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有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东西存在?

  这让他起了杀意,必须除掉这东西,古葬是一个怕死的人,他不想死,任何能够威胁他生命的东西都会被他下辣手除掉,这是他一贯的原则。

  在他心中,整个世界也没有他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重要,活的时间长了,也就更怕死,平日里他连流点血都会感觉惊慌,他把自己的身体看的很宝贝。

  可现在,他的生命竟然受到了威胁。

  古葬的身躯被黑色石碑撞击的后退,强横的震荡力把古葬的身躯都震的满是裂痕,这时候古葬的脑海中才反应过来,身躯中涌出海量的灵力,灌注到黑色石碑中,把剩下的冲击力抵消。

  “咔嚓”。

  “咔嚓”。

  古葬的身躯发出咔嚓声响,身躯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过依旧有一些细碎的鲜血、毛发、骨骼碎片从身躯中脱离,这让古葬的面色很难看。

  他身躯内的一些血肉已经彻底坏死了,被震荡之力震碎了身躯颗粒,就算是灵力都无法愈合,只能忍着痛,把这些坏死的血肉挖掉,舍弃。

  “杀!”

  岳欢看到血色光柱没有轰死古葬,不由吓了一跳,他可不想面对暴怒的古葬,无奈之下,只有再燃烧一成灵力源珠的灵力。

  只见一道血色光柱再次从灵力源珠中冲刷而出,向古葬冲刷而去,浩浩荡荡,血色光柱中蕴含的恐怖能力能把一座巍峨大山粉碎,太强横了。

  而且岳欢并未停手,他操纵灵力源珠轰出一道血色光柱后,又燃烧了一成的灵力,再次轰出一道血色光柱,也就是第三道血色光柱。

  这道光柱没有轰向古葬,而是轰击遮挡了天空的至宝虚空金翼。

  虚空金翼被血色光柱轰中,轰隆隆震颤,紧接着无数的流光从虚空金翼内散发而出,这些流光来自虚空金翼内的一颗椭圆形的宝珠,宝珠内蕴含了海量的空间神力,作为虚空金翼的力量源泉。

  这椭圆形宝珠名为‘源’。

  仔细感应一下,会发现这源与灵力源珠有些相仿,不过虚空金翼的源内蕴含的是空间神力,而灵力源珠蕴含的是纯粹的灵力,双方的力量性质不一样。

  从源内散发而出的无数流光瞬间蔓延到虚空金翼的每一根翎羽中,竭力稳定虚空金翼的翎羽。

  很快,震动的虚空金翼就恢复了稳定,这虚空金翼的源内的空间神力简直惊人,能轻易抵消血色光柱造成的震动。

  “不要去轰击虚空金翼,这玩意是至宝,你根本轰不碎,一点用处都没有,纯粹是浪费能量。”岳欢脑海中的蛮王声音传出道:“用灵力源珠内的力量轰击古葬,只要把此人轰死,就算耗光了灵力源珠内的灵力也是值得的,古葬一死,大魔天才算是真正的损失惨重……”

  酷m匠网首发I

  此时灵力源珠内的灵力仅仅剩下四成了。

  古葬承受了两道血色光柱的轰击,他的黑色石碑都龟裂了,他长发披肩,面色苍白,双眼猩红。

  不过当下了这样的攻击后,古葬也就此锁定了手持灵力源珠的岳欢,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该死的小子!”

  “我要把你抽筋剥皮。”

  嘎吱嘎吱的声音,这是古葬在磨牙,他咬牙切齿,发誓要把这个可恶的小子抽筋剥皮。

  古葬一个意念,一只只亩许大小的黑漆漆的魔手凭空凭空凝聚,抓向岳欢,每一只魔手都散发出滔天魔气,这要是被抓实了,岳欢定会被抓爆。

  “再轰!”

  危急关头,岳欢也只能依靠灵力源珠了。

  他又燃烧了灵力源珠的一成灵力,这次燃烧与前面的三次不同,前面三次都是把所有能量都凝聚成一道血色光柱,而这次燃烧是把能量分散,凝聚成成百上千道胳膊粗细的血色光柱,分别轰击一只只魔手。

  灵力分的很散,不过对付这些魔手足够了。

  一只只魔手在血色光柱的轰击下,纷纷湮灭,就好像冰块遇到了烈日,又像是羽毛扔进了火堆里,轻而易举的就被燃烧掉一样,漆黑的魔手在血色光柱的力量面前,像豆腐一样脆弱,纷纷崩溃。

  “灌注!”

  之后岳欢操纵灵力源珠内的灵力,灌注到杜千海的身躯之中。

  杜千海苦战已久,身躯中的灵力早已枯竭,就仿佛干涸的河道一样,随着灵力的灌注,杜千海的身躯如海绵吸水一样把灵力吸收掉。

  他的身躯再次散发出澎湃的灵力气息,灵力源珠内的灵力何等恐怖,补充杜千海的所需是小意思。

  “哗啦啦~~”

  岳欢一挥手,无数充斥着光明的灵力从灵力源珠内飞出,涌入一个个谪仙宗的弟子、长老们的身躯之中,他们大都已经油尽灯枯了,眼下被灵力灌注到身躯之中,顿时龙精虎猛起来。

  “杀”

  谪仙宗的弟子再次于大魔天的妖人厮杀起来,到处都是厮杀,山峰上有厮杀,山脚下有厮杀,就连谪仙宗附近的大地上都有厮杀。

  厮杀持续着,人头滚滚,谪仙宗的弟子有的被杀,有的杀掉敌人,在这场残酷的厮杀中,一个个年轻弟子沐浴鲜血,彻底成长了起来,相信战争过后,他们都会从温室里的花朵成长为可耐风寒的松柏。

  ……

  杜千海体内,随着灵力灌注到身躯之中,杜千海的灵魂体也隐隐爆发出更加璀璨的灵魂金光,驱逐渗透到灵魂体中的血色腐蚀之力,灵魂体猛烈震颤,把缠绕在灵魂体上的血色大蟒粉碎,血色碎片散落。

  “嗡嗡~~”

  杜千海双眸爆射出璀璨的红光,凝视着对面有些狼狈的古葬。

  “燃烧!”

  杜千海的血液、灵力、灵魂都在燃烧,这燃烧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头发燃烧一样,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丝丝缕缕的血色力量从燃烧的躯体中散发出来,灌注到灭绝星天图中,顿时灭绝星天图运转的速度更快了。

  海量的毁灭之星的力量被吸扯下来,轰击虚空金翼。

  不过以虚空金翼的稳定性,就算是毁灭之火都无法破坏,毕竟虚空金翼拥有一颗强横的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你问我什么是专一?我来告诉你,泡面16岁的时候新年愿望是脱单,现在22岁了,新年愿望还是脱单。这就是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