如此,你就受死吧。”说着身体猛地跳起来,飞快的向我了冲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郭歌说: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如果你手中有恶魔果实,请一定要记得给我哟。马上月底了,如果不给我,月初的时候也会全没了的哟。我能否每天发愤图强,就看各位的恶魔果实将我砸得怎么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