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怒很神秘,就算是在大魔天内,也只有很少的人见过他的真面貌。

  而且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为人更是阴险毒辣,大魔天为了培养齐怒,也是花费了大量资源。

  传说齐怒小时候是个孤儿。

  在被齐怒被大魔天收养后,大魔天强者为了培养他,自小就让他杀人,每天要杀满十个人,用杀气助其修炼魔功。

  也正因为这样,才养成了齐怒阴险的性子。

  “中了我的血蛇毒,你完蛋了!”

  齐怒冷冷的看着岳欢,嘴角竟然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他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就连指甲也是白色的,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一个没有色泽的人,给人的感觉是毛骨悚然与不寒而栗。

  他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头皮发麻。

  ……

  紫色剧毒从伤口蔓延,岳欢并未感觉到剧痛,反而是感觉到奇痒难忍,恨不得要生生把伤口附近的紫色血肉挖掉,而且他就是这么做的。

  他操纵身躯,凡是变成紫色的血肉,都啪嗒一声,从身躯上掉了下来。

  岳欢对自己的身躯可以做到细致入微的操纵。

  就算不动手,也能操纵身躯,把自己不要的血肉排挤出去,这紫色剧毒血肉已经变成毒源了,不能再要了,一旦岳欢反应的慢了,紫色剧毒甚至蔓延到身躯的每一个角落,到时候岳欢肯定完蛋。

  须知,这紫色剧毒可是血蛇毒!

  血蛇毒的毒性极其猛烈,每一滴血蛇毒都能毒死一个湖泊中的所有妖兽,血蛇只生活在沙漠之中,数量稀少,难以捕捉,不过血蛇毒的毒性之剧烈,足以在天下剧毒中排名前三。

  天下间的剧毒千千万万,能排名前三的剧毒,其恐怖性自然无需多说。

  当然,血蛇毒还无法和排名前两位的剧毒相比。

  排名第一的剧毒名为天一神水,是两千多年前,一位名为李天一的药师炼制出来的剧毒,炼制一份天一神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资源,每一份天一神水都非常珍贵,不过天一神水的毒性也是出了名的。

  古往今来,凡是中了天一神水的修炼者,全都死了,一个都没能活下来。

  中了天一神水,必死无疑,这玩意根本没有解药,天下间也没有药草能解天一神水之剧毒,这就是天一神水的恐怖。

  当然,如今天下,天一神水的配方早就失传了,也就只有某些大势力还储存了几份天一神水,当做压轴的宝物。

  ……

  排名第二的剧毒名为邪神之血!

  传说邪神之血是从域外天魔的骸骨中提炼出来的剧毒,提炼过程及其复杂,这种剧毒的模样类似血滴,故而有邪神之血这个名字。

  每一份邪神之血都很珍贵,就算是大魔天坐拥数具域外天魔的尸骸,也只提炼出寥寥几份邪神之血而已。

  排名第三的就是血蛇毒了。

  中了血蛇毒还好一些,就如岳欢这种对身躯能做到细致入微操控的人,就能生生挖掉中毒的血肉,虽然这法子会让人元气大伤,可至少还活着,岳欢就为此挖掉了足足十几斤血肉,后背一大片都鲜血淋漓,露出内部的骨骼,还有几根骨骼也被蔓延到了紫色,也被岳欢生生剔了出去。

  岳欢很庆幸,幸好自己中的是血蛇毒,如果是天一神水,他一点活命的可能都没有,不过就算如此,岳欢也是元气大伤,需要调理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不过大魔天的第一年轻天才齐怒就在眼前,岳欢又如何能歇息、养伤。

  “黑魔塔!”

  岳欢的意识再次涌入黑魔塔,白金砂砾流动着,向齐怒冲刷而去,这白金砂砾适合群攻,大范围对付弱者,如果是用来对付强者,效果就不怎么显著了,顶多能压制一下强者而已。

  当然,这种强者是说古葬那种层次的强者。

  死在白金砂砾中的大魔天的几位长老,以及眼前这个齐怒,并不能算是真正走到巅峰的强者。

  齐怒咬着牙,硬抗白金砂砾,手中的匕首又一次狠狠的捅向岳欢。

  白金砂砾一时半会还真无法解决齐怒,毕竟齐怒是大魔天的第一年轻强者,实力强横,而白金砂砾又只是黑魔塔第一层禁制爆发出的威能罢了,是三层禁制中威能最弱的一种。

  “挡!”

  岳欢施展灵力光罩,抵挡血色匕首,然而根本挡不住,匕首又狠狠的刺在岳欢的身躯之中。

  岳欢再次体会了一下奇痒无比的感觉,没办法,只能再次把伤口附近的血肉挖掉,这次岳欢反应的比上一次要快些,挖掉的紫色血肉只有第一次的一半而已。

  挖掉这些血肉后,岳欢身躯的血肉蠕动,身躯很快愈合,只是岳欢明显的瘦了一圈,皮包骨头,像是一个饿了一个多月的乞丐。

  修炼到他这一层次,身躯的每一块血肉都很珍贵,一旦失去,那就需要补充海量灵气、药力,才能重新生长出血肉。

  ……

  “挡不住!”

  第二次挖掉血肉的刹那,岳欢就清楚自己挡不住齐怒,他唯一的生机是返回黑魔塔,进入塔内,就算齐怒再厉害,也不敢追入黑魔塔内。

  可是秦襄还在外边,岳欢哪里能自己进入黑魔塔避难。

  而与此同时,齐怒也感受到岳欢身受重伤,咧嘴冷冷一笑。

  是时候彻底解决眼前这个难缠的谪仙宗弟子了,自己的血蛇毒虽然厉害,可对方对自己身躯的操控力太强,完全可以挖掉被血蛇毒污染的血肉。

  仅靠血蛇毒是无法杀死对方的。

  血蛇毒仅仅是齐怒的一种手段而已,他懂的手段还有很多。

  只见齐怒的身躯闪烁着朦胧白光,白光中是海量的银色刀片,浩浩荡荡,笼罩四面八方。

  这银色刀片是大范围攻击,有些类似黑魔塔的第一层禁制,不过这银色刀片的力量来源于齐怒体内窍穴中的一枚灵符,操控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哗啦啦~~”

  银色刀片覆盖方圆数百丈,岳欢面色一变,他的身躯虽然能承受住银色刀片的轰击,可秦襄的身躯不一定能承受的主。

  刹那间,岳欢挡在了秦襄面前,浩浩荡荡的银色刀片冲击在他身上,这冲击力太强了,银色刀片仿佛要穿透他的身躯一样,幸好身躯表面有防御铠甲,不然现在岳欢的身躯都会碎掉。

  不过就算铠甲挡住了银色刀片,没有让其冲垮岳欢的身躯,可这股轰击力并未卸掉,还是作用在岳欢身上。

  铠甲削弱了绝大部分轰击力,剩下的一小部分轰击力渗透到岳欢的身躯之中,岳欢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撕裂了,一口殷红的鲜血吐了出来。

  “噗嗤!”

  血,溅在秦襄的脸上。

  岳欢的血可不凡,每一滴鲜血都是不死血,其内充斥着海量灵力,鲜血中的灵力渗透到秦襄的身躯中,渐渐把血煞和阴魔压榨下去。

  而岳欢触目惊心的伤势也映入秦襄的眼帘,秦襄的眼中渐渐恢复一丝清明。

  她想起了一切,想起了曾经的一幕幕,也想起了刚刚自己出手攻击岳欢的事情,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她伸手抱住摇摇欲坠的重伤的岳欢,伤心道:“你个傻子,干嘛要替我挡这一下呢,或许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体内的灵力渐渐向中心凝聚,凝聚成一颗炽热光球。

  秦襄知道齐怒的手段,就算自己和岳欢加起来,恐怕也不是对手,更何况自己只是暂时的恢复了清明,随时可能再次失去神智。

  她不想再成为齐怒的傀儡,更不想害了自己所爱的人,为了救岳欢,她也只能选择自爆!

  这是救岳欢的唯一方法。

  修炼者在关键时刻的拼命招式就是自爆,如果被逼到极点,就算是死,也要拉着敌人一起死。

  }最新A章nl节上E酷/匠)l网Q

  修炼者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灵力,这些灵力一旦自爆,配合修炼者的灵魂和血肉,所发挥出的威能是极其强横的。

  越强的修炼者,自爆的威能越强大。

  秦襄的体内有血煞和阴魔,这是两种强横的力量,这两种力量也涌入炽热光球中,炽热光球变的更加炽热。

  秦襄一咬牙,体内浓郁的灵力向身躯中心汇聚,凝聚成一颗拳头大小的炽热光球,而起炽热光球还在膨胀,不仅仅是身躯中的灵力,还有血肉之力,就连窍穴中的灵符也都被吸入炽热光球中。

  统统融入炽热光球,炽热光球吸收了如此多的力量,渐渐爆发出恐怖的气息!

  带着决绝之心,秦襄扑向白色恶魔齐怒,她体内的炽热光球爆开,无与伦比的爆炸,肉眼可见的火焰冲天而起,原地凭空出现一颗直径十几丈的火球,比房屋还大,火球内的一切都消融,而火球的核心就是秦襄。

  火球中,秦襄的身躯像是蜡烛一样融化了,而白色恶魔齐怒就在秦襄一旁,也被火焰笼罩,他身躯上浮现出的魔力光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飞灰,紧接着头发燃烧起来,眉毛也在燃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