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这个叫周舟的不禁眼泪掉下来,双手掩面痛苦抽泣。虽然和这个周舟没说过几句话,但是可以看出这个人性格有些优柔寡断,说白了就是懦弱。面对失去不敢挽回,面对拥有不敢力争。不过在现在这个年头这也说不上是缺点,在某些方面来看有可能还是优点。

  我把乔若蓝拉到一旁悄悄说道:“我把他带到一边去询问,你们在这里清理现场。”

  乔若蓝眉头一皱:“你又要搞什么?我告诉你没有证据你可不能乱来啊。”

  _酷U匠z网"`永久免%f费Y看{%小0%说*;

  “放心,吃一堑长一智,不会的,我就是和他拉拉家常。”

  我把周舟带到了外面,看不远处有卖速溶咖啡的,要了两杯咖啡,然后递给他一杯。周舟接过咖啡,神情仍旧是很失落。

  “你不是说她都是你前前女友嘛,你干嘛还这么伤心?”

  “你不懂,真正爱过怎么会轻易放下。”

  他这句话倒让我无言以对,我还这没有真正爱过,爱这个东西是一个复杂的东西,我这个人是最怕麻烦的,所以不轻易触碰那玩意。

  “那...你给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呗!”

  周舟忽然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我们是在两年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程序员,她也刚刚进入一家服装公司。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单纯,每天虽然都很忙碌,但是很快乐很幸福。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我想,对于丁玥也是一样的吧。”

  说着说着,周舟的嘴角不自觉地挂起一抹微笑,当初的回忆即使是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甜蜜的。

  “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丁玥她厌倦了目前的平凡生活,我的能力也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她选择了一个可以给她幸福的人在一起。本来我已经放手了,谁知道那个男的只不过是和她玩玩,没过多久就分手了。就在昨晚丁玥还伤心地喝得烂醉。”

  说句心里话,听完了周舟讲的关于他们两人的故事,对于这个丁玥的遭遇我是一点都不同情。原本她拥有让任何人都羡慕的爱情,可是她为了贪慕虚荣亲手放弃了这一切,去追求一段用金钱堆砌起来的感情,最后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不过这个周舟当真是一个痴情的人,理论上来说他和丁玥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但是为了她仍旧是尽心尽力。丁玥被杀害了,到头来伤心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不得不说这是丁玥的悲哀,不过这种人只适合拿来做备胎。我每天都在酒吧夜总会闲逛,本以为人生很苦短,应当及时行乐,对于这一类的女人也没有那么的反感。可是在遇到了林婉柔之后,我打内心里有些痛恨以前放荡不羁的自己,在干净如白纸一样她的面前,我仿佛就是一个肮脏的集合体。每次看着她我都有一种莫名的自卑感,这也是我有些害怕她的原因。

  “唉——没想到那一次她约我出来看戏竟是最后一次约会,若我当时对她态度好点她也不会伤心到去喝酒,也就不会被杀害了。”

  周舟无心的一句话却被我瞬间抓到了关键的地方,我隐隐觉得这会是整个案子的关键所在。

  “你说什么?你说你们之前去看过一场戏,是什么戏?”

  “就是桦川大剧院的一出舞台剧啊,名叫《孽缘杀戮》。”

  “舞台剧?孽缘杀戮?你们不是分手了吗怎么会一起去看舞台剧呢?”

  “的确,我们分手之后丁玥说过不要再联系,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那天她打电话说邀请我去看舞台剧,就是那天她告诉我她和现在的男朋友分手了说要和我复合。”

  “你答应了她了吗?”

  “我没有,而且我还很生气,认为她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当成了想不要就不要的垃圾了,还对她发了很大的脾气。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个混蛋,她当时是有多绝望才会对我说出那样的恳求。”

  我拍了拍周舟的肩膀:“你没有做错什么,不必懊恼。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我想丁玥也是很深刻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长官,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凶手,为丁玥报仇,她真的死得很惨。”

  “你放心,这不就是我要做的事吗。你安心的走吧,忘记丁玥吧,去开始你自己的新生活。”

  说完我便回到了丁玥的家里,只见丁玥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应该是去做进一步的尸检。

  “现场清理的怎么样了?”

  乔若蓝一看是我,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你倒是溜得快,现场都清理地差不多了,你躲哪里去了。”

  “我啊,刚刚送周舟走,却无意间有了重大的发现。”

  乔若蓝眉头一皱,看我的样子有些怀疑我在开玩笑:“什么重大发现?”

  “我感觉我已经离找出凶手不远了,现在我就要去那里证实我心中的猜测。”

  “喂,你既然找出凶手了我们应该一起去啊,你难道又想一个人行动?”

  “不是,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凶手,你们都跟来会打草惊蛇的,我先去打探打探,有情况自然会通知你们,等我消息啊。”

  “喂,你给我等等。对方不是简单的异灵种,你不要给我意气用事,有任何情况就联系我们。”

  明明乔若蓝说的一脸的狠意,可是我却从其中听到了关心我的意味。这个女人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我一路驱车开到了桦川大剧院。这是一家相当老的剧院了,可以说在桦川市里面是国宝级的剧院了,一般能来到这里演出的都是比较大型的舞团和戏团,所以这里也是场场满座。

  我刚一下车,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粉色的T血衫,天蓝色的牛仔短裤以及那学生一样的白色帆布鞋,这身土里土气的打扮在她的身上集合起来在我看来却是那么的单纯和干净,配合着这夏日的阳光,一扫近日里接连的血腥杀人案件带给我压抑心情。果然,只要是见到她,心情莫名其妙就会变好。

  我走上前去,突然跳到她的面前,把她可吓得不轻:“你要死啊,吓死我了。”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我当然是来这里看戏的。你呢,你来做什么?”

  “嗯——我当然也是来看戏的啊,好巧啊,你说咱们俩是不是很有缘。”

  “少胡说,警察都像你这么闲吗?”

  “不一定,像我这么帅办案能力又强的警察才会这么闲。”

  林婉柔赏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嘴里还轻声骂了一句:“没个正经。”

  可是越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就越是高兴,尤其是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