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烈的头颅被贯穿,红的、白的飞溅,非常的血腥,他的头颅就这样噗嗤一声炸开,无头尸体摔倒在地,砸的地面微微震颤。

  “贼子好狗胆,居然敢对我们沙城圣堂的弟子下此毒手!”

  沙城圣堂的商羊长老愤怒了,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杀戮沙城圣堂的弟子,太嚣张了,简直不可原谅。

  商羊长老气炸了肺,根本懒得多言,立刻含怒出手。

  他一出手就是茫茫的血雾,血雾凝聚成一柄长达百丈的血色长剑,血色长剑中有一根根灰色的紫金色花纹,闪烁着紫金色的光芒。

  “斩!”

  商羊长老一剑怒劈而下,仿佛要把岳欢斩成两半,这一剑不仅仅蕴含着恐怖的灵力波动,还蕴含着商羊长老浓浓的杀意。

  如果是普通的修炼者,这时候根本无法活动身躯,会被商羊长老的杀意震慑的无法行动,可是岳欢是谁,他经历了一场场血腥厮杀,哪会把这商羊长老看在眼里。

  这商羊长老是紫府境强者,论战力,也就比岳欢稍微强一些罢了,如果是岳欢未曾受伤,他都有自信凭借自己的力量挑战商羊长老,虽然眼下自己受伤,可蛮王的力量还在,借用蛮王的力量,完全可以碾压商羊长老。

  “嗡嗡~~”

  X看正!I版章节上n酷a$匠网

  岳欢的身躯上浮现出黑魔铠、青帝铠,除此之外还浮现出一层层的灵力光罩,他的眼中闪过坚毅之色,暂时还不必动用蛮王的力量,自己要和这商羊长老大战一场,只有在战斗中才能磨砺自己。

  他虽然与魔子之王战斗过,可魔子之王不能算是生灵,只是大魔天强者创造出的战斗傀儡而已,与魔子之王战斗,对方的招式虽然完美,可却太机械,少了一些人性化。

  虽然岳欢虽然在与魔子之王的厮杀中受益匪浅,可也比不上此时他与商羊长老厮杀中得到的战斗经验,每一次战斗都是对他的一次磨练,商羊长老可不是魔子那种战斗傀儡,他有灵魂有意识,也更加灵活。

  “轰隆隆~~”

  血色长剑轰击在岳欢的灵力、铠甲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岳欢被震的倒退十几丈,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这口鲜血还有些五脏六腑的碎末,鲜血也不是殷红的,而是呈现暗黑色。

  岳欢借助商羊长老的力量,把自己体内的一口淤血吐了出来,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这些淤血淤积在他的体内,让他很难受,现在吐出来,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尽管挨了这一剑,身体很疼,不过也值了!

  这一剑威能无穷。

  岳欢的灵力、青帝铠都如纸糊的一样粉碎,唯有黑魔铠撑住了,血色长剑的攻击力量经过灵力、铠甲的一次次削弱,轰击到岳欢的身躯之上,把岳欢打的吐出一口淤血,自此血色长剑的所有攻击力量被抵消。

  “好小子,厉害!”

  商羊长老双眼微微一缩,眼前这谪仙宗的年轻弟子挨了自己一剑,竟然仅仅吐了一口鲜血,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年轻弟子就是年轻弟子,修炼时间短,如何能与强大长老相比?

  商羊长老以前有自信可以横扫所有的年轻弟子,就算年轻弟子再厉害,他也不会担心,可现在竟然出现一个异类。

  眼前这小子竟然能挡的住自己的轰击,如果对方没有受伤,自己今天还真麻烦了。

  “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

  商羊长老的心中泛起浓浓的杀意,他今天誓要把岳欢斩杀,如果说刚才他杀岳欢是因为愤怒,那现在可就是警惕了。

  他警惕岳欢,所以想早早斩草除根,免得留下后患。

  “再斩!”

  商羊长老手握血色神剑,体内浩瀚的灵力涌入血色神剑中,血色神剑爆射出血红色的光芒,光芒散发出几十丈,十分的耀眼。

  血色神剑周围的空间都裂开一道道黑色缝隙,显然是血色神剑的力量太强,已经有种要撕裂空间的味道。

  空间是一种很稳定的物质,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才能撕裂空间,这也是强者的标志,只有达到影响空间这个层次,方能算是真正的强者。

  “哗啦啦~~”

  商羊长老一剑斩出,无穷的剑气,无数的剑光,浩浩荡荡,宛如剑气河流一样,向岳欢冲击而来。

  这力量以浩瀚为主,碾压一切。

  商羊长老实际上不适合用剑,他更适合用刀,剑本身是一种优雅的武器,以轻快、犀利、贯穿为主,而不是这样的浩浩荡荡,如果把剑气换成刀气,那威能更大。

  “杀”

  岳欢手握龙牙剑,手中的剑化为一道凝缩的剑光,如羚羊挂角,以刁钻的轨迹穿透无数的剑光,刺入商羊长老握剑的手,顿时剑尖就刺穿了商羊长老的手掌,一滴滴殷红的鲜血顺着剑身涌出。

  “比剑?你不行!”

  岳欢冷冷一笑,论剑术,这商羊长老很真不一定能比的上自己,有睚眦附体,岳欢对于任何金属兵器都使用的得心应手,尤其是对于刀剑最为擅长。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剑术绝对不比这商羊长老差,商羊长老很停留在剑气浩荡这一层次,无法把剑气压缩,而岳欢已经能把剑气凝缩成细细的一道,甚至能把剑气凝缩成一滴水珠大小,剑气如此凝缩,自然无比强横。

  “该死的!”

  商羊长老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把周围的空气全部吸入身躯之中,他手掌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他类型却感到深深的耻辱。

  他的脸火辣辣的,太丢人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弟子刺伤,而且是在诸多势力的众人面前,这让他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商羊长老愤怒的咆哮一声,方圆大地都被震的碎裂:“我要把你千刀万剐,把你抽筋剥皮,把你剁碎了喂狗!”

  商羊长老双眼猩红,青筋暴起,他的手重重一捏,手中的血色长剑都被捏碎,化为无数的血色碎片,既然剑法比不过人家,那就不用剑了。

  商羊长老可不想再丢脸,捏碎血色长剑后,商羊长老摸索着手指上戴着的深蓝色扳指,这扳指与乾坤囊很相似,内部自成一方空间。

  “嗡嗡~~”

  深蓝色扳指爆射出璀璨的蓝光,宛如大海波浪,众人都听到了海浪声,甚至闻到了大海的海水味道,佛宗的两大金刚双眼狠狠一缩,死死的盯着这个深蓝扳指,冷冷道:“这是沙城圣堂的海澜扳指,这可是沙城圣堂的七大镇宗宝物之一。”

  海澜扳指,内部自成一方洞天。

  在深蓝光芒中,隐隐有一扇门户,门户大开,无穷无尽的浓郁的丹气从门户深处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昨晚一个妹子给泡面发微信说:“我一个人在家里,躺在床上,好寂寞。”泡面说:“你去看一下恐怖片,这样你就感觉你房子里不止你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