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千海沉睡在一张灵力寒床之上,这灵力寒床通体如水晶,是用深海中的万年寒晶打造而成,其内蕴含冰冷的力量,可以保持受伤之人的生机,一小块万年寒晶都珍贵无比,更何况是一张这么大的床。

  杜千海躺在灵力寒床上,双眼紧闭。

  他的意识、魂力蛰伏,就连身躯的生机都微弱了下来,显然受伤极重的身躯已经陷入最深层次的休眠。

  这次杜千海的伤势,不休养个几年是恢复不过来,各大势力的援军见此,都叹息一声。

  杜千海实力深不可测,可以说是谪仙宗实力最强之人,可竟然也被打成这样,显然这场战争已经激烈到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如果不是在危急时刻,杜千海施展出了灭绝星天图,引动了毁灭之星的伟大力量,整个谪仙宗都要被大魔天覆灭。

  “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沙城圣堂的古烈嗤笑道:“我看这谪仙宗干脆散宗,加入我们沙城圣堂算了,凭借眼下谪仙宗的这点实力,自保都难,也只有得到我们沙城圣堂的庇护,这谪仙宗才能苟延残喘。”

  这话一说出口,引来无数人的怒目相视,不仅是谪仙宗的弟子,就连其他宗门的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在人家刚刚遭受如此打击之际,说这样的话,这岂不是在伤口撒盐,故意来惹事的?

  然而古烈对这些包含敌意的眼神视而不见,冷冷的嗤笑道:“长老,我看谪仙宗库藏中的藏宝最好也运回我们沙城圣堂,这谪仙宗已经没实力守护他们的宝物。”

  商羊长老眼神一亮,眼眸中有着贪婪。

  谪仙宗底蕴深厚,库藏中的宝贝不知有多少,一旦这些宝贝都运回沙城圣堂,他也能从中得到一笔不菲的财富,宝物过手,怎么能不扒层皮呢?

  商羊长老眼馋谪仙宗的藏宝。

  “沙城圣堂号称名门正派,门下弟子就是这种货色?不怕被别人耻笑吗?”何醉气的咬牙切齿,可惜,他伤势也很重,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有大魔天妖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如果他没受伤,这时候早就把沙城圣堂的古烈暴揍一顿了。

  “你们沙城圣堂还真是欺人太甚!”

  岳欢站了出来,他知道随着掌教莽山真人的陨落,随着杜千海的沉睡,沙城圣堂的人都心思叵测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名门正派”,岳欢已经看透了。

  如果谪仙宗漫长岁月积累的宝藏真的被沙城圣堂的人弄走,那谪仙宗就真的没有东山再起的本钱了,而这时候如果谪仙宗没有人站出来,把这股歪风邪气压下去,其它势力的人估计也会起小心思。

  像佛门、妖族圣山、云天楼这些势力,虽然都是正道中人,可人心隔肚皮,宝山在前,谁没点小心思?宝山在前,谁又舍得空手而归?

  谁想趁火打劫,那就该死!

  只有用鲜血才能压制住这邪风,让他们知道,谪仙宗就算元气大伤,也不是好惹的。

  岳欢把前因后果想明白,决定用古烈的鲜血来告诫各大势力的援军,只有如此,才能保全谪仙宗的薪火,才能有朝一日东山再起。

  “你,可敢与我一战?”

  岳欢伸手一抓,一柄龙牙剑被他握在手中,剑刃直指着古烈挑战道。

  这古烈乃是沙城圣堂的少年强者,不在邱峰之下,然而此时的岳欢比邱峰不知强横了多少倍,就算他刚刚与魔子之王大战了一场,伤势惨重,也有足够的信心斩杀这古烈。

  “天下生灵何其多,砍不尽的人头啊。”

  古烈看到谪仙宗内有一个受伤极重的弟子要杀自己,不由冷哼一声,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笑,如果对方没有受伤,他倒是会谨慎几分,可现在对方受伤了,身躯摇摇欲坠,似乎只要风大一些,对方就会被风吹倒。

  v最新&+章●#节N上H,酷Dw匠i7网

  一念及此,他哪会惧怕?

  “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来会会你!”

  古烈说完,就从沙城圣堂中的人群走出,手握两把血钩。

  他舔了舔嘴唇,冷笑几声,心中打定主意要施展辣手,把对方杀死,还要砍下对方的人头,只有如此,才能打压谪仙宗的信心,让谪仙宗屈服。

  这是逼迫谪仙宗最好的机会,古烈可舍不得放弃。

  眨眼间,古烈手中的两把血钩飞起,化为两条血色蛟龙,像岳欢绞杀而去。

  这血钩本来就是用百年恶蛟的尸体炼制而成,眼下血钩化为蛟龙,一枚枚鳞片真实可见,栩栩如生,血钩缠绕着血色气流,威能无穷。

  “杀!”

  血钩爆射而来,携带着浓郁的杀意。

  一看这架势,岳欢就知道对方是动了杀念了,心中顿时冷笑一声。

  古烈毕竟是沙城圣堂的弟子,是正道中人,不是大魔天的妖人,原先岳欢是有些心理负担的,可现在对方竟然要杀死自己,自己也不用妇人之仁了。

  “碎!”

  两条血色蛟龙绞杀而来,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在空气中。

  面对这两条血色蛟龙,岳欢手中的龙牙剑猛然砸下,没有别的招式,只有砸,狠狠的砸。

  岳欢的力量不知比古烈强横了多少个层次,他手中的剑狠狠砸向两条血色蛟龙,轰隆隆的声音,两条血色蛟龙竟然被砸的倒飞出去,摔落在地,重新化为血钩。

  仔细看去,血钩上还有裂痕。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诸人见岳欢仅凭身躯力量就砸飞了两条血色蛟龙,双眼不由狠狠一缩,心中暗道厉害。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谪仙宗虽然损失惨重,可也还有这种年轻天才,将来东山再起不是太难的事情。

  于是,众人心中的那点贪婪心思都抹灭了。

  毕竟,谪仙宗乃是三仙宗之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将来如果谪仙宗东山再起,也好免去谪仙宗的报复。

  然而一切还没有结束!

  “死!”

  就听岳欢一声暴喝,手中的龙牙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古烈的眉心,贯穿了古烈的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