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欢冲入了时空通道,他不知道,这是天魔一族打开的临时通道,目的地、距离都是随机的,没有任何的既定目标,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误入深渊或者一个从没到过的地方,甚至终生都找不到离开的方向。

  齐怒为了逃命也是蛮拼的,否则继续这样下去,最终肯定是他陨落而告终的。

  而他临走故意说的那句话,也是为了刺激岳欢,真心希望他能追上来,时空通道中充满了未知的不稳定因素,齐怒仗着天魔一族底蕴深厚,自己对于时空通道相对比较了解,也想换个战场能杀掉岳欢,一雪前耻,没想到岳欢竟然真的追了上来岳欢之前有融合过时空灵符,追入时空通道之后,速度竟然要比齐怒快的多,不多时就追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齐怒发现之后回头向着岳欢传音道:“可惜这里是时空通道,是不能出手的,否则引来了时空乱流,你会死的很惨的,空间崩塌不是你能承受的。”

  齐怒说这一番话的目的倒是真心希望岳欢不要出手,一旦出手,就会引发空间暴动,稍有不慎即会陨落,他只想在遇到一些险恶的环境的时候,自己仗着熟悉时空通道的情况可以躲避过去,而让岳欢误入,这样大仇就可以得报了。

  岳欢对于齐怒的话,半信半疑,倒是也不敢随意出手了,只是紧紧的跟着他。

  为了防止自己跟丢他,岳欢偷偷对着齐怒打出了一记追踪印记,追踪印记乃是与自己的灵魂紧密相连的,即便是跨越一个大世界,也能模糊感应到。而且对方不容易发觉。

  但是仅仅这一次的出手,通道中瞬间出现了裂缝,整个空间开始波动起来,齐怒与岳欢两人都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页扁舟,连自己的身形都稳定不住,而且整个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狂暴,不时有一道道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两人的身边。

  齐怒大惊道:“该死,你究竟做了什么?不是告诉过你,这里不能随便出手吗?”

  岳欢却哈哈大笑:“你们天魔也害怕吗?今日能拉着你同归于尽的话,倒也不算是太亏。”

  “你就自己在这里等死吧,我先走了。”齐怒咬了咬牙说道。

  说罢从怀中取出一物,拿出的时候,他面有不舍,可还是注入灵力,将其扔了出去。

  刚扔出去,那件法宝便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使这个空间通道出现了一个出口,齐怒接着跃了出去,岳欢刚想跟上,可是那个出口瞬间就合拢了。

  最n8新章'8节K(上l酷b“匠*x网%

  随着齐怒自爆了那件法宝之后,空间通道中开始出现各种空间炸裂的情形,还好距离他都不算近,否则一旦被波及,不死也要缺胳膊断腿的。

  岳欢也学着齐怒,取出自己身上的宝物,将其扔出去,自爆,只见空间通道中出现一阵涟漪,却没有炸出一道出口。

  岳欢不死心的又自爆了几件宝物,然而仍然无效,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齐怒自爆宝物的时候,面有不舍了,看起来他的那件宝物是相当珍贵并且威力相当大的,不然自己为什么也同样自爆了几件宝物,却不能炸开空间通道呢。

  岳欢来不及过多的思考,空间越来越不稳定,附近已经开始有空间炸裂的情况出现了,很可能下一次就在自己身边。

  岳欢摇了摇牙,怒喝道:“倚天神树,给我爆!”

  倚天神树从岳欢的身后飞到岳欢前面,各个枝条突然膨胀,然后瞬间产生剧烈的爆炸,爆炸使得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瞬间破开了空间,出现了一个出口。

  灵像图腾的爆炸,使得岳欢瞬间受到强烈的反噬,一口鲜血瞬间抑制不住,喷了出来,可是岳欢不敢有任何停留,直接扑向了出口。

  跃出去的瞬间,岳欢还在祈祷,自己能和齐怒到一个世界,那样自己才能为秦襄报仇。

  岳欢跃出去之后,空间通道产生了剧烈的爆炸,这段空间通道的爆炸,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通道附近的几十个世界,在未来的几十年之内,不会再有稳定的通道产生。

  也就是说,如果低级世界的人,达到了灵像图腾这个境界的话,想要飞升到高级世界也会变的困难,至少要等到这次的余波过后才可以。

  当然,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不管是齐怒还是岳欢,都是不知道的。

  岳欢跃出空间通道之后,望了一眼即将进入的这个世界,自嘲了一句:“还真是个山清水秀的世界。”

  刚嘀咕完这一句,就因为灵像图腾自爆造成的反噬,彻底昏迷了过去。

  ……

  “咳咳咳”一阵咳嗽,带着浑身的疼痛,岳欢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小屋子里,除了眼珠能转动之外,浑身上下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而且全身经脉一阵阵撕裂的疼痛。

  突然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吱呀”一声,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位女子,看着岳欢醒来了,笑着说道:“你可算是醒了呀,都昏迷了三天了,饿了吧,有刚熬好的粥,我去给你端过来。”

  说着一阵风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就端来了一碗粥,岳欢努力的想要抬起胳膊,只是手指刚要动弹一下,便浑身疼的难受。

  女子将碗放在边上,说道:“动弹不了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说罢,将岳欢的头抬起,将枕头竖起来,扶着岳欢勉强坐起身来。

  岳欢想对她说声谢谢,可是张了半天嘴,也没说出话来。

  女子看到这个情形之后,对岳欢说道:“还是我来喂你吧。”

  岳欢向女子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女子端起碗,用勺子浅浅的盛了一勺米汤,放在嘴角微微的吹了吹,递到岳欢的嘴旁。

  岳欢努力的将嘴唇张开一道小缝隙,女子慢慢的将米汤喂到岳欢的口中。

  这是许多日以来吃的第一口食物,虽然吃的过程还是无比艰辛,但岳欢仍然感觉到美味无比,至少,仍然还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感谢詹医土豪的解封,新大陆的剧情开始了,节奏已经慢下来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