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一看大惊:“这难道是我这些年一直没找到的修罗魔狱符?你不是已经融合了所有的灵符了?怎么还能炼化这枚灵符的?”

  蛮王这时候才开口道:“很惊讶吗?那就带着惊讶去死吧。”

  说完炼狱的虚影变得愈发清晰,就要将魔天镇压在其中。

  魔天身上也冒出了一道虚影,虚影化实,乃是一座宝塔,将炼狱挡住,不能落下。

  而魔天也趁机后退,一伸手,手中握住了一杆方天画戟,直愣愣的向蛮王刺来。

  蛮王不愧是蛮王,手臂上突然闪现出一道护臂,“叮”的一声,将方天画戟格挡在一旁,瞬间欺身上前,一拳就擂了下去。

  虽然两人的交战有些市井之风,但确实异常的险恶,若是换做他人,任何一招,怕是都能要了他们的命,他们的出招之间所蕴含的灵力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一不留神可能就能重伤。

  蛮王虽然被封印了这许多年,但是勇猛不输当年,魔天的本事本也不输于他多少,只是当年就被蛮王压着打,一直到现在也留有阴影,真打起来,实力却不能充分的发挥。

  还好魔天只需要拖延时间,等到域外天魔降临之后,这场战斗正道也就彻底的输了。

  时空梭打开的时空裂缝越来越大,已经可以听到裂缝对面的尖叫声了,魔天虽然被蛮王压着打,但是蛮王一时间也不能真的将其格杀,毕竟魔天这些年也不是白修行的。

  古葬、地邪以及大魔天的诸多护法对战正道的这群太上长老,整个战场将近十万的修士对决,双方不停的有人陨落,只是正道这边却抽不出人手去打落时空梭,只能任由时空梭开启时空裂缝。

  战场中突然又一阵空间波动,又有人传送了过来,杜千海一看大喜:“小子,赶紧去将空中的那枚时空梭打落,否则域外天魔就要降临大陆了。”

  来人正是岳欢,刚修炼结束,回到谪仙宗,得知众人已经来到魔天城,就第一时间赶到了,刚到战场就被战场的情形有些惊呆了。

  以前玩游戏或者看小说的时候,从未体会过数万人的战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第一次看到无数人的人厮杀,时刻有人陨落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已经没有时间让岳欢感慨了,岳欢径直向时空梭飞去,接着有大魔天的护法过来阻挡,只见岳欢身上突然冒出一道人影,正是岳欢的分身,直接迎上大魔天的护法,本身一个闪身,继续向时空梭飞去,一路上正好被三个护法阻拦,也正好用完了三个分身。

  岳欢飞到时空梭的旁边,取出一把龙牙剑,直接向时空梭斩去,龙牙剑还得砍到时空梭,只见时空梭的周边空间一阵扭曲,龙牙剑就擦着一边滑了过去。

  这时候耳边传来蛮王的声音:“小子,时空梭不能用普通的攻击,需要懂得空间技能才可以。”

  岳欢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些天的灵魂沉淀,刚好领悟到了空间技法的第二种使用方式,他自己命名叫做“空间切割”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怪叫,原来是时空裂缝已经足够大了,域外天魔已经降临了。

  一道道的虚影从时空裂缝中挤了出来,岳欢朝着时空梭打出了一记空间切割,只听见时空梭上一阵爆响,时空梭被打残了,失去了开启空间的能力了。

  但是已经打开的空见裂缝,却不断的有域外天魔的降临,至少已经过来了十几头的域外天魔。岳欢不懂得如何关闭时空裂缝,但是仍然本能朝着虚空裂缝的位置打出一记一记的空间切割。

  但是没想到歪打正着,空间切割遇到虚空裂缝的瞬间产生了巨大的爆炸,而且是空间爆炸,刚过来还在裂缝边上的天魔,正在裂缝中要挤过来的天魔瞬间被空间爆炸,炸的一干二净。

  真正过来到达战场的天魔,也就三四个罢了。连岳欢也被空间爆炸波及到了,还好他懂得空间技能的使用,在空间裂缝到达的一瞬间,自己开启空间通道出现在了远处。

  但是这场爆炸仍然波及到了周边的战场,特别是魔天城,直接被爆炸打破了城墙。

  要知道魔天城本身就是法器和阵法构成的,这一下爆炸,大魔天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b…酷)匠ZC网正d版a首◇7发

  魔天城中仍然在驻守的部分兵力也直接被炸的干干净净。

  修士间的战斗是极其惨烈的,这不过片刻的时间,三万余名正道修士已经陨落了至少有五千人了,大魔天的损失要更多一些,因为大魔天的人数相对少一些,但是战斗起来更加的不要命,动不动就是魔化、自爆,都是些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双方都杀红了眼,自己身边的兄弟、朋友不停的陨落,战斗也愈发的白刃化了。

  大魔天的圣子齐怒,被水晶宫的陈氏兄弟联手围攻,来不及逃跑,被一剑穿胸而过,直挺挺的向地面落去。

  正在这时候,一道虚影闪过,附于齐怒身上,齐怒下落的身形突然止住,猛的睁开了眼睛,一阵怪笑,向后方飞去,另外几道天魔虚影也各自附身到大魔天中人身上,各自撤离了战斗。

  齐怒在向后飞去的过程中胸口的伤口不停的出动,不出片刻就已经痊愈了,数名天魔一起向魔天城的方向撤退,而魔天城这边只有蛮王和魔天在战斗,蛮王见过来的几人看不清楚修为,只好暂时停止进攻,退出了战圈。

  魔天也难得休息了一下,蛮王与他的对战实在是太伤神了,片刻也懈怠不得,而且用的都是大威力的招式,稍不留神就是重伤甚至死亡,突然见到蛮王的后撤,不禁松了一口气。

  见齐怒与几名护法一起飞了过来,有些欣慰,若不是自己这个弟子与这几名护法前来支援,自己怕是还要被蛮王压着打,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于是魔天对齐怒说道:“怒儿,那个疯子已经撤退了,我想我们也该执行第二套计划了。”

  齐怒飞到魔天的身边,有些诡异的对着魔天说道:“师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以前我吸·毒家产几乎耗尽,家人帮我送到戒毒所,出来后我诚心悔改开始炒股,这几天家人突然对我说,要不你还是吸·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