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少爷这一声略带惊恐的“天琊叔叔”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天琊叔叔,我父亲对你甚是思念,这几年一直在四处找你”龙少爷此刻早已没有了之前一点的嚣张气势,在这黑袍人面前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碰!

  黑袍人直接一拳轰出,速度之快令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王琰也是吃了一惊,紧张散开神力后却发现他的目标竟然不是自己,转而发现龙少爷那肥胖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

  “思念?哼,恐怕他思念的是我的噬魂帆吧”天琊冷哼一声道:“看在龙萧潇的面子上,你可以走了,我不会动你”。

  龙少爷听到此话好像如释重负一般,摸了摸嘴角的鲜血,转头看了看王琰:“王琰,我承认你很强,但是在天琊叔叔的面前,你还差的太远。祝你好运吧”。

  说罢,龙少爷便没有丝毫的犹豫,以极快的速度转身就跑,好像生怕天琊后悔的样子。

  而龙少爷走后,乔战大骂了一句,说龙少爷原来你也是欺软怕硬的货!

  而林风和王琰确实对视了一下,眼神中充满了战意,并没有对龙少爷的临阵脱逃而有任何的不满。

  “王琰,动手”

  林风低喝声,在王琰的耳边响起。

  飕!飕!

  二人齐刷刷的出手,王琰那化体期的实力展现无遗,气势之强令林风都不禁为之侧目。

  刹那间,两人没有丝毫的保留,分别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一道道火龙和火石流行让空气都放佛被燃烧一般,一股炙热感袭来。而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寒冰气息竟然隐藏在那火龙只中。两种完全相克的神力属性此刻竟然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极寒加烈焰呼啸着对着天琊轰出。

  天琊也没有大意,并没有硬接这几道火龙,一跃跳开后,挥手间便挡下了几颗火石流行。

  轰隆隆!

  天琊的脚下的地面忽然坍塌,形成一块岩浆冒着热气正寝室着他的双脚。

  飕飕飕!

  三枚冰魄神针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刺向了天琊的身体中!

  碰!

  一声巨响过后,王琰轰然倒地,业火螳螂见到主人被围攻也是匆忙出手!仅仅是一拳,就让王琰叫苦不迭,“哇”的一口吐了一地的血。天阶的实力显然不是化体初期可比的。

  “真不知道你刚才是哪里来的自信”业火螳螂在一拳轰飞王琰后,淡淡的说道。而天琊也是趁着这会,脱离了岩浆的束缚,硬生生的将三枚冰魄神针挤出自己的身体。好像刚刚二人攻击的根本不是他一样,没有一丝受伤的迹象。

  “怎么可能”!

  林风心中震惊不已,他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卷入刚才王琰的攻击中,顷刻间便会重伤,而天琊却是毫发无损一般。更何况,还有自己的三枚冰魄神针命中。

  …“酷M匠…0网0“首:发

  当然,他也是知晓,凭他现在实力,恐怕将神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也根本不会是天琊和这业火螳螂的对手,但是他没有想到双方的实力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嗡!

  业火螳螂挥舞着两把镰刀般的前肢,化为一道剑光,爆射而出,那种速度,快到无法形容。就算是林风全力催动白驹步伐都绝对远远不及。

  在这等恐怖的速度之下,业火螳螂几乎瞬间就出现在林风的面前,然后轻轻的一挥手,便直接砍向他的脖颈处。

  林风瞳孔微缩,显然他根本不想死在这里。

  叮!

  一尊金色巨佛凭空出现,挡住了业火螳螂这致命的一击,而后林风飞快的弹开,心里暗自庆幸,这尊巨佛已经是第二次救了自己的性命!

  碰碰碰!

  林风祭出裂空爪,回手对着业火螳螂就是一阵乱抓。

  然而林风惊讶的发现,自己那无往而不利的裂空爪竟然无法刺入业火螳螂分毫,一股强力的震荡冲击着林风的双手,让林风的手指都有些发麻。

  “哼”

  业火螳螂面对林风的攻击没有丝毫的退缩,仅仅凭借肉体就生生的将他弹开,随后又是一镰刀挥出。

  噗!

  林风的腹部被一刀横向切开,鲜血刹那间便喷涌而出,这一刀霸道无比,让林风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林风”!不远处传来王琰的惊叫声,虽然他知道自己冲上去也是螳臂当车,但也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在他面前死去。

  “倒是兄弟情深,真是感人的一幕,你想先死,就成全你”天琊笑吟吟望着这一幕,然后屈指一点,顿时无尽的狂风犹如锋利无比的刀锋一般,冲刷而来,王琰身上的衣衫瞬间化为粉末,身体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不”!

  有着天琊的阻拦,王琰根本无法靠近林风分毫。眼看着业火螳螂抬起那巨大的镰刀对着林风砍下,不禁面色大变的吼道。

  轰!

  就在这一刀即将砍下的千钧一发之际,业火螳螂的身形竟然被击飞了,就连天琊都微微一皱眉。

  而轰出这一拳的竟然是乔战,他这全力一击轰出后,此刻正大口的穿着粗气,本就受伤不轻的他此刻也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神力。

  业火螳螂缓缓的站了起来,显然乔战这一拳给他造成的伤害可以说微乎其微,若不是看在主人想要他的肉身,绝对不会放过他。

  “好了,赶紧收拾了这两人吧”天琊此刻已经没有了继续玩弄他们的兴趣,便直接对业火螳螂下令道。

  林风静静的躺在那里,腹部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口让他连爬都爬不起来,王琰也浑身是伤的坐在一旁。

  差距啊!自己和王琰都不是普通的炼体后期,而王琰还突破到了化体期,本以二人合力偷袭天琊可以将它重伤,再收拾业火螳螂,却没有想到,这一人一兽随便一个都能轻易的收拾自己二人。

  强烈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他后悔不该如此冲动,若是刚刚是叫着王琰逃跑也许还有一线希望,此刻就算是想逃都没有机会了。想到这里林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放佛已经接受命运一般!

  与此同时,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突然在这山洞中响起。

  “喂,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