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和尚慧明劈完了柴,一瘸一拐的来到五尊护寺金佛旁。在庞大的护寺金佛面洽,他渺小的就像是一只蚂蚁。慧明怀中抱着一个黑色盒子,盒子上有着黑色的花纹,美轮美奂。这盒子价值不菲,这乃是封魔盒,可以封锁住盒子内的邪气气息。

  “吆喝,这不是瘸子吗?”

  一个胖乎乎的僧人带着两个僧人路过,嘲笑慧明。这胖和尚经常欺负慧明,慧明也任凭他欺负,不还手。这次胖和尚又想欺负慧明了。胖和尚走到慧明面前,拍了拍慧明的光头,啪啪作响,又踢了踢慧明的瘸腿,踢的慧明站立不稳。这次慧明的脸上没有浮现出以前的谦卑与讨饶神色,而是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

  胖和尚下意识的知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紧接着他感到肚子一凉,低头一看,就见慧明的苍白粗糙的手握住一把锋利匕首,刺在自己的肚子上。紧接着匕首向下一划,割皮革的声音,胖和尚被开肠破肚了,什么肠子啊、心肝啊流了一地,血水都油腻腻的,想来这胖和尚平日里没少吃肉。胖和尚身后的两个僧人都吓懵了,鬼叫着逃跑,面色苍白,像是看到魔鬼。

  胖和尚的鲜血飞溅到慧明的脸上。

  慧明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咯咯笑了起来。他隐忍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天。该死的和尚,为了自己的瘸腿,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慧明双眼疯狂,打开了封魔盒,浓郁的黑色邪恶气流从盒中冲出,冲天而起。

  封魔盒内。

  一朵妖异的邪莲散发出浓郁的邪恶气流,这朵邪莲美轮美奂,妖异的美丽。这世界上有一个普遍的规则。越是有毒的东西,越美丽。就像一些五彩斑斓的蜘蛛、蘑菇,这些都带有剧毒。

  而五彩斑斓的蜘蛛、蘑菇与这朵黑色邪莲一比,不值一提。这朵黑色邪莲宛如黑晶一样纯粹、透明,仔细看去,就是一朵晶体炼化,这邪莲的邪气已经渗透到莲花的深处,渗透到骨子里了。

  “哗啦啦~~”

  邪莲散开,化为成千上万片邪恶的花瓣,美轮美奂,卷起花瓣风暴,扩散到整个寺庙,侵蚀寺庙内的佛光。原本寺庙是金色的,可是现在,如墨水一般的黑色邪恶气流扩散,很快,金色的寺庙就出现了一块黑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寺庙内,以五尊护寺金佛的金光最为浓郁。

  这五尊护寺金佛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吸纳了多少的佛门夕阳之力,已经超凡脱俗,是佛门最大的底牌。

  有护寺金佛在,一切妖孽就无法入侵佛门。

  所以慧明最先照顾的就是五尊护寺金佛,绝大部分的邪恶花瓣都是渗透到五尊护寺金佛的身躯之中。渐渐地,五尊护寺金佛内部发出咔嚓的响声,想来应该时邪恶花瓣正在攻击金佛内部的佛力。

  邪恶花瓣实在是太邪恶了,五尊护寺金佛撑不住。

  不出多长时间,五尊护寺金佛的四肢、躯干就变成了黑色,漆黑如墨,缭绕着浓郁的黑色邪恶气流,唯有头颅部位还在苦苦坚持着。不过随着黑色邪恶气流的轰击,头颅位置的金光也渐渐暗淡下来。渐渐地,头颅也沦陷了,金光变成了黑光,原本刺向的笑容也变成了古怪的狞笑。

  五尊护寺金佛变成了邪佛。

  邪佛的双眼是血色的,缭绕着血色气流,血腥味道弥漫。邪佛的脸狰狞的笑着。仔细看去,每一尊邪佛的眉心位置都孕育了一只邪婴。嗜血的邪婴操纵邪佛的庞大身躯,破坏寺庙中的建筑,把一个个僧人塞进嘴里吃掉。

  慧明在邪佛的脚下哈哈大笑,笑的癫狂。

  “杀”。

  “杀吧”。

  “尽情的杀戮吧”。

  五尊庞大的邪佛在寺庙内破坏着,杀戮着。僧人临死前凄厉的声音此起彼伏,这让慧明开心的手舞足蹈。

  此时黑色邪恶花瓣已经弥漫整个寺庙,金色寺庙已经变成黑色寺庙,变成了一座邪庙。火焰燃烧着。大魔天的妖人攻进来了,黑雾青年的三个麾下带领数百大魔天好手,屠杀者中毒的僧人。也只有几个实力强大的僧人能勉强做出抵挡。

  黑雾青年的三个麾下围攻寺庙的方丈,空智禅师,那身穿女子衣衫的络腮胡徐大汉更是用绣花针刺瞎了空智禅师的一只眼睛,绣花针上喂了毒,空智禅师被人围攻,又加上中毒,渐渐支撑不住。

  ……

  寺庙内修为最高的不是方丈空智禅师,而是金刚堂首座,空见禅师。空智禅师只是在佛门禅意上有很深研究,而金刚堂首座空见禅师却是一门心思钻研灵符修炼之道,实力深不可测,乃是佛门最强。

  空见禅师在二十年前就是天下罕有的强者,实力在谪仙宗的莽山真人,以及四奇门的付仪阁主等人之上。

  在邪莲的黑色花瓣扩散的那一刹那,空见禅师就感觉到了。他心知不妙,这邪恶也太浓郁了,仅凭寺庙是无法抵挡的,必须借助赭洛山的山体力量。这座山是一座佛山,被佛力滋养,山体蕴含的佛力比寺庙多百倍,寺庙也仅仅是建立在这座山上而已。只有凭借山体蕴含的浩瀚佛力才能驱逐邪莲的邪气。

  “刷!”

  空见禅师遁入山体深处。

  金色的山体中,金光弥漫。浓郁的金光更是凝聚成十八颗亩许大小的金色佛球。以十八颗金色佛球为节点,凝聚成一座金色佛阵。十八颗金色佛球围成了一个圈,圈的中心是一杆金刚杵。

  s酷$匠网唯=B一)正J版E\,8/其5他c0都$@是u盗'@版Q

  这根金刚杵受到山体佛力的滋养,已经无比强横,释放出纯粹而浩瀚的金光,驱魔杀妖,无所不能。这根金刚杵也是这座佛阵的中枢、阵眼。空见禅师枯老的手握在金刚杵上,引动浩瀚的佛阵之力。

  “佛光洗涤邪恶”。

  浓郁的粘稠的金色佛光从山体渗透出地表,涌入地表的寺庙之中。顿时嗤啦嗤啦的响声,宛如烧红的烙铁放入冰水中国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这个月刚开始,嚎一嗓子,恶魔果实别忘了投给我啊!