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纹针是大魔天宗主的血肉凝练成的宝物,只有一击之力,一击过后,血纹针就会化为灰烬,这是一种类似燃烧精血,短时间内爆发出恐怖战斗力的宝物。

  “哗啦啦~~”

  =酷匠《s网!W永k久免=费看小r)说%V

  血纹针燃烧起血色火焰,血色火焰沸腾,火焰中隐隐蕴含着一股庞大的意念之力,显然这血纹针内附着了一丝大魔天宗主的意念。

  大魔天宗主是天下间最神秘的一个人,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就算大魔天内部的一些妖人也不知道大魔天宗主长的什么样子,不过世人知晓的是大魔天宗主非常强大、邪恶。

  神秘的大魔天宗主用自己的血肉炼制出了血纹针。

  “嗤啦!”

  燃烧着火焰的血纹针划过时空,刺在护体神莲上,只听嗤啦一声,这根璀璨的血色长针就刺入护体神莲中,把一片片莲花穿透,血纹针的穿透是一个点,如此一来,力量更集中。

  “嗡!”

  血纹针刺在杜千海的眉心,刺入眉心三寸,血纹针爆发出强悍的意志冲击,杜千海的身躯都咔嚓作响。

  “挡住!!”

  杜千海体内浩瀚的灵力凝聚眉心,不停的压缩,一层层的灵力结晶挡在血纹针前,如果被血纹针贯穿了头颅,后果不堪设想。

  杜千海施展全力,终于把血纹针挡住,不过血纹针依然爆发出灵魂冲击,冲击杜千海的意识。

  “哼!仅凭灵魂冲击就想杀我,做梦!”

  杜千海的脑海中,魂力、意志汇聚成灵魂虚影,灵魂虚影散发出淡淡的灵魂金光,万邪不侵,任凭血纹针里的灵魂冲击再强横也无法把杜千海的灵魂冲垮。

  这时候血纹针扭曲起来,化为一条血色小蛇,硬生生的钻到杜千海的脑海中,冲击杜千海的灵魂体。

  “镇魂!”

  杜千海的灵魂体散发出金光,其内浮现出一道道灵魂锁链,镇守灵魂,不让血色小蛇钻入灵魂体内。

  这血纹针不仅仅是大魔天宗主的血肉,还蕴含着大魔天宗主的一部分灵魂力量,想来当初大魔天宗主炼制血纹针时,并不仅仅斩下了血肉,而且还斩下了一部分灵魂来炼制血纹针。

  也因此,血纹针对灵魂有很强的腐蚀之力。

  杜千海施展镇魂秘术,以秘术之法来镇守灵魂,不过血色小蛇非常恐怖,它虽然无法钻入杜千海的灵魂体内,却瞬间暴涨,化为一条血色大蟒,缠绕在杜千海的灵魂体上,释放出浓浓的血光,腐蚀着杜千海的灵魂体。

  ……

  杜千海全力以赴的镇压脑海中的异变,与血色大蟒交战,根本无暇分心与古葬厮杀,古葬冷哼一声,血纹针可不是好对付的,是宗主斩下自己的血肉和魂魄凝练出的宝物,一旦出手,就算强如杜千海都要自顾不暇。

  “杀!”

  古葬这时候出手了,他趁着杜千海无暇他顾,要把杜千海斩杀,彻底杀死这个大敌,以除后患。

  ……

  下方大地上,岳欢很焦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谪仙宗是他的靠山,一旦谪仙宗完蛋,他也要倒霉,然则古葬太过强大,就算自己的实力提升百倍,都不是古葬的对手,没办法,只能向蛮王请教了。

  “古葬战力非同凡响,又有至宝虚空金翼,很难对付,不过也不是没法子。”蛮王一边说,一边看向灵力源珠,这灵力源珠内储存的海量灵力就是对付古葬的唯一法子。

  “燃烧灵力源珠内的灵力,可以化作无与伦比的力量,根据我的猜测,这灵力源珠的灵力如果完全燃烧,可以发出七次攻击,灵力源珠的一成灵力而已施展一次攻击,不过你想好了,这灵力源珠宝贵无比,灵力源珠的一成灵力都是海量的。”

  蛮王有些心疼,须知,就算达到他这一层次都舍不得燃烧灵力源珠的灵力,化作滔天一击,太浪费了,不过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只能拼一拼了。

  宝物再好,如果人死了,宝物也就没用了。

  “干吧!”

  岳欢点了点头。

  已经到了危急关头,这时候不是小家子气的时候,别说是燃烧灵力源珠内的灵力,就算这灵力源珠彻底毁掉也不算什么。

  根据蛮王的指点,岳欢开始燃烧灵力源珠的灵力。

  “哗啦啦~~”

  只见灵力源珠的一成灵力彻底燃烧,滔天的火焰从其中散发而出,一时间,灵力源珠比太阳都要耀眼,普通人都不能直视灵力源珠的光芒,会被灵力源珠刺瞎双眼,变成一个瞎子。

  就算岳欢都感觉到灵力源珠内的光芒有些刺眼。

  “杀!”

  无穷无尽的火焰从灵力源珠内燃烧着,紧接着就见灵力源珠悬浮起来,旋转着,刹那后,灵力源珠爆射出一道璀璨无比的血色光柱。

  这血色光柱有大树的树干粗细,通体血色,其内蕴含的力量是惊人的,灵力源珠燃烧掉一成灵力才发出的一道血色光柱,其威能,岳欢都无法想象。

  “轰隆隆~~”

  血色光柱刹那间横跨时空,出现在古葬身前。

  这血色光柱太快了,等到古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挡。

  刹那间,古葬的身前出现一块古老的黑色石碑,这黑色石碑弥漫着黑色气流,沧桑而坚固。

  这是古葬从大地深处寻找到的一块古老石碑,其主人是一位飞升失败而坐化的绝世强者,古葬毁了其陵墓,并将其墓碑祭炼做自己的宝物。

  这次古葬就准备用石碑挡住血色光柱。

  血色光柱轰击在黑色石碑上,黑色石碑被轰的倒飞出去,并且是高速倒飞,倒飞的石碑又撞击到古葬身上。

  这血色光柱的冲击力太大,而黑色石碑则非常坚韧,血色光柱无法贯穿黑色石碑,可却能把黑色石碑轰的倒飞,黑色石碑是实打实的承受了血色光柱的力量,石碑表面的一层都被血色光柱湮灭。

  “轰!”

  古葬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座告诉飞行的大山撞击了一下,五脏六腑都隐隐碎裂,被撞的懵了,这让他心中骇然。

  须知,这还是被石碑卸去绝大部分力量,如果没有黑色石碑,自己的身躯都会在这血色光柱的力量下湮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