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荒芜大手轰隆一声崩碎,无数的灰色碎片四溅,灰色碎片溅到哪里,哪里的大地就会枯萎。

  金色长矛足以压制荒芜大手。

  蛮王的力量附体,岳欢的战力暴涨,此时的蛮王仅仅只有一根锁链束缚自己,实力已经恢复了绝大部分,拥有强悍至极的力量。

  商羊的双眼狠狠一缩,无法置信,自己竟然处于劣势,自己难道还对付不了眼前这个谪仙宗的年轻弟子?

  岳欢手握金色长矛,横扫,弥漫着浓浓金光的金色长矛把商羊长老狠狠的砸在地上,只听商羊长老体内发出咔嚓声响,有几根骨头被砸断了。

  一位强大长老被年轻弟子干翻,这种事在沙城圣堂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这时岳欢脑海中的蛮王忽然轻咦一声:“有意思,这家伙体内居然有一颗魔种。”

  “魔种?那是什么?”

  “魔种是蕴含大魔天力量的晶核,可以深深的潜伏在人体内,只有米粒大小,内部却蕴含着海量的大魔天魔力。”蛮王毕竟见多识广,对段凌飞解释道。

  岳欢双眼狠狠一缩。

  他一直就觉得这沙城圣堂中的人都阴阳怪气,不像是什么正派人士。

  上次仙灵幻境试炼,就是因为沙城圣堂提供的沙核出现问题,才差点导致整个仙灵幻境崩溃,如果不是岳欢力王狂澜,当时正道就会损失惨重,年轻弟子们都会折损在仙灵幻境中。

  而眼下这商羊长老体内又出现了大魔天的气息,这不得不让岳欢浮想联翩。

  须知,达到商羊长老这个层次,大魔天也无法无声无息的偷偷的把魔种植入他的体内,想来这商羊长老肯定知晓自己的体内有魔种。

  魔种潜伏着,蛰伏的极深,如果不是商羊长老受伤之下疏于掩饰再加上蛮王离这商羊长老距离很近,他甚至都无法感受到商羊长老体内的魔种气息。

  无数念头在岳欢脑海中闪过,他并没有声张,而是把这件事藏在心底。

  商羊长老体内的魔种应该不是个独立事件,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这时候如果揭发商羊长老,那就是打草惊蛇了,自己必须找到沙城圣堂与大魔天勾结的证据,才能先发制人,把沙城圣堂这群败类铲除。

  ……

  此时的岳欢虽然想明白前因后果,可依然十分惊讶,须知,沙城圣堂是三仙宗之一,正道势力的支柱,如果沙城圣堂都与大魔天勾结,那大魔天的图谋还真是不可小觑,恐怕都有覆灭正道的野心。

  “走”

  商羊长老面色难看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很是狼狈,他狠狠一咬牙,带着沙城圣堂的援军离开谪仙宗。

  他已经没脸再呆在这里了,这次的脸面全都丢了,临走前他还狠狠的瞪了岳欢一眼,像是要吃人。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接下来的一段时光,谪仙宗开始休整,一些门派弟子、长老的尸体都收敛,大魔天妖人的尸体则是就地焚烧,侥幸存活下来的谪仙宗在几位幸存长老的主持下,恢复了往常。

  各大势力的援军在短暂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告辞离去,由于岳欢打败商羊长老的事情,这几位幸存的长老对岳欢很是看重,毕竟岳欢的实力不亚于他们,由不得他们不敬畏。

  相比这几位幸存的长老来说,岳欢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可怕的战力,以后那不是更恐怖?

  休整,恢复元气。

  Z看S!正n=版J:章)E节上=酷“匠3网(

  这就是谪仙宗目前需要做的事情。

  岳欢也在养伤,他虽然战胜了商羊长老,可他借用的是蛮王的力量,他体内的力量早就消耗一空,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这段时间里,他日日夜夜从天地间汲取灵力,从星宿中汲取星光,体内的力量渐渐充盈起来。

  在休养的同时,岳欢也在思索沙城圣堂的事情。

  自己需要偷偷潜入沙城圣堂,看一看沙城圣堂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再潜入沙城圣堂之前,先把自己的实力恢复到巅峰再说。为了尽快恢复实力,岳欢进入谪仙宗的宝库,宝库中有谪仙宗积累无数年的宝物,自从战胜商羊长老后,岳欢在谪仙宗内的地位就有些特殊了,倒是有资格进入宝库之中,寻找宝物进行修炼。

  “万灵果!”

  岳欢从宝库中拿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实,这紫色果实就是传说中的万灵果,是一枚极其昂贵的果实,一棵万灵果树从开花到结果要历经千余年的漫长时光,而且还要吸纳海量灵力。

  万灵果内蕴含的精纯灵力最适合用来治疗伤势,可以说,这万灵果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力量,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奄奄一息,可只要一小片果肉,立刻就能让人生龙活虎起来。

  岳欢吃掉了万灵果,运功炼化果实中的灵力,足足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把万灵果的灵力全部汲取,这时候他的伤势已经全部恢复,而且实力更进一步。

  就算此时再遇到商羊长老,不使用蛮王的力量,岳欢也有自信能打败对方。

  ……

  “好了,该启程前往沙城圣堂了。”

  岳欢做好了准备,再次离开了谪仙宗,前往沙城圣堂。

  沙城圣堂地处一片沙漠,沙漠中的环境极其恶劣,白天能炎热到晒死人,晚上却能冻死人,沙漠中也有蝎子、蜈蚣、沙蛇之类的恐怖毒物,除此之外,沙漠中还有几大繁华的绿洲,而沙城就在沙漠的中心。

  沙漠中有来旺的驼队,也有大马金刀的沙匪。

  岳欢穿了一件宽松的大黑袍子,赤脚走入沙漠。

  此时正是夜晚,月朗星稀,而且正是寒冬,隆冬季节的沙漠中的夜晚就更加冷了,吐一口唾沫,唾沫还未落地就被冻成了冰块,掉落在地,发出铿锵的声响。

  凛冽的寒风吹着,飞沙走石,一些粗糙的黄沙被风裹扎着打在人的脸上,疼的要命。

  沙漠的夜晚没有云彩,皎洁的月光可以到大地上,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特别黑暗,而是一种昏暗,这种景象在平原上很少见,岳欢甚至能看到鸡蛋大小的扁平石块被风吹的乱飞,最后砸在一头野骆驼的驼峰上,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女友: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泡面果断回答:救我妈!女友问为什么?泡面说我欠她一条命!女友:那你也欠我一条命怎么办?泡面:等下去宾馆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