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个时辰后,蓝尾蛤圣和岳欢满身鲜血的狼狈的逃入巍峨的妖族圣山内,此时妖族圣山浮现出浓烈的妖光,防御阵法催动瞬间催动。

  阵法的力量来源于妖族圣山的山体,圣山内的另外三位妖圣都分散在妖族圣山的各个角落,操纵着阵法,圣山内的诸多小妖也都匍匐在自己的老巢中,把力量灌注到妖族圣山的阵法之中。

  整个妖族的力量都集中在妖族圣山,当古葬、地邪出现在妖族圣山外,看着好似乌龟壳一样的妖族圣山,两人也有种无从下嘴的感觉。

  这阵法可是集中整个妖族的力量,防御力太强了。

  7看正D版p章节《上#Z酷U;匠网)r

  “我尝试一下,看看能否撼动妖族圣山的防御!”

  地邪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浩浩荡荡的灵力涌入雷霆之城内,这些灵力汇聚到雷霆之城的一个角落,这里有一根狰狞的黑色金属柱,高达数百丈,仿佛撑起宫殿的殿柱,雷霆之城的四角,都各自矗立着一根这种柱子。

  这些黑色金属柱能爆发出恐怖的轰击之力,这轰击之力甚至比雷霆神炮还要猛烈。

  须知,整座雷霆之城也只有四根黑色金属柱而已,而雷霆神炮却是有几百门,每一根黑色金属柱都要花费大代价才能炼制出来。

  地邪施展全力,倒是能勉强催动一根黑色金属柱爆发出威能。

  只见随着地邪的灵力涌入黑色金属柱,黑色金属柱表面的古朴花纹散发出莫名的深蓝色光芒,就连黑色金属柱上的狰狞倒刺也浮现出深蓝色光芒。

  黑色金属柱的顶端镶嵌了一颗深蓝色的菱形晶钻,丝丝缕缕的深蓝色光芒向菱形晶钻汇聚过来,菱形晶钻的光芒暴涨,就好似一枚璀璨的蓝色太阳。

  “嗤啦!”

  菱形晶钻轰出一道只有手臂粗细得深蓝色光柱,璀璨夺目,纯粹的深蓝色,蓝的深沉。

  相比庞大的雷霆之城来说,这道深蓝色光柱就好似一根针一样,非常小,但深蓝色光柱飞过的地方,空间都猛烈塌陷了下去,显然深蓝色光柱很重,把空间都压的塌陷。

  沉重的深蓝色光柱轰击到妖族圣山的防御阵上。

  轰隆隆~~整个妖族圣山都晃动了一下,防御阵法被蓝色光柱洞穿出一个小孔,不过蓝色光柱并未洞穿厚厚的防御阵法,蓝色光柱洞穿到一半,力量就耗空了,而这时防御阵法蠕动了起来,被蓝色光柱洞穿的小孔慢慢的愈合。

  地邪摇了摇头,对古葬道:“轰不开,妖族圣山的防御太强了,就算我操纵着雷霆之城高速飞行,来撞击妖族圣山,都无法把妖族圣山撞碎”。

  妖族圣山毕竟是整个妖族的老巢、大本营,就算是至宝都无法轰开。

  古葬眉头皱起。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开口道:“我们走吧,谪仙宗的那小子被我们两个轰了一路,估计离死也不远了,没必要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古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不会在妖族圣山外停留太长的时间,此时妖族圣山的防御阵法还维持着,并未消散,妖族圣山内的妖圣们也怕古葬、地邪虚晃一枪,等到自己收了阵法,他们两个再杀回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四位妖圣感觉到古葬两人彻底远去,这才散去防御阵法。

  四位妖圣都很憋屈,被人打上门来,自己却只能龟缩在妖族圣山中,不过也没办法,谁让大魔天有至宝呢。

  大魔天的至宝大都来源于域外天魔一族,是域外天魔花费大代价送到这方世界的,为了这一方世界的资源,域外天魔也是花了大代价了。

  须知,域外天魔要想把一件至宝送到这方世界,仅仅传送下来这个过程就要耗费大量宝物,本身就不亚于一件至宝了,甚至要更加昂贵。

  不过为了能让大魔天统治这一方世界,花费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凭借域外天魔的底蕴,这点代价到也算不了什么。

  ……

  此时妖族圣山内,蓝尾蛤圣的宫殿中,岳欢浑身是血,在大殿中昏迷,只见他的皮肤龟裂,哗啦啦的鲜血从皮肤裂痕中流淌而出。

  岳欢的伤势太重了,如果是寻常的小伤,凭借岳欢对自己身躯的完美操纵,呼吸间就能愈合,可这次伤势太重,身躯的伤势已经失去了自动愈合的能力。

  如果就把他这样干放着,过个四五个月,他就真的死了,必须有外力来治疗他的伤势,否则岳欢必死无疑。

  三妖都神色慌张的守在岳欢身畔,它们与岳欢签订了主仆契约,一旦岳欢身死,它们也要死亡,当然,无论是三妖还是蓝尾蛤圣都不知道岳欢已经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那就是洛水河,一旦本体死亡,洛水河就会成为岳欢新的身躯。

  洛水河威能滔天,完全就是一条不死河,有了如此强悍的身躯,岳欢都有自信与魔将对轰几下,当然,就算岳欢的本体不死,洛水河最终也会成为他身躯的一部分。

  就是因为有洛水河这条退路,岳欢才敢与地邪的雷霆之城硬轰,可惜还是被对方轰的狼狈不已,身躯破烂到如此地步。

  这时蓝尾蛤圣、雷霆妖圣、平天妖圣、凤凰妖圣四位妖圣从外面走了进来,蓝尾蛤圣面色苍白,显然他自己的伤也不轻,和古葬这种层次的强者交手不是闹着玩的,就连融合了黑魔塔的岳欢都差点被人家打死。

  四位妖圣查看了一下岳欢的伤势。

  只见身躯缭绕着凤凰真火的凤凰妖圣说道:“伤势太重,要想把他救回来,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这代价对我们妖族圣山来说都很沉重。”

  蓝尾蛤圣说道:“能救就救吧,不就是耗费一些资源、宝物嘛,眼下正道阵营势微,能救回一位强者也是好的,更何况他还有恩于我。”

  “老蛤蟆,你说的轻巧,以他现在的伤势,一般的宝物或丹药根本就没作用,你倒说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当然有。”蓝尾蛤圣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枚形如枣核的灵符,在他的掌心中幻化出重重幻影。

  “影分身符?”平天妖圣惊呼出声。

  “没错,有这枚影分身符,就有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昨天我见到了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我两相视久久,始终没有打破这份平静,最后我手累了,放下了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