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手之劳罢了,不必记在心上,刚才你做梦了?”姑娘问道。

  “呵呵,可能是因为伤势的原因,想起了一些往事,让姑娘见笑了。”

  “那……那个霓裳,是你的妻子吗?”

  岳欢有些糗,这些都知道了,谁知道自己还说过什么呀,讪讪的说道:“还没成亲……”

  “那她……一定很漂亮吧。”

  “还……好吧”

  “哦……”

  突然,房间里莫名的有些冷场了,过了半晌,这位姑娘突然记起自己做什么来了:“哎呀……,我是要来看看你醒了没有,该吃下午饭了,我去给你端粥。”

  说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她又端着一碗粥进来了,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扶着岳欢坐了起来,岳欢突然说道:“姑娘是叫雨儿吗?”

  吓的姑娘一缩手,差点让岳欢的脑袋碰到床头。

  雨儿有些吃吃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中午的时候,听那位老婆婆说的,她是你的义母?”

  $&酷o、匠l网G首|Q发x8

  “嗯,自从义父去世之后,就剩下我跟义母相依为命了。”

  “我看姑娘也是修行者呀?”

  “嗯,义父义母都是修行者,所以我自小也就被传授了些修行的只是奈何资质有限,至今也未能入化形境。”

  “姑娘年级不大,以后有大把的时间,何必纠结于此。”

  “我打小就有一个愿望,以后可以游历天下,行侠仗义。可惜我修为浅薄,我义母说,就我这点修为,行走江湖,就等于是羊入虎口,所以我也一直不能出去。”

  “老婆婆说的虽然有点直白,但是也是为了你好,等以后修为高一点再出去闯荡不迟。”岳欢也被这个单纯的小姑娘给逗的不行不行的。

  这么单纯的小姑娘行走江湖,还不得给人骗的渣都不剩,换了是自己,自己也不同意呀,当然,这种话也不好直说,只好敷衍一下。

  “哦,原来你也觉得功夫不好不能行走江湖啊,不过说的也是,我义母说了,你功夫可比我好得多,还不是落得这么个下场,看起来我是要好好修行了。”

  岳欢听完差点没被憋出内伤来,有这么说话的吗?这姑娘单纯到这种地步了。

  “咳咳,老婆婆说的正是啊,江湖险恶,所以你要好好修行,多听你义母的话。”

  “当然了,我最乖了义母都说我是天底下最乖的女孩子。好了,先不说话了,我先喂你喝完这碗粥哦,义母说了,你现在身体虚弱,这是婆婆做的药粥,婆婆说食疗效果好于药疗。不过从明天开始,你也可以喝点肉糜粥了。”

  说完,一勺一勺的喂岳欢喝完药粥。然后坐在床前问岳欢:“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岳欢。”

  “岳大哥,江湖中的事,有趣吗?”

  “嗯……怎么说呢,有许多有趣的事,也有许多让人觉得讨厌的事。”

  “啊?为什么啊,我以为江湖中净是一些有趣的事呢。”

  “那要看你从哪个角度来看了……”

  雨儿就这样,一直在岳欢住的房间中呆了好几个时辰,听岳欢讲着他在江湖中的经历,岳欢没敢把江湖说的有趣,只好捡一些不轻不重的说给她听,就算是这样,也把雨儿听的满是向往。

  直到老婆婆来喊雨儿休息,雨儿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就这样一直过了半个月,岳欢才勉强可以下床,期间一直是雨儿照顾,天天缠着岳欢给他讲江湖中的故事。

  “岳大哥,你慢点起,让我扶你。”

  “有劳雨儿妹妹了。”

  这段时间里,岳欢也知道了,这位老婆婆姓孟,故去的丈夫姓陈,雨儿是夫妻俩十七年前的一个雨天在路边捡到的弃婴,夫妻二人一直没有子嗣,所以就拿雨儿当亲生女儿看待,雨儿跟着义父姓陈,全名陈沐雨。

  雨儿扶着岳欢走出了房门,岳欢望着刺目的阳光,心中好想呐喊一句:“我岳欢又站起来了。”

  “雨儿,你松开手,我自己走走。”

  “哦,岳大哥,你慢着点,可别摔倒了。”

  “放心吧,我至少也是个修行者,没那么娇气的。”

  岳欢在院子里慢慢的走着,走了只有几十步的距离,就有些累了,就走到院子中的一个凳子边上坐下,望着院外的景色,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的话还是蛮灵验的。”

  此时恰巧孟婆婆从外面走了进来,岳欢看到,赶忙站起身来施礼道:“孟婆婆。”

  “嗯,能下床了,看来恢复的速度很不错啊,当初看到你的脉象的时候,以为你差不多该废了。”

  “一则恰巧雨儿妹妹救了在下,二则在下之前根基还算是不错,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孟婆婆点了点头:“嗯,大约多久可以恢复?”

  “恢复到之前的实力的话,还真不好说,不过再过月余,经脉的伤势应该就可以恢复个七七八八了吧,至少不会手无缚鸡之力了。”

  “也好,你伤势恢复一些之后,也有我们世界中普通修士的水准了,我建议你在这边多休养一段时间,否则你这种实力出去恐怕很难……”

  “多谢孟婆婆收留在下,等过些时日,我就可以出去帮您打猎了。”

  “雨儿,你去村口刘大叔那边看看,有没有新做的卤肉,小岳现在也能吃点野味了。”

  陈沐雨一听岳欢可以吃肉了,马上兴高采烈的向外面走去。

  陈沐雨出去之后,岳欢望着孟婆婆说道:“婆婆,你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孟婆婆点点头:“你很聪明,小岳,你应该能看得出来,雨儿挺喜欢你的。”

  岳欢道:“婆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您跟雨儿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有吩咐,岳欢绝无二话。”

  “小岳,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知道你的意思,雨儿呢,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是义女,但是和亲生女儿没有什么分别,我不想她伤心,你懂我的意思吗?”

  “婆婆,我在我原来的世界里有自己的爱人,我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回去,但是……,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收音机里,一个女孩说:“我是一个女孩儿,特别敬重我的编辑泡面的为人,他曾经细心照顾喝醉的我,整整坐了一夜,所以我想为他点一首歌。”“哪首歌呢?”“《算什么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